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清楚了其上的訊息後,李靖的麵色變得更為古怪了。

一旁因為不能衝殺,頗覺有些無所事事的曹仁,看到了李靖古怪的麵色後,湊上了前:

“發生什麼事了?是又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嗎?”

李靖搖了搖頭,輕聲道:

“力蠻的澈王,給我發來了通訊,他們力蠻軍隊,已經開始有些打不過聯軍了。”

聽李靖提起過這件事的曹仁,有些不解道:

“不是說,力蠻不會向李軍機你請求援助嗎?”

李靖又一次搖了搖頭:

“請不請求的,既然來了,就看看怎麼回事。”

而後,在大魏軍隊徐徐推進的過程中,就見李靖手中的通訊玉符,光華連連閃動。

......

“神蠻那邊還是冇有訊息傳過來嗎?”

澈王握著光華連閃的通訊玉符,轉過頭麵色焦急的詢問著。

從最開始的三皇聯軍,到後來的六皇聯軍。

一直到現在兵臨城下,澈王細數之後才發現,這特麼是八皇聯軍齊至啊!

就算力蠻再怎麼天賦異稟,也特麼打不過人家的人海戰術啊!

病急亂投醫的澈王,隻好兩頭一塊抓了。

一邊詢問著李靖究竟該怎麼辦,一邊焦急的詢問著神蠻軍隊什麼時候到。

李靖那邊的回覆倒是快的很,也讓澈王這邊暫時止住了頹勢。

但是這種方法並不長久,而且後續李靖還冇說完。

澈王心急如焚,隻覺得是片刻都等不下去了。

“澈王殿下,訊息就算是傳的再快,前後也還至少需要五天的時間,神蠻的軍隊才能趕赴。

可是,眼下這...這種情況,彆說五天了。

神蠻軍隊能救下皇都,那都是謝天謝地了。”

澈王的親衛還冇應聲,一旁的一個將軍就開始叫苦不迭了。

澈王聞聽此言,心中先是一涼,而後怒氣上湧:

“竟敢在陣前胡言亂語!拖下去,重責二十軍棍!”

一句嗬斥之後,澈王也不管其求饒與否,連忙將心神放在了通訊玉符上。

隨著一條條訊息的發來,澈王的眸子變得越來越亮。

口中更是連連指揮著什麼。

隨著一條條命令的下達,隨著時間的逐步流逝。

澈王驚奇的發現,頹勢竟然已經開始漸漸的扳回,一切都正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此番場景,讓澈王對李靖的每一條訊息,變得越發的期待了起來。

在澈王看來,這每一條訊息,都可能是救命的良藥。

難怪能坐上大魏軍機大臣的位置。

全然忘了之前對於李靖的看法以及想法。

及至夜,兩軍休戰。

澈王卻是完美的執行著李靖的安排。

讓一早就被安排著休息去的士-兵,趁夜出的城關去。

也不用如何,能殺就殺,不能殺就騷擾,以保全自身,騷擾敵方為主。

第一次,退走。

第二次,退走。

第三次,退走。

八皇聯軍之中罵聲一片,一點安生都冇有。

殊不知,在一片謾罵之聲,以及一次又一次的試探之下。

力蠻邊關的城門,已經悄然打開。

第四次,衝,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