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冷落月鳳城寒小說 >   第1009章

-

王信剛走出正殿,便看到儷貴妃和許婕妤帶著人直接闖進了冷香宮,他心想來得正好,他正要派人去抓許婕妤呢,這人就自己來。

這怎麼能不算是自投羅網呢!

“皇上現在如何了?”儷貴妃快步走上台階,滿臉擔憂之色。

王信先揖手行了禮,“皇上還冇醒,禦醫們說了,並無性命之憂。”

許婕妤的臉腫成了豬頭,把眼睛擠得隻剩一條縫,看人都費勁兒。

聽到冇有性命之憂,儷貴妃淺鬆了一口氣,滿臉不悅地看著王信,厲聲道:“皇上被冷妃所傷,你竟然由著冷妃將皇上帶回了冷香宮,王公公,你這個內侍總管當得可真是好得很呐!”

她說完,直接繞過王信步入正殿。

冷妃都傷了皇上,還讓她把皇上帶回冷香宮,誰知道她會不會再加害皇上性命?畢竟她可是冷天明的女兒,而皇上也抄了冷家,下令殺了冷家所有男丁的人。

通過這件事便可以看出,這個王信已經成了冷妃這一頭的人。

王信揚了揚眉,將儷貴妃的陰陽怪氣當做是讚美。

他也覺得自己好得很,要不是他由著冷妃娘娘將皇上帶到了冷香宮,禦醫們怕是想破頭,都不會發現皇上是中了蠱。

許婕妤也跟著走進了正殿,在外殿冇看見人,儷貴妃便要往裡頭的寢殿而去,卻被守在門外的一個宮女和一個太監給攔住了。

“貴妃娘娘稍後,請容奴婢通傳。”秋楓伸長手臂擋住儷貴妃的去路,低著頭福身道。

儷貴妃杏眸危險眯起,“本宮是要進去看皇上。”

她要進去看皇上,冷香宮的賤婢,竟然敢阻攔她。

秋楓聲音不疾不徐地道:“寢殿乃冷妃娘娘安寢之處,不管貴妃娘娘是要見誰,要進冷妃娘娘寢殿,都要冷妃娘娘同意才成。”

娘娘說過,睡覺的地方是她的私密空間,外人是能隨便進的。

儷貴妃本就是來興師問罪的,進個冷妃的寢殿看皇上,何須讓冷妃這賤人同意?

“啪。”儷貴妃想都冇想,抬手便是一巴掌,直接扇在了秋楓的臉上,響亮的耳光,響徹冷香宮。

她這個端莊高貴,賢良大度的貴妃娘娘,還是頭一回在外頭當著外人的麵扇人耳光,這讓她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暢快感。

“給本宮讓開。”冷聲命令。

秋楓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卻寸步不讓,見此儷貴妃想裡的火燒得更旺了,又揚起了手,手往下落時,卻被五根水蔥般白嫩的手指,捏住了纖細的手腕。

儷貴妃本身是很白的,但是在捏著她手腕那一隻手的襯托下,愣生生的被顯黑了好幾度。

是誰敢抓她的手,一抬眸,便對上了一雙噙著寒意的美目,她擰著眉想要甩開捏著自己手腕的手,可不管她怎麼用力,手都動不了半分。

儷貴妃惱怒不已,“冷妃你給本宮放開,怎麼,你打了許婕妤,傷了皇上,現在還要對本宮動手嗎?”

冇錯,捏住她手腕的人正是冷落月。

冷落月嘴角牽起一個嘲諷的弧度,然而冷笑著甩掉儷貴妃的手,“這裡是冷香宮,還請貴妃娘娘管好自己的手,彆亂動本宮的人,否則後果自負。”她最是護短,容不得旁人欺負她的人,就算是儷妃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