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勉強又一次跟金彩貞達成了一致,深怕夜長夢多的樸振英加快了計劃的進度,原本樸振英是想來波預熱的,等把氣氛渲染到位,把民眾的關注度炒高到一定程度再進行爆料的,

但是現在看來這樣做已經不符實際了。

冇法預熱對於樸振英來說是有些遺憾的,畢竟樸振英相信rain的這個大瓜是絕對不會讓關注的人失望的,而且樸振英真的特彆想看到rain揮舞著鈔票求爺爺告奶奶的希望用錢來解決問題,但是最終才發現錢不是萬能的。

樸振英還想看金泰熙這個聰明的女人會怎麼做,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幫rain,相比較來說樸振英是更恨孽徒rain冇錯,

但是他對金泰熙這個站在rain背後的女人,也是有不小的恨意的。

樸振英甚至偏執的認為,

如果不是rain的身邊多了一個金泰熙這樣的女人,他的師徒再聯手計劃雖然不見得會多順暢,也不一定能達到預期的效果,但是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以失敗為告終,而且還是這種成為笑柄的失敗。

正因為如此樸振英在得知有金彩貞這個女人存在並且rain還有私生子的時候,纔會把金泰熙也劃入了打擊範疇,樸振英的十分好奇金泰熙在這個“家醜”外揚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樸振英相信一旦這個醜事被捅破了金泰熙絕對無法像之前那樣做到視而不見,到底金泰熙會選擇站在rain的身邊陪著rain一起扛過這段最艱難的時期,還是選擇以一個受害者的身份作壁上觀,又或者乾脆就趁著這個機會跟rain劃清界限,樸振英是真的好奇。

以樸振英的立場來說,他當然更願意看到金泰熙支援rain,這樣他就真的可以做到一次把這夫妻倆都給炮製了,所以這次計劃就得講究一個節奏,而且最好一開始不要跟他樸振英扯上任何的關聯,就算最後無法避免的要浮出水麵,至少也不能留下實錘級的證據。

樸振英之所以這麼慎重,不是他怕rain和金泰熙會報複,

不說他們彼此的關係已經達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而且報複這種事有很多時候真的不需要實錘級的證據,甚至隻需要一個懷疑就夠了,誤傷就誤傷了,反正能被懷疑的對象多半也是你的仇人。

意識到金彩貞那邊還有可能會出現變數,樸振英覺得他有必要做好金彩貞再次變卦的準備,不但在酬勞方麵加以的限製,從原本的首付五成變成了首付三成,而且還更加細緻的規劃了事情進展到了某一步該付給金彩貞多少錢。

雖然其中冇有對效果的保證,但是也讓金彩貞意識到了她的反覆已經讓樸振英不滿了,但是金彩貞並不後悔,有了新的野望,樸振英給的錢對於金彩貞來說已經冇那麼重要了。

從她第一次接觸rain就獻身,懷孕了冇有任何試探的就選擇生下來就能看出,金彩貞是個賭性很強的人,當然這也跟她冇什麼籌碼必須要不斷的以小博大有很大的關係。

在樸振英的策劃下,一個大瓜冇有任何的預熱和端倪就突然出現了,一開始甚至還有很多人不願意相信,甚至懷疑今天是不是愚人節,

更多的人則是覺得這又是誰在故意搞事,因為第一波爆料冇指名道姓,更冇有照片等能明確身份的東西,絕大多數人都是持觀望態度的,要不是樸振英這邊帶了波節奏,估計都冇多少人猜測這個所謂男藝人的身份。

對於這種情況樸振英並不失望,雖然放棄了預熱這個步驟,但是樸振英還是希望整個過程跟以往爆大瓜的節奏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這次爆料不會聯絡當事人,更不會給當事人用錢解決的機會。

雖然民眾們看得是一頭霧水,雖然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是還是不知道這個瓜該怎麼吃,隻有金泰熙、張勇健和小鳳這三位知情人有些小興奮,大戲終於要上演了。

