-

研究所。

龍禦行已經抱著江阮阮進了辦公室。

樓道裡雖然空間大,但還是免不了有關心的員工會時不時地過來看望。

而且,他也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對江阮阮進行治療。

與此同時,顧雲川發完訊息回到走廊,卻發現已經冇了江阮阮跟龍禦行的影子。

“江醫生呢?”

顧雲川麵色難看地拽住一個研究員。

研究員愣了一下,指了指江阮阮辦公室的方向,“剛纔好像看到龍少帶她進辦公室了。”

聞言,顧雲川的眸色沉了沉,對那人點了點頭,“多謝。”

不等那人反應,便大步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他不過是一眼冇有看住,居然又給了他們倆獨處的機會!

還好,他對自己動的手腳還是很有自信的。

龍禦行絕不可能輕易地治好江阮阮!

要是龍禦行想借這件事討好江阮阮,那簡直就是做夢!

這麼想著,顧雲川的腳步也放慢了不少。

一路不緊不慢地走到了江阮阮辦公室門口,顧雲川略微調整了一下表情,才抬手敲門。

龍禦行正凝神給江阮阮檢查時,辦公室門口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顧雲川從外麵走了進來,臉上滿是關切。

“龍少,江醫生的情況怎麼樣了?醫院那邊我已經聯絡好了,隨時可以過去。”

龍禦行隻是抬眸看了他一眼,“勞煩把窗戶全部打開。”

江阮阮身邊離不開人,龍禦行雖然知道要通風,但實在騰不開手,顧雲川來的剛好。

看到他跟江阮阮間親密的距離,眼下又聽到他命令的語氣,顧雲川心下劃過一陣惱怒。

想要發火,但轉念想到,不管龍禦行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會治得好江阮阮。

顧雲川心下的怒火也煙消雲散,很是配合地打開了所有門窗,又湊到了兩人身邊。

“龍少特意把江醫生搬到辦公室裡來,是有什麼治療的辦法了嗎?”

龍禦行眉心緊鎖,“暫時還冇有,隻能試試。”

顧雲川微不可察地扯了下唇,又關心道:“哦,那江醫生這是怎麼了?到底是什麼物質中毒?這兩天的實驗一直都是你們倆配合,我以為應該很安全纔是。”

這話說的,彷彿這件事與他冇有一點關係一樣。

龍禦行心下本就對他有所懷疑,隻是,現在忙於檢查江阮阮的情況,無暇多想。

聽到顧雲川的問題時,也隻是言簡意賅地說了一句,“氣體中毒,在肺部排不出去,現在毒性已經滲進了血液中,必須得儘快處理。”

說完,又匆忙吩咐了一聲,“幫我準備鍼灸工具,我現在給她施針!”

顧雲川答應下來,轉身裝模作樣地在辦公室裡翻找起了鍼灸工具。

聽龍禦行的語氣,竟好像有把握能治好江阮阮一樣。

顧雲川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他的本意,是想要他們其中一人暫時退出研究,拉開距離。

要是真的讓龍禦行治好了江阮阮,那豈不是弄巧成拙?

隻是,眼下他也不好說什麼,隻能配合龍禦行。

最好能拖到厲薄深過來,讓他們倆鷸蚌相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