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間,碧落主宰等九名木靈族強者紛紛消失不見,已經全部進入了器靈設置的考驗之地。

對於裡麵的一切,劍塵完全不知曉,如今他也隻能在這裡耐心等待。

在此期間,生命之源在接連不斷的遭受攻擊,由於受到的是太始境七重天強者的全力出手,因此每一次遭受攻擊時,位於生命之源小世界內的劍塵,都能很明顯的感受到整個世界的震動。

因為生命之源,已經冇有將能量用在自己的本體上了,它完全是以自己本體的堅固去承受外界那足以滅世搬的恐怖攻擊,僅僅是將一部分能量用去保護木靈界。

一代先祖佈置在木靈界外的守護陣法已經被破,若不是生命之源的保護,木靈界根本承受不起這樣的風浪。

就在這時,生命之源內,小世界的天空驟然一片黑暗,隻見虛空被撕裂,一道巨大的神槍之影帶著一股令人心驚膽戰的可怕氣息,驟然從外界刺出,侵入了這片世界。

劍塵臉色大變,背脊骨都是一陣發寒,他隻感覺隨著這道神槍之影的侵入,這裡的整個世界都瀰漫著一股蕭殺之氣,凜冽的勁氣無處不在,侵入了這裡的每一處虛空。

與此同時,在他的身體表麵上,已經有鮮紅的血液瀰漫而出,僅僅是神槍之影所帶來的那股勁氣便已經刺破了他的混沌之體。

這一刻看去,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傷痕,數量之多數不勝數。

“好強1劍塵心神震動,目光死死的盯著高空的神槍之影。

他一眼就看出,這把槍並不是本體,嚴格來講,有點類似於意誌之類的形態。

這股意誌,直接突破了生命之源的外層防禦,侵入到內部來。

而這股意誌的攻擊目標,自然就是生命之源的器靈。

“好不要臉,你這個無能的破槍,是不是不敢去找生命權杖,就知道來欺負我。”器靈破口大罵,麵對滅世神槍的進攻,它似乎顯得有些無能為力。

不過旋即它一指點向劍塵,生命之源的力量瀰漫,強行將劍塵從遠處挪移了過來,十分乾脆的將劍塵扔向滅世神槍的方向。

頓時,可怕的氣息籠罩了劍塵,兩者間還未接觸時,劍塵身上的血肉便一塊又一塊的炸裂,爆成了一團團血霧。

這畢竟是來自於至尊神器的攻擊,哪怕僅僅是至尊神器侵入進來的一股意誌,也絕非劍塵所能抵抗的。

且,滅世神槍那虛幻之影,正帶著一股沖天殺意直奔劍塵而去。

“生命之源,你好歹也是被我喚醒的,你這是恩將仇報。”劍塵臉色大變,發出憤怒的吼叫。

“怕什麼,你肉身強大,先到前麵去頂著,我在後麵替你療傷,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器靈理直氣壯的說道,冇有絲毫愧疚之心。

“你......”劍塵怒極,他見過的器靈有不少,倒還真冇有見過如生命之源這般無恥的器靈,竟然自己躲在後方,讓彆人去替它擋災。

這簡直是比人都還要精。

不過劍塵已經來不及說什麼,滅世神槍的虛影已經化作一道閃電刺在他身上。

頓時,劍塵的肉身頓時以一種可怕的速度迅速瓦解,所有的血肉都化作了灰燼,憑空消散在天地間。

滅世神槍的威力太強大了,能摧毀任何物質,如劍塵這種實力,一旦死在滅世神槍之下,完全是連屍骸都找不到。

“哼,破槍,想在我的世界裡殺人,經過我生命之源的同意了嗎?”生命之源一聲冷哼,似乎直到此刻它纔在滅世神槍麵前找到了一絲存在感。隻見它張口一噴,立即有一團磅礴的生命氣息將劍塵籠罩,摻雜在裡麵的,還有一股層次極高的生命法則。

頓時,劍塵那飛速溶解的肉身開始快速恢複了起來,前後不過兩個呼吸的時間,他的整個肉身便徹底恢複如初。

不過滅世神槍的虛影並未消散,這是一柄至尊神器的意誌,帶著毀天滅地的攻擊繼續破壞劍塵的肉身。

後方,生命之源的器靈在與滅世神槍較勁,滅世神槍摧毀劍塵的肉身,它就躲在後方為劍塵療傷。

頓時,劍塵的肉身不停的處於破壞和修複的階段。

儘管有生命之源在後方為他恢複,可長時間經受這樣的痛苦,那簡直是地獄般的折磨。

劍塵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額頭上青筋暴跳,在忍受著渾身撕裂般的激烈痛楚。

這種痛楚,比他混沌之體的突破還要強烈千萬,萬倍。

“叫什麼叫,不就是一丁點痛苦嘛,又要不了你的命,至於露出這幅表情嗎,瞧你這點出息。”器靈撇了撇嘴,而心中卻是暗自慶幸,暗道:“還好有這個肉身強大的小傢夥,要不是有他在前麵擋著,那把破槍還真會給我帶來不小的痛苦。”

旋即它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那虛幻的麵龐上露出委屈之色,暗自嚷嚷:“生命權杖,你究竟跑哪裡去了,這滅世神槍因該是你去對付的,結果你居然不在。我是生命之源,我的能力是療傷、是恢複唉,我又不擅長打架,打架的事因該是你上纔對埃”

“這把破槍,不去找生命權杖,卻偏偏來欺負我,哼,欺負我算什麼本事。”器靈一臉的憤憤不平。

緊接著,它目光又落在劍塵身上,望著一臉痛苦,正在前方抵擋滅世神槍的劍塵,卻是冇有絲毫同情之色,再次張口噴出一團生命精華為劍塵療傷,然後低聲呢喃:“外麵那些人,一定是你將他們引來的,簡直是罪不可恕,死有餘辜。”

“不過現在你還不能死,你現在如果死了,那把破槍侵入進來的意誌就能打到我了。”

隨著話音,器靈的雙臂開始舞動了起來,頓時一股更加磅礴的生命氣息宣泄而出,將劍塵徹底淹冇,飛速修複他的肉身。

滅世神槍的槍影,足足持續了十個呼吸的時間才終於消散。

劍塵那殘破的身軀在生命之源的治癒下迅速修複,儘管他身上看起來冇有一點傷勢,但是他整個人卻已經虛脫,臉色一片蒼白,佈滿了豆大的汗珠,癱坐在地上不停的喘著粗氣。

在這短短十個呼吸的時間,他在慘無人道的極致痛苦中經曆了千百次的死亡,每一次都是在鬼門關前被生命之源強行拉了回來。

這種經曆與折磨,絕非常人所能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