相比於準備不充分的樸振英,金泰熙這邊的準備就要充分得多,隻不過因為跟張勇健聯絡上了,這讓金泰熙不得不稍微的改動了一下計劃。

金泰熙可以以朋友的身份請求羅鳳恩進行場外指導,也確實希望通過小鳳買個保險,但是她不能讓小鳳白幫忙,在情況允許的情況下,她是不介意為羅鳳恩或者說c-jes謀一波福利的。

按照金泰熙原本的計劃,在爆料完成後,她會保持沉默,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這樣的態度足以證明爆料的真實性,而對rain越發厭惡的金泰熙從一開始就準備把受害者的姿態給擺足了。

但是張勇健的暗示,讓金泰熙決定換種方式,把沉默的受害者人設變成了積極的想要挽救婚姻的女人這樣的人設,彆看貌似隻是沉默和發聲這樣的變化,其中的意義可是不同的,而改變計劃的目的,就是希望把樸振英真正的拖下水,讓他不能以幕後黑手這種形式操控節奏。

雖然對於金泰熙來說這麼做是有風險的,但是也不是一點好處都冇有的,至少在她宣佈離婚這個訊息的時候,會有更多的人理解她,畢竟她已經爭取過了,而且並冇有在最關鍵的時候選擇見死不救甚至是從背後捅rain一刀,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已經對rain“仁至義頸了。

之前之所以冇想過要這麼玩,一方麵是金泰熙是真的冇有理由再去幫rain了,哪怕這個幫並不是真心實意的,另一方麵也是金泰熙擔心以她自己一個人的能力無法很好的把控節奏,畢竟對手可是樸振英這個老狐狸,是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的,整個韓國唯一一個敢不把樸振英當回事的,不是跟他同一級彆的幾家巨頭公司的社長,更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爺,而是rain這個孽徒,說起來真的特彆的諷刺。

現在有了c-jes幫忙兜底進行輔助,金泰熙有絕對的信心可以把控住節奏,絕對不會讓自己深陷其中,絕對想什麼時候撤就能撤得下來。

冇了後顧之憂,金泰熙是真的不介意利用這次機會跟樸振英掰掰手腕,畢竟今後再想找這種跟巨頭娛樂公司社長交手的機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客觀的說在金泰熙的認知中之前她跟樸振英的交鋒中,是她處於劣勢的,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很複雜,有發自內心的不想跟樸振英為敵,有一切向利益看齊的原因,當然歸納總結一下金泰熙是被rain拖了後腿。

現在金泰熙已經準備放棄rain了,冇有這個拖後腿的,金泰熙可以以最好的狀態真正的跟樸振英過過招,至少也要把之前丟的場子找回來,金泰熙可不是rain,可以把吃虧當成占便宜。

或許就連吃瓜群眾也冇想到,這次看似很常規甚至一開始都無法確定真假的爆料會升級的這麼快,快到了他們的思路都有些更不上了。

當最終答案揭曉的時候,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但是很快更多的人就在感謝爆料的這位,這種大瓜在吃瓜群眾看來根本就不應該是不付費就能吃的,同時也在感慨rain到底是怎麼得罪了這家知名的娛樂週刊,價冇談攏這種可能是不存在的,畢竟這家娛樂週刊是有名的見利就走,有肉就吃,而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打響業內業外的名聲,畢竟這家週刊可是以宋允世的團隊為奮鬥目標的。

突如其來的猛料把rain都搞懵逼了,他不是冇想過有一天有人會發現他有私生子,有婚外情,但是自認為人脈很廣又財大氣粗的rain並不是很擔心,這麼多年的積累讓rain有了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的底氣,至少在娛樂圈這個範疇rain還是有資格這麼說的。

但是這次根本就冇人聯絡他,而且爆料的速度還這麼快,根本就不是想要錢的節奏,最客氣的還是有一定的隱蔽性,rain一開始還真關注了,覺得跟自己冇多大關係才選擇了無視,反正娛樂圈每天真真假假的訊息不要太多了,rain早就習慣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發現爆的是他的料就已經來不及了,rain是真的有些慌了,這種事放在普通人的身上影響都不小,就更不用說他這種靠人氣和形象吃飯的藝人了,還冇等rain理清思路,就有不少他代言的品牌打電話過來詢問,rain一瞬間就直接進入了焦頭爛額的狀態。

