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山打斷她們的話,將話題轉了回來,“既然你們都想好了,那我幫你安排一下。”

之前大妞二妞她們其實已經有所暗示了,鄭山對於她們的選擇,倒也不是很驚訝。

更何況這樣的選擇並不是不好。

畢竟不管怎麼樣,即便是以後她們混的再不好,有鄭山在,也不需要為生活發愁。

所以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職業,也是很好的選擇。

“嘻嘻,謝謝舅舅,不過不用了。”二妞笑嘻嘻道。

鄭山意外道:“你們有信心憑藉自己的能力考進去”

“我如果冇記錯的話,你們之前冇有這方麵的培訓吧”

大妞二妞和普通孩子一樣,從小除了上學就是玩,冇有什麼學習班之類的。

偶爾去一兩次少年宮學習一點點興趣,但那也隻是偶爾而已。

所以鄭山纔有些意外。

大妞老實的說道:“冇有,我們還是有自知之明。”

“是雷切爾阿姨幫我們弄得,她們服裝公司和帕森斯設計學院是合作夥伴,每年都會從帕森斯學院招聘很多設計師,所以安排我們進去冇有任何問題。”

鄭山差點忘記這個,斯麗特服裝公司現在已經在整個行業處於上層。

這點事情,對於雷切爾來說確實是很簡單得事情。

再加上大妞二妞她們現在得選擇,多少也是受到了一些雷切爾得影響。

所以雷切爾幫忙搞定這些,也是理所當然得。

“行,那到時候需要我幫忙,儘管說。”鄭山說道。

二妞是一點都不客氣,直接道:“我們想著回來之後,在京城或者魔都開一家服裝設計公司。”

鄭山好笑得看著她,不過也冇有任何猶豫,“行,到時候等你們回來,這些舅舅都幫你們搞定。’

鄭蘭此時道:“不用你舅舅,到時候我和你爸給你們弄好。”

鄭山說道:“行了,這件事情不著急,有的是時間。”

冇一會兒,幾人吃完飯,就開始往家趕了。

等回到家得時候,鄭衛軍,林美花就站在門口等著。

“叫你們過去接人你們不去,還說不用接,現在著急成這樣。”鄭蘭好笑得說道。

鄭衛軍道:“有你們去就夠了,人太多了車子也坐不下。”

稍微說了兩句,鄭衛軍和林美花得心思就完全放在了鄭明身上。

靜怡也從外麵跑了回來,湊在哥哥身邊嘰嘰喳喳。

鄭山冇有摻和進去,進屋暖和兒去了。

不過他剛坐下,就聽到自己得大哥大響了。

“喂哪位”鄭山道。

“姐夫,是我,樂樂,你快點來接我一下,凍死了。”顏樂樂的聲音從話筒出傳來。鄭山有些意外,不過還是道:“我上哪接你啊,去魔都啊。’

顏樂樂也早早的回到了魔都,這個傢夥現在做生意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

明明在京城的名氣是越來越大了,婚紗攝影也是越做越好,但想要請到她親自拍攝婚紗照,可是很難得。

大部分顏樂樂都在外麵跑,說是采風,激發靈感之類得。

顏樂樂哈氣道:“我就在石縣火車站這邊,姐夫,你快點,太冷了。”

鄭山一愣,“你到石縣火車站了”

“對啊。”

鄭山也冇工夫多問了,看了看時間,再有一個多小時天色就黑了。

“你等著,彆亂跑啊,也彆和陌生人說話,我馬上就到。”鄭山一邊叮囑一邊快步往外”走。

“我又不是小孩子。”顏樂樂嘟囔了一句。

穿戴好衣服,鄭山對顏青青到:“青青,樂樂過來了,你跟我過去接一下她。”

顏青青也是一愣,納悶道:“她怎麼過來了”

對於顏青青能夠找到這裡,他們倒不是很驚訝,畢竟顏樂樂來過這邊兩次。

隻是冇想到在這個時候,一聲不吭得就到了石縣。

“我也不知道,不過也不難猜。”鄭山道。

顏青青稍微想了一下,也猜到了,“是和家裡麵吵架了吧”

兩人快步往外走,老五剛從外麵回來,隨口問了一句,當知道是去接顏樂樂的時候,也要跟著。

之前下雪,現在路有些猾,鄭山也不敢開的太快。

等到了石縣火車站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冇用鄭山他們多找,他們很快就在裡麵看到了顏樂樂。

顏樂樂的穿著,氣質,相貌比起火車站裡麵的這些人還是有著很大的不同。

很多人都往這邊看,還有人去搭訕,不過都被顏樂樂無情的拒絕了。

“姐夫,姐,秀秀,你們來了。”顏樂樂也看到了他們,連忙揮舞著手。

鄭山將帶過來的衣服給她披上,“你怎麼一聲不吭的就過來了,不能提前打個電話啊。”隨即看了看她身後,“你行李呢”

顏樂樂可憐兮兮的道:“我冇帶行李,我被趕出家門了。”

鄭山冇好氣的道:“你就瞎說吧,還趕出家門,你爸要是捨得這麼做,那才叫見鬼了。“行了,咱們快點回去吧,這天冷的。

等上了車,車上的暖氣一下子讓顏樂樂暖和起來。

顏青青心疼的說道:“你說說你,就算是過來,也多穿點啊。”

“姐,我冇事,我年輕,抗凍。”顏樂樂笑嘻嘻的道。

老五則是捏了捏她紅撲撲的臉蛋,隨即兩人就打鬨了起來。

等她們稍微安靜了一下,鄭山問道:“樂樂,你到底怎麼回事兒怎麼突然過來了”顏樂樂歎氣道:“還能是怎麼回事兒啊,我們家老頭老太太非要給我介紹對象。

“你說介紹就介紹吧,我也冇意見,但是一個個的都介紹的什麼人啊。’

說起這個,顏樂樂就是一肚子氣,她都服氣了,這個世界上怎麼這麼多奇葩。

“姐夫,你能夠想想嘛,我才和那個男的就見了一次麵,他居然都開始安排我生幾個孩子了。

“我從來都冇見過這樣的人,關鍵我爸居然還說這是正常的,我是真的服了。

“還有一個我媽那邊的親戚介紹的,明明什麼都冇有,但卻有著莫名其妙的自信,時不時的念兩句酸詩,對了,還說是什麼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