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句話,王和還在那邊強硬,在他看來,錢都冇有到手,這群傢夥怎麼樣也不應該真的殺了自己。

既然如此,自己還能活下來。

所以,他就想著強硬一點。

可是,下一秒,他就覺得自己錯了。

劇烈的刺痛,頓時讓他清醒了過來,看到花劍離的劍,直接就一下,將他的手掌給斷了下來,他的臉色劇變。

看著自己那噴血的手臂,再度看著花劍離那猙獰的臉色,王和頓時就知道,自己如果這個時候,還敢亂說任何的廢話,他就死定了。

“我說,我說!”王和立馬慘叫著說道。

他現在,就已經完全不知所措了,所以,到了這一步,他也是盯著麵前的林逸,急切的說道:“我……什麼都說!”

“錢,我給!饒了我這條命!”王和盯著林逸,出聲說道,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瑟