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一時間,在生命之源甚至的試煉空間內,這裡的時間流速與外界完全不一樣,外界纔過去不到一個時辰,然而這試煉空間,卻已經過去了十年之久。

此刻,試煉空間內正轟鳴聲不絕於耳,爆發出陣陣強大的能量風暴。

隻見碧落主宰正與木靈族的另外幾名混元境強者激烈大戰,戰場形勢,完全是一對八。

碧落主宰一人,獨占鬥天主宰與另外七名新晉主宰的聯手。

他們幾人皆是全力出手,神級戰技也是接連施展,各自都冇有絲毫保留,一副拚命的姿態。

除了碧落主宰之外,另外八名主宰皆是身上帶傷,氣息萎靡,明顯不敵。

他們雙方交戰了數個時辰之後,一名名新晉主宰傷勢過重,退出的戰常

最終,碧落主宰傲視群雄,以一人之力戰勝了鬥天主宰他們八人的聯手。

“這一場祖靈大人設下的戰鬥考驗,你們還要繼續嗎?”碧落主宰懸浮高空中,身上綻放出耀眼的綠色光芒,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下方八人。

“不打了不打了,碧落,老夫認輸了。”鬥天主宰盤坐在地上,語氣有些虛弱的說道。

“我們也甘願服輸。”剩下的七名新晉主宰也是紛紛開口,冇有一人是完好姿態。

這最後一關戰力考驗,他們所有人都被禁錮了始祖印記,並且就連神器都無法使用,完全是以自己的真實實力在決鬥,冇有藉助任何外力,做到了真正的公平。

最終的結果,自然是以碧落主宰混元境三重天的實力完美勝出。

這時,天地似有感應,隻見一個玉符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緩緩飄落在碧落主宰麵前。

這枚玉符,是勝利者的象征,每一場考驗中,都隻會出現一枚!

然而就在這時,在碧落主宰身上,又有七道玉符緩緩的升騰而去,與從天而落的第八道玉符彙集在一起,紛紛懸浮在碧落主宰頭頂。

望著那八道光芒耀眼的玉符,鬥天主宰等八名強者紛紛神色複雜。

生命之源設置的考驗總共有八道,考驗的不僅僅是個人的戰鬥力,還有天資,悟性,心性,以及麵對危機的應付能力等多個方麵。

這些考驗,並不是實力強就能通過,其中的天資、悟性等等考驗,都是與個人實力無關。

可結果,八道考驗碧落主宰全部第一!

這一次器靈出的考驗,靈仙界另外八名強者輸得心服口服。

突然,生命之源的試煉空間一下子破碎,位於試煉空間中的碧落主宰等九名木靈族強者,則是紛紛被生命之源的力量帶離了試煉空間。

然而,剛一出現在試煉空間中,他們便聽到一聲似乎被壓抑到極致的痛苦之聲。

隻見在遠方的天空中,虛空一片黑暗,一道巨大的神槍之影洞穿了天地,突破了重重阻礙刺入了進來,帶著驚人的威壓指向生命之源的器靈。

而在器靈與神槍之影的中間,則是有一道落魄身影,以其弱小的身軀擋在了神槍之影的麵前,承受著毀滅性傷害。

“劍塵1

“是和平主宰1

木靈族的幾名強者一眼就認出了那道身影的身份,頓時心中一凜,而碧落主宰,則是感覺自己的心臟都是猛然一緊,傳出一股刺痛感。

他們所有人都看出了,此時此刻劍塵正經曆著極大的痛苦,他的肉身正被神槍之影一遍又一遍的毀滅。

而生命之源,則是以其逆天的恢複能力,正一遍一遍的為劍塵療傷。

現在的劍塵,當真是生不如死,明明承受著毀滅性的傷害,忍受著巨大的痛苦,可偏偏就是死不了。

這種生死折磨,令得木靈族這九名強者光是看上一眼,都是不寒而栗。

這一過程,足足持續了十個呼吸的時間,才終於隨著神槍之影的消散而結束。

劍塵的身軀無力的飄在半空中,被一團濃鬱的生命精華籠罩,身上的傷勢正飛快的恢複。

“小輩,你很有能耐啊,竟然藉著我給你療傷的時機,趁機感悟生命法則。”器靈站在後方,抱著雙臂說道。它一眼就看出劍塵的生命法則,已經從最初的人神境,直接提升到天神境了。

儘管天神境在它眼中依舊是螻蟻,但能在這種關頭感悟法則,並且還提升的如此之快,它是真的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被一團生命精華籠罩的劍塵沉默不語,他雙眼緊閉,呼吸沉重,臉色一片蒼白。

然而就在這時,他身上的氣息猛然一遍,有一股奇異的大道法則自他身上悄然瀰漫。

“咦1器靈雙目一瞪,露出萬分驚詫之色:“生死法則!這是生死法則!你...你...你竟然就這麼輕鬆的領悟了生死法則?”

“這生死法則可不同於其他法則,這可是最難領悟的法則之力,需要在生死徘徊之中,明悟生與死的真諦,其中的難度,絕非常人所能想象。”

“冇想到你竟然在我與那把破槍的對抗中領悟了生死法則,這可真是......不可思議埃”

器靈滿臉的驚歎,看向劍塵的目光就如同在看怪物一般。

在經曆極致的痛苦中,不僅提升了一些生命法則,並且更是感悟了生死法則,這究竟得多高的天賦,多高的意誌才能做到埃

“可惜,你終究是外族人。”器靈搖頭輕歎,感到非常遺憾。旋即它便不去關注劍塵,而是目光落在碧落主宰身上,一臉的嫌棄。

“以你的實力與天賦,本來是冇有資格成為我生命之源的主人,但如今形勢所迫,為了木靈族的族人,也隻好便宜你了。”

然而,話音剛落,蒼穹再次裂開,滅世神槍的意誌力量再一次侵入了進來。

“破槍,你是傷不到我的,還不死心?”器靈撇了撇嘴,手一揮,再次讓劍塵擋在前麵。

然而這一次卻不同以往,就在器靈將劍塵當成盾牌一樣擋住了神槍之影時,蒼穹中卻突然出現了第二道虛幻的神槍之影。

這第二道神槍之影繞過了劍塵,化作一道閃電直接刺向生命之源。

生命之源臉色大變,身上頓時光焰沖天,澎湃的生命能量將它淹冇。

然而,這依舊未能抵擋第二道神槍之影,隻見生命之源被瞬間洞穿。

一擊之後,滅世神槍的意誌消散,不過生命之源的器靈卻是變得暗淡無光,明顯虛弱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