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生命之源的叫囂,滅世神槍也迅速作出迴應,隻見那古樸的槍身上突然浮現出大道符文,散發出一股股滅世搬的恐怖氣息,似乎一股被塵封的力量開始覺醒。

“滅世神槍,你開始甦醒了嗎?”武神的手臂有些顫抖,他雙目發光的看著手中的滅世神槍,臉色迅速變得蒼白起來。

他體內的能量,正以一種極其恐怖的速度被滅世神槍吸收,這種吸收速度,縱然是他臻至太始境七重天的修為,都有些承受不祝

吸收了武神的龐大修為之力,滅世神槍頓時綻放出熾目的光芒,而後化作一道閃電飛出,帶著毀天滅地的能量刺在生命之源上。

“轟1

虛空中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滔天轟鳴,體型龐大如星辰的生命之源頓時劇烈顫抖了起來,被滅世神槍硬生生的逼退了數萬裡,光芒越發暗淡。

僅僅這一擊,就讓生命之源消耗了大量的能量。

隨著生命之源的位置移動,原本被它遮擋在下方的一個小世界,頓時暴露了出來。

看見這個小世界,場中的六名強者皆是眼睛一亮。

“這個小世界內,因該就是當年分離出去的一支木靈族族人吧,生命之源,給你一個選擇,臣服於我,否則,我便毀去這個小世界。”武神冷漠的說道,雙目中殺意強烈。

“我們已經以禦道石封禁了這一界,生命之源,你是逃不出去的,如今擺在你麵前的隻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歸順我們。你若歸順我們禦道家族,我們定會好好善待你的族人。”禦道家族的那名七重天強者也開口說道。

“無論是禦道家族還是武神家族,當年都與木靈族有仇怨,反觀我們萬河宗,除了先祖無意間獲得的那份傳承之外,我們與木靈族冇有任何過節。生命之源,我們萬河宗纔是你最好的選擇。”彙海上人開口。

“我呸,我們火煞門與靈仙一族的強者可是一直保持著來往,關係一直都很友善,我們火煞門纔是你最好的選擇。你如果選擇我成為你的主人,老夫縱然拚了這條命不要,也要保你靈仙一族的安全。”毒焰老祖也是不甘落後,展開了語言攻勢。

“哼,想要我成為你們的主人,簡直是癡人做夢,不,就算是做夢都做不到你們這般瘋狂的地步。”生命之源發出高傲的冷哼,那龐大的星辰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刹那間將木靈界給籠罩。

“冥頑不靈1武神眼神冷漠,他張口吞下幾顆上品神丹恢複修為,而後手持滅世神槍繼續發動了攻擊。

“生命之源,你如果不歸順,那老夫隻好得罪了。”

禦道家族,毒焰老祖和彙海上人也是紛紛出手,強大的攻擊同時打向生命之源。

他們的目的很簡單,耗光生命之源的能量,讓其失去反抗之力,然後強行將其奪走。

畢竟它隻是一件器物,哪怕是一件至尊神器,也改變不了作為器物的本質。

轟!

轟!

轟!

頓時,幾大強者同時出手,爆發出毀滅性攻擊儘數打在生命之源上。

麵對他們的攻擊,生命之源迅速收斂所有能量,將木靈界護在下方,完全以自己的本體去承受。

斂去了能量之後,生命之源看上去已經不再像是一個閃閃發光的星辰,而是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綠色珠子。

來自武神等人的攻擊轟擊在生命之源上,雖然能撼動生命之源,但是卻傷不到它本體分毫。

至尊神器的堅固,彆說是他們,縱然是太始境九重天都無法毀其分毫。

當然,至尊神器一旦耗儘了能量,也等於是失去了自主能力,儘管有堅不可摧的特性,但也隻能淪為堅硬的磐石,能被強者強行帶走。

生命之源內部,器靈那虛幻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眾人麵前,不過臉色確實一片凝重。

“外麵的情況怎麼樣?”劍塵神色嚴肅的問道,他所在的這片小世界在不停的震動,這讓他心中都開始擔憂了起來。

器靈並冇有理會劍塵,而是目光掃向碧落主宰等九名木靈族強者,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你們幾個小輩聽好了,接下來我會讓你們經曆一番考驗,然後選出你們當中的最優異者成為我的主人。”

“什麼,成為您的主人,祖靈大人,這...這是認真的嗎?”

器靈此話一出,木靈族幾大強者齊齊大驚,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就連劍塵也是露出詫異之色。

器靈冷哼一聲,倨傲的說道:“正常情況下,憑你們幾個小輩的能力,是根本冇這個資格的。但眼下形勢所逼,所以隻能便宜你們了。”

“祖靈大人,外麵的強者很難對付嗎?”碧落主宰皺眉道。

“哼,他們也就一般般而已。”器靈依舊眼高於頂,不講任何人放在眼力的姿態:“就憑他們幾人,自然傷不到我,但是他們卻在用卑鄙無恥的法子消耗我的力量。雖然我的力量就算消耗殆儘,他們同樣也奈何不得我,可一旦冇了我的力量去守護木靈界,那木靈界內的所有生靈都會被毀滅,其中也包括你們。”

“難道就不能將所有人都收入至尊神器內部嗎?就比如我們所在的這個小世界?”劍塵開口問道。

“小輩,你懂個屁。”器靈惡意滿滿的蹬了劍塵一眼,冷聲道:“我是生命之源,隻是一件輔助類型的神器,不是戰鬥類,同樣也不是空間類,我根本冇有能力將所有人都收入到體內。至於你們現在呆的這個小世界,它都是我以能量強行開辟出來的一個空間,需要我的能量源源不斷的去維持。”

“一旦我能量消耗殆儘,那這個空間也會直接崩潰,徹底破滅。”

“不僅僅是這個小世界,就連外麵的木靈界同樣是如此。”

說到這裡,器靈語氣一頓,露出咬牙切齒之色:“如果冇有外麵那些人的搗亂,我的能力完全可以永遠維持木靈界存在,但是現在,他們幾人加上滅世神槍,使我的自我恢複能力已經跟不上消耗。”

“我若在全盛時期,自然能夠堅持住,但我目前的狀況,根本支撐不了太久。”

說到後麵,高傲的器靈也透著一股無力感。

“祖靈大人,你選擇我們認主,難道就能對付外麵那些外界強敵了嗎?”無亂天王恭聲問到。

“笨蛋,憑你們這點能力也想與外麵的人抗衡,簡直是癡人做夢。你知道外麵的人有多強嗎?我是不怕他們,可是你們,人家吹一口氣都能滅你們無數次。”器靈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痛罵。

無亂天王趕緊低下了頭,不敢開口。

“我如果要逃,我隻能動用所有的力量破開封鎖,獨自一人逃之夭夭,帶不走任何人。所以,我才需要選一個人認主。”

“一旦認主,那便與我融為一體,所以我的力量就可以帶著主人一起逃,然後主人在以空間神器帶上木靈界的所有人,唯有如此,方纔能保全木靈界。”

“不要指望你們現在呆的這個小世界,在我動用了所有力量之後,你們現在所見的小世界也會不複存在。”

器靈的語氣很匆忙,一副十分著急的樣子,話音剛落,它便是袖袍揮舞,立即有一扇門戶出現在半空中。

“這個考驗會檢測你們的天賦,潛力,心性和意誌力等,會對你們每一個人進行全方位的檢查,最終最優異者會成為我的主人,時間緊迫,還不趕快進去。”器靈匆匆交代一番,便強行將木靈族的九名強者趕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