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雀真羽!

白的判斷是對的。

南明離火正是這片聖獸真羽散發出的力量。

朱雀真羽漂浮在火焰內部,本體極為輕薄,顏色和深紅色的南明離火相近,冇有絲毫雜色,不比鳳羽那般五彩繽紛,但華美程度毫不遜色。

一絲絲纖細的絲狀羽支無比柔順,輕輕飄動著,本身就像是一團火,和南明離火渾然一體。

難以想象,這麼狂暴的妖火,源頭就是這片薄薄的羽毛。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原本,在狂暴的南明離火中尋找朱雀真羽本體,是非常麻煩且危險的事情。秦桑的把握隻有不到三成,最可能出現意外的就是這一步。

南明離火爆發,朱雀真羽出乎意料地現身了。

秦桑仔細觀察朱雀真羽,驚喜地發現,這片真羽是完整的!

他還記得,當年九鳳王祭出天鳳真羽,僅僅是一根殘翎,就能穿透七殺殿內殿的古禁,後來幾大妖王出現在內殿,肯定是藉助天鳳真羽之力。

雖然和天鳳本身擅長空間神通有關,但也足以說明聖獸真羽的威能了。

南明離火源自於聖獸真羽,卻對綠銅塊非常懼怕,真不知道綠銅塊是什麼來曆。秦桑閃過這個念頭,臉上不禁露出喜色。他煉製法寶時,正是按照這種情況準備的,今日很有希望收服南明離火!

秦桑盯著灼熱的妖火氣息,一步步走到南明離火近前。

他緊盯著朱雀真羽,思索該怎麼做。

朱雀真羽是南明離火的源頭。

不必管周圍的妖火,隻要將朱雀真羽本體拿到手,並且收服,就大功告成了。

雖然能看清朱雀真羽的位置,想從妖火裡把它抓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冒一些風險才行。

由於妖火爆發,之前準備的手段都不適用了,隻能隨機應變。

秦桑站在原地,思索了好一會兒。

他的視線從朱雀真羽、南明離火和金絲古禁上來回掃視,推演行動的可行性,漸漸萌生出一個計劃。

“雖然參不透金絲古禁,通過觀摩古禁和妖火交鋒,應該能發現一些規律,然後藉助古禁之力,達成目的。”

秦桑想到便做。

他後退了一段距離,燥熱緩解了幾分,取出一瓶丹藥悉數灌進嘴裡,然後便不管真元如何消耗,專心致誌觀察起金絲古禁的變化。

時間緩緩流逝。

這次變故太多,耗費的時間遠遠超出秦桑預料之外。好在冇接到白的傳訊,他可以心無旁騖。

不知過去多久。

秦桑眉頭微微舒展,似乎有什麼發現。

就在這時,元嬰符傀傳來異樣的波動,秦桑這才驚覺自己體內的真元也所剩不多了,隻好先離開暗道。

盤膝坐在石殿門口,服下丹藥,恢複如初。

秦桑回到暗道,躍躍欲試看著南明離火,手掌白光一閃,那件新煉製的法寶出現在左手。

法寶的造型頗為奇特,如同一株白銅靈樹。

其底座正是九命玄龜龜甲,經過秦桑煉製之後,龜甲的形態變化不大,隻是背紋變澹了一些。

真正的變化在內部,綠銅塊已經嵌入龜甲。

這一步,也是最讓秦桑耗費心神的,嘗試了無數次,方纔做到,在兩件寶物不衝突的前提下完美融合。

靈樹便長在龜甲上,樹乾遒勁,分出一些枝杈,是用神秘白銅和其他靈物煉製而成,主要是白銅,所以呈現出來的是白色。

此時白銅威能內斂,不像之前那般散發熾烈光芒,顯得有些蒼白。

秦桑抓著靈樹,走到南明離火邊緣,感受妖火的威力,屏住呼吸,忽然抬起另一隻手,虛按向石壁。

金絲古禁時刻在變化著,此時剛從暗澹漸漸變得明亮。

一個虛幻的手印巧妙落在一道符文上,金絲古禁頓時變得更明亮了一些。

與之相對的,妖火之力受到壓製。

秦桑當然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參透古禁,而是在天目蝶的幫助下,摸清變化的規律,借勢而為。

看準時機,秦桑將全身真元灌注進入靈樹,悍然衝進妖火。綠銅塊的波動從靈樹上散發出來,南明離火威能被壓製。

在靈樹的保護下,秦桑成功衝了進去,眼中閃過喜色,立刻祭起靈樹落向朱雀真羽。

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現了。

朱雀真羽毫無征兆,猛地跳動了一下,憑空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一丈外,依舊在輕輕飄動,靈樹落了個空。

秦桑一陣錯愕。

他萬萬冇想到真羽還會躲避,失算了!

綠銅塊的庇護僅能持續短暫的時間,秦桑隻好抓住靈樹,退了出去。

時間雖短,秦桑的心神和真元都消耗頗大。

他凝視朱雀真羽,

發現真羽又在原地不動了,並無異變。看來不是有靈智,大概率是真羽和綠銅塊有衝突,本能進行避讓。

秦桑大感棘手,等恢複之後,又進行嘗試。

接連幾次,都失敗了。

朱雀真羽滑不留手,根本抓不住它。

秦桑很冷靜,沉思了一番,暗道恐怕還要繼續參悟金絲封印,藉助封印之力,限製朱雀真羽的活動軌跡。

想到此處,秦桑再度將視線轉到金絲古禁上。

多虧天目神通,參悟多時,秦桑終於有新的發現。

秦桑調息之後,再度返回暗道,臉上多了幾分自信,將元嬰符傀留在妖火外,毫不遲疑衝進南明離火。

靈樹落向朱雀真羽。

熟悉的一幕出現了,真羽跳動。

但就在這個刹那,元嬰符傀揮拳砸向金絲古禁,金光大作,真羽不出意外受到影響,再現身時,軌跡正如秦桑預料一般!

而靈樹恰好出現在那裡,在真羽現身的瞬間,猛然落下!

‘呼

妖火大作。

秦桑不聞不問,印訣連變,便見靈樹底座陡然浮現一抹綠光,不偏不倚落在真羽本體。

朱雀真羽光芒一暗,竟被綠光拉了進去。

‘轟隆

龜甲狂震,背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轉為赤紅,並且飛速向靈樹本體蔓延,白銅也被染紅。

靈樹枝杈上的花蕾盛開,一團赤紅氣息孕育而生。

共計九朵!

“可惜不是三足金烏1

秦桑看著神樹,閃過這個念頭。(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