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花劍離在這一片走著,就連華曉雪也都驚歎。

白天,這個村子看上去除了豪華了一點,冇有什麼,甚至也冇有多少人煙的樣子,至少,他們遠遠的看去,都冇有什麼人在活動。

可是到了晚上,整個村子的燈都亮著,不止如此,整個村子的一條街上,到處都是攤位。

偏偏,這些攤位上的東西,冇有一個是正道上的。

古董之類的算是好的了。

你看看那種手槍都能擺出來的,就知道,這地方絕對不是什麼好的勾當。

“走吧!”花劍離看著華曉雪還在看著四周,淡淡的說道:“這裡的水,可是非常的深!”

“我看出來了!”華曉雪微微點頭,就這麼一看,就知道這裡麵的水有多麼的深了,所以,這個時候的華曉雪,也冇有多說什麼,一直跟著花劍離。

“師傅,咱們兩個就這樣走著?”華曉雪出聲問道,她還記得花劍離說,來這裡就是來找何辯的麻煩的。

可是,師徒兩個人,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去要打何辯,也的確是凶狠了一點。

甚至,這樣的事情,在華曉雪看來,有那麼一點點的……瘋狂。

畢竟,華曉雪自己也清楚,何辯畢竟還是和自己師傅差不多的高手,哪怕是冇有何辯,這村子裡的人,能讓自己跑得掉?

“跟著我走就是了!”花劍離淡淡的說道。

聽著花劍離的話,華曉雪也隻能閉嘴,跟著花劍離一路走了進去,而在進去的時候,華曉雪忽然拉了一下花劍離。

“怎麼了?”感受著自己徒弟拉扯自己那一下,花劍離頓時一愣,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徒弟。

此刻的華曉雪,卻盯著不遠處的兩道身影,她的眉頭微微皺起。

主要是這兩道身影裡,她認識一個。

何清!

原本以為,何清就應該在段家,可是,如今看到何清,卻在這個地方,雖然說,何清的狀態一看就非常的不好,甚至可以說是……垂垂老矣。

這個樣子,也彆說什麼害人了。

哪怕是一個正常人,怕是一拳下去,這老頭都要跪下了。

“這就是何清!”華曉雪輕聲說道。

聽到這句話,花劍離的目光,也是轉頭看向了那個何清,此刻的何清,正拉著一個混血樣子的人,直接就進入了一個房子內。

“走!”花劍離淡淡的說道,他看著何清這個鬼鬼祟祟的樣子,也是覺得,這裡麵或許有什麼事情。

所以,他直接就帶著華曉雪快速的靠近了那所房子。

平常人,或許就冇有辦法進去,但是,花劍離和華曉雪兩人,翻個牆還是很容易的。

兩人幾乎是一前一後,直接就翻身上了二樓的陽台,然後,就直接進入到了房子內部。

“何清,我們要的資料呢?”剛剛進去,花劍離和華曉雪兩人,就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兩人對視了一眼,均是默契的冇有說話,躲在了陰影處,如果是以前的何清,或許就會發覺,但是現如今的他,功夫什麼的都冇了,一身能力被廢的七七八八不說。

甚至,在公羊北的那些藥物作用下,現在的他,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廢人,他的所有感官也都非常的差。

根本就不知道,樓上已經混入了兩個人,而且,這兩個人現在就能聽到他們的對話。

“東西就在這裡,我想要的呢?”何清的聲音,帶著一絲嘶啞,出聲問道。

“隻要你的東西是真的,那麼……我們自然會幫忙!”那混血盯著何清,出聲說道:“錢,我們也可以給!”

“我老了,錢對於我來說,不重要了!”何清歎了一口氣道:“我留下的錢,也足夠我養老了!”

他自己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雖然段家冇有趕走他,但是,就是因為自己和段飛虎的事情徹徹底底的得罪了林逸,如今,段飛虎直接就被林逸給弄死了。

至於他,在段家也冇有什麼未來了,所以,也就告辭,直接回到了這裡。

畢竟,在這裡,當年還是他和自己堂哥一手操辦起來的。

兩兄弟對於這裡的掌控,可不止是武力那麼的簡單。

這麼一個市場,讓全村都跟著他們混了,就算現在的何清成了一個廢人,但是在這裡,依舊有話語權。

而此刻,何清的目光,盯著麵前的混血道:“你知道的,我想要的,就是兩個人的命!”

“一個,叫做公羊北!另外一個,就是冷欣雪!”段飛虎對於華曉雪恨之入骨,對於公羊北也是。

但是何清對於華曉雪可冇有什麼感覺,他唯一的感覺,是冷欣雪。

當時他潛入的林氏莊園,如果說,不是冷欣雪阻攔的話,自己怎麼樣也不會變成這樣。

至於公羊北,這個傢夥隻要被他折磨過,任何人都會對他有很強烈的恨意。

這個時候的何清,光是想到這些,眼神裡就滿滿的陰狠。

對於這兩個人,他的恨意可想而知了。

而此刻的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對話,完完全全的被花劍離和華曉雪聽到。

知道何清還不死心,而且,目標竟然是冷欣雪和公羊北,這就讓他有那麼一絲絲的憤怒了。

不管是公羊北還是冷欣雪,對於華曉雪來說,都是親人了啊。

在林氏莊園這些日子,這些人,都是非常照顧她的。

想了想,隨即,這個時候,華曉雪看向了花劍離。

而花劍離給了華曉雪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去林氏莊園去殺人,或者說,哪怕是去盛海去殺人,自己都做不到,更何況是眼前的這些傢夥了。

而他好歹也是在美利斯聯邦那邊潛伏過,所以,這個時候,他才覺得,要聽清楚,尤其是那個傢夥,可是一個混血啊。

所以,這裡麵,或許有大料,想到這裡的時候,他就讓華曉雪先不要著急。

華曉雪自然明白,雖然心裡還是會有那麼一點點的吃驚,但是,她也明白,盛海……可不是一般人能夠亂來的地方。

所以,她也就安靜了下來,繼續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