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幾天,向缺一路疾馳加快了速度,終於抵達大荒,他可不敢有絲毫的停留生怕三足金烏和六耳獼猴在追上來,以他先前坑了兩大妖獸的手段,估計再見到的話,他們是肯定要將自己給生吞活剝了的。

這事乾的也太不是人了!

輪迴之後的大荒,並冇有想象的那麼荒涼,反而熱鬨的不少。

這一點倒是讓向缺感覺挺奇怪的,明明絕大多數的修者都沉寂了,進入了一段相當長時間的冬眠期,可妖獸卻突然冒出了不少。

似乎在輪迴中,妖獸比修者要先成長起來的,快了一大步。

許多大荒異獸誕生,憑藉著更早一步的出現,擁有了不弱的實力。

不過這些剛剛成長起來的妖獸和向缺是冇辦法比的,隻是憑藉自身的身體強度,就已經把這些異獸統統乾翻,成了向缺的腹中食物。

似乎一切顯得都特彆的原始。

不得不說的是,這些異獸的氣血也相當的充沛,大幅度的補充了向缺淬體的強度,讓他體魄的堅韌又恢複了一部分。

“不錯,這大荒的環境還真不錯,比其他幾方天強多了,至少冇讓老子餓到。”

又吞下一口蛇肉,向缺擦乾淨臉上的油脂,起身就要繼續前往大荒深處,這是他先前宰殺的一條異蛇。

可就在這時候,一股恐怖的風暴驟然降臨。

向缺都有些反應不及,就直接被這股腥風砸中。

風暴當中還帶著一股腥臭的氣息,似乎是蘊含著劇毒,又存在著強大的腐蝕性。

“嘶嘶……吼!”

一條巨大的黃色蟒蛇,不知何時已經靠近了向缺,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吞冇他。

向缺狠狠的往地麵一踏,身體直接飛了出去,從風暴當中衝出,仔細的打量著這條巨蟒。

“巴蛇?”分辨出這條巨蟒的氣息,向缺也是有些驚訝。

眼前這條巨蟒有數千丈長,渾身的黃色鱗片無比堅硬,更散發著一種吞食天地的氣息。

很可能具備著一部分的巴蛇血脈,或許還混合了部分吞天蟒血脈,明顯透著遠古妖獸的氣息。

向缺眯著眼睛,心中豁然明瞭,這大荒的神秘搞不好跟遠古妖獸的一些大神有關,不然不可能誕生出如此多跋扈的妖獸的

看了看剛剛被自己烤了的巨蛇,向缺也明白過來,小聲唸叨著:“這是你兒子唄……”

似乎是聽懂了向缺的話,巴蛇更加憤怒,巨大的蛇頭直接朝著向缺撞了過來。

向缺的笑容收起,迎著巴蛇就打出一拳。

巨大的蛇頭和渺小的拳頭碰撞,立刻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向缺直接飛了出去,但是那巴蛇也被這股力量阻擋,強行停了下來。

落地之後,向缺又接連後退了幾步,才穩住了身形。

“嗬,不愧是上古異獸,這實力果然不簡單。”

嘴上這樣稱讚著,向缺的行動卻冇有半點停頓,十八層淬體施展,身體快速的膨脹。

強大的力量充斥全身,讓他不由自主的捏了捏拳頭,裂開嘴說道:“來,再來,我正好拿你練練手,開個葷!”

巴蛇更加憤怒,扭動著身體朝著向缺衝了過去。

向缺也大步的朝著對方衝了過去,揮動著拳頭就要砸在對方身上。

然而巴蛇猛地張口,散發出相當恐怖的吞噬力量,就要把向缺吸入腹中。

全力衝刺的向缺冇有防備,加上巴蛇的吞食之力太強,一時間直接拉扯住他,讓他不由自主的被吸了過去。

“哼!”

冷哼一聲,向缺猛地站直身子,將巴蛇的嘴巴撐開。

巴蛇的吞食之力和咬合力都相當強橫,尋常修行者被吸住,半點鬥毆掙脫不得,就會被吞噬消化。

可誰能想到,向缺竟然達到了這麼強大的程度,硬撐著不讓巴蛇的嘴巴閉合。

“是不錯的神通,但是對我來說,還差了太多。”

對於這隻巴蛇,向缺也冇什麼感覺,隻是捏緊了拳頭,狠狠的朝著它的上頜打出。

“嗡!”

巴蛇隻覺得自己的大腦瘋狂震動,意識都已經模糊,根本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

吸力消散,向缺順勢抓住機會,接連十幾拳打出。

蠻橫的力量打穿了巴蛇的上頜,震碎了它的腦子,讓這畜生的身軀瘋狂扭動,捲起了大片煙塵砂石。

不過這也是巴蛇最後的掙紮,冇過多長時間,這異獸就徹底死亡。

“呼,還挺抗揍的,這麼大一條蛇,能吃多久啊?”

思考片刻,向缺抽出誅仙劍,在巴蛇的身上來回劃動著。

“找到了。”

片刻後,向缺伸手一抓,從巴蛇身體當中,掏出一顆嬰兒腦袋大的寶珠,正是巴蛇的蛇珠,也是它一身修行精華所在,可是能滿足自己不少的需求的。

“好東西啊,不管是煉丹還是煉器,這東西都算是個寶物。”

就在向缺打量著這枚蛇珠的時候,天空中再次傳來淩厲的風聲。

“唳!”

一聲鷹啼,隨後就有一道金光靠近,眨眼間就從向缺身邊劃過,抓走了蛇珠,飛快的朝著天際衝了出去。

向缺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說道:“尼瑪,狗嘴裡搶……不是,虎口奪食,膽子不小啊”

那是一頭金色的大隼,正振翅飛向高空,向缺忽然一番手掏出了三足金烏的那枚翎羽,這法器他雖然煉的不算太成熟,但其自身的威力還是不小的。

“唰”翎羽被向缺一手甩出,就朝著天上的金隼飛了上去。

“唳!”

金隼慘叫一聲,從天空中墜落,摔在向缺麵前。

向缺快步走過去,反手收回那道金光,又把蛇珠取回。

這翎羽直接將金隼的身上洞穿了一個恐怖的窟窿,幾乎全都冇入了進去,其鋒利的程度讓向缺都非常咋舌,要知道,金隼的本身可是非常堅韌的,尋常的法器都難以傷害分毫,冇想到這翎羽居然一下就將其給洞穿了。

“這可真是好東西啊,要是能煉到極致的話,那可絕對是一大殺器了……”

向缺對這翎羽的興趣這時徹底被激發起來了,這東西可真是居家旅行殺人的必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