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分身而已,也妄圖顛覆六道殿堂?”

石像厲喝一聲,天地間大勢再起,雲端之上無數道血雨凝聚,灑下的點滴便是蒸融一切!

祥雲凝血,宛若泰山墜下,

壓迫感十足。

饒是以天靈道人也是眉頭一皺,道:“六道殿堂,此地的傳承早已被那人所奪,氣運散儘,怎會有殺機在此!”

下方的葉辰聞言一驚,萬載前便是被奪去傳承了嗎?

雪姬連忙傳音對著天靈道人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如此,一韻生靈也要作祟!”

麵對此地天地大道的壓製,連天靈道人一時間也無法將其拿下,畢竟早已隕落多時,

一具分身,若是能量消耗殆儘,將會徹底消散於世間。

天靈道人聽完了雪姬進入弑神地獄以來的遭遇,也是一驚。

“你們遇到了,九幽?”

“輪迴之主!”

旋即望向葉辰的眸光之中,充滿了難以言表的複雜神色,對著葉辰傳音道:“小友可曾有結伴道侶?”

生死之局,天靈道人的一言令得葉辰大為無語,一時間不知如何以對。

或許是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天靈道人解釋道:“小友日後定會覆滅萬墟,以你之姿,這太上世界都不在話下,天靈宗願與你交好!”

“或許有很多事情你還不明白,這個飄搖的世界冇你想象的那麼簡單,萬載前已經走到了末路,你想要守護在乎的一切,

必須走出去!”

“天靈宗內有一處禁地,隻有我的玉印方可打開,連宗門之人都不曾知曉此地的存在,屆時你可一觀,萬古大秘儘皆在此!”

葉辰聞言卻是眉頭一皺,這般示好,非同尋常。

“敢問前輩,緣何贈下如此機緣?”

天靈道人長歎一聲,道:“老夫隻有一個請求,危難時刻,希望輪迴之主救天靈宗於水火深淵!”

葉辰輕聲迴應道:“一路而來,雪姬算是我的朋友,自然會鼎力相助!”

得到了輪迴之主的保證,天靈道人眼神之中又是重新煥發了光彩,隻要葉辰能夠成長起來,那麼他的一諾......可讓天靈宗證萬古!

“我會儘力助你等脫困!”

天靈道人沉聲道,以他目前僅存的能量,連這道分身都怕是難以持續戰鬥,畢竟已死之人,

奈何手段通天,

也無法施展。

“前輩,

或許可以爆散出氣息,

危局可解!”

天靈道人聞言一笑,道:“也是,你的身邊,又怎會冇有護道者守候!”

“也罷,便一試!”

言畢,整具分身都是燃起血色的火焰,以自身為引,要自爆!

“瘋子,莫不是以為自爆可以阻攔大道規則!”

石像不屑的冷哼聲迴盪,葉辰卻是大聲應喝道:“晚輩葉辰,恭送前輩入輪迴!”

轟!

天地開一線,寸寸崩裂......

自成一片的小世界之中,皆被入目的光芒所籠罩,辨不清方向。

耳邊的炸響之聲一浪勝過一浪,葉辰依稀間感覺到,就連不遠處的六道殿堂,都在化為灰燼。

無數星辰堆砌的宮殿,也在天靈道人一道分身自爆下,碾成齏粉,中心廣場之上,滿目荒蕪。

寸寸土地焦黑,散發著難聞的味道,抬眸再看,蒼穹也是一般無二,原先微弱的星輝被徹底一擊潰散,漆黑如墨的蒼穹之間,一道道深淵缺口散發出洪荒的氣息。

“師尊......”

在天靈道人分身最後自爆的刹那間,他回眸望向了雪姬,嘴角微微扯動,笑著道:“雪兒,你一直都是我的驕傲!”

“從前是,以後也是!”

“無論天靈宗如何,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天靈宗!”

少女臉頰的兩行清淚緩緩墜下,落入腳下的無邊深淵之中,此刻天地共一色。

雪姬這一次並冇有放聲大哭,她與葉辰經曆了許多,也成長了不少,眼前的尊師早已經是萬載前便隕落的人,如今機緣再會,能說得三兩句話,便已經是恩賜。

“師尊放心,天靈宗的傳承,不會斷絕,哪怕太上世界不複存在!”

雪姬大聲迴應道。

叮!

天靈道人的身形在最耀目的瞬間解體,散作一團能量迸射而出,每一粒光點,都是將虛空擠穿,其間點點散發柔和力量的光芒,卻是湧入雪姬的心間。

轟!

一陣陣遠古時期的記憶再現雪姬腦海之中,有許多不認識的人,在爭搶著一物。

“不要!”

少女一聲厲喝,便是眼前一黑,栽倒在地,朱淵隻能背上雪姬。

葉辰知曉,一定是天靈道人在隕落前,將這具分身的所掌握的一些秘密傳承了下來,雖然不全,但也足夠對雪姬神魂造成衝擊了。

“朱淵,她不會有事的,我們還是想想,怎麼離開這裡吧!”

葉辰望了一眼朱淵背上的少女,抬眸望向虛空之上,此刻的蒼穹,宛若裂痕斑駁的玻璃,他輕輕一歎,緩緩開口道。

“毀就毀了吧,那裡已經是徒有形的空城,而我也即將離開此地!”

一聲輕歎迴盪在天地間,被碾落的無數塵埃飄蕩而起,重新凝成一具石像,矗立在這昏暗的天地之間。

一切都不複存在,隻有他這一縷神韻,臣服於大道,殘喘在此。

“通明武魂到手,這界都無法困住我!”

很顯然,他為守護傳承而生,在那之後,為了自身不消隕被迫臣服封困在此,朱淵的通明武魂可解此局,才被盯上!

“凝!”

一聲大喝,天地大道在流轉,一絲無形的力量在修補此界,蒼穹也在癒合。

“公子!”

朱淵望向葉辰,卻是見到自家公子抬頭望天,神色凝重。

天靈道人分身的自爆造成一界損毀程度堪稱災難,即便是天地規則,修補也需要時間。

“朱淵,以你的全力,擊穿虛空!記住,一定要用太神教伱的東西!”

葉辰吩咐道。

“就憑他?”

不屑的冷哼聲響起,天地間大勢再起,殺機現!

轟!

朱淵的一拳悍然揮出,一束拳芒徑直沖霄而起,劃破天幕,集中所有力量於一點之上,洞穿了蒼穹,撕開了一道口子,光芒消失在另一界的儘頭......

“嗯?”

遊蕩在弑神地獄不知名空間的一道身影凝望遠方,道:“先前便是餘波的衝擊撕裂界壁,如今......這氣息似乎是朱淵的!”

紫衫的人影一頓,也顧不得周身幾道淌血的傷口,喃喃道:“聰明的小子,找到你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