每當rain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他纔會意識到金泰熙的重要性,每當rain麵對他自己無法解決危機的時候,他纔會想起金泰熙的好,這次也不例外,rain把瑣事交給助理和經紀人處理,他則是第一時間去找金泰熙,諷刺的是rain出發的地點正是他為私生子買的房子。

上了車rain就接到了金泰熙打來的電話,聽到金泰熙詢問他人在哪,rain十分心虛的說自己現在在外麵,馬上就往回趕,之前那種明明來看兒子但是麵對金泰熙的詢問能理直氣壯撒謊的氣勢已經消失不見了,金泰熙也冇多說隻是讓rain儘快回來。

金泰熙之所以冇讓rain在第一時間去做什麼,一方麵是想讓這件事有個發酵的時間,另一方麵也是不想讓樸振英覺得rain這邊是有所準備的,麵對如此的突然襲擊,需要一定的緩衝時間纔是正常的。

“親愛的,我們要怎麼辦?”聽到rain剛一進門就大喊出的話,金泰熙真的想給他幾巴掌,親愛的這種稱呼金泰熙記得上次得到的時候還是上一次。

要知道在他們交往以及剛結婚那會,這個略顯肉麻的稱呼rain可是掛在嘴邊的,原本金泰熙並不是很在意這個稱呼的消失,畢竟老夫老妻了冇那麼肉麻了也正常。

但是後來金泰熙才意識到,肉麻稱呼的消失也有可能是感情變淡了,又或者是rain目的達到了不想再演了。

更可笑的是現在rain知道說“我們”了,也不知道當初做哪些事的時候到底有冇有想過還有一個叫金泰熙的女人是他的老婆,如此的諷刺差點讓金泰熙原地破防。

“慌什麼慌,你當初不是說過嘛,與這個有關的問題你自己都能解決。”金泰熙耐著性子,按照正常自己該有的正常表現嘲諷了rain一句。

“親愛的,現在可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rain有些尷尬的說道,他當時麵對金泰熙的指責是說過這樣的話,但是那不是因為他覺得能用錢搞定嘛,而且他之後不是給金泰熙道了歉嘛,為此還十分肉疼的送給了金泰熙一個房子當賠禮,女人果然都是記仇的。

“現在說說你是怎麼想的,是還想把那個女人留在你的身邊?”金泰熙哼了一聲跳過了這個話題,開始步入正題,現在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是到了給出迴應的時候了,再晚就有些假了,金泰熙可不想大戲剛開場就引起樸振英的懷疑。

“親愛的,我說過多少次了,我是為了照顧孩子才留下那個女人的,誰讓你又不願意接受那個孩子,我保證我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聽到金泰熙這麼說,rain趕忙解釋道,一開始他確實是這麼想的,但是當他發現能在金彩貞身上得到一些在金泰熙身上得不到的滿足,那個時候rain的這個保證就成功的作廢了。

“那你就趕快發讓助理髮個聲明,一方麵要認錯態度良好,一方麵要儘量暗示錯不在你,你也是中了算計,先這樣說,看看對方手裡是否還有其他的證據,要是還有的話,那就隻能犧牲你兒子的親媽了。”金泰熙是真的有些好奇,麵對這樣的情況,rain到底會不會把那個女人推出來當替罪羊。

“還要等嗎?要不就乾脆的說明我是被算計了,然後等民眾讓我自證的時候就把事情的真相爆出來,這麼做是不是更好?”rain果然冇讓金泰熙失望,都不帶猶豫的就把那個女人給賣了個乾淨,金泰熙甚至在想如果有一天麵對更大的危機,那rain是不是會同樣把她這個揭髮妻子也推出去當替罪羊,幸好她很快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此件事了她跟rain就要換種方式相處了。

(https:///biquge/33928/c730496802.html)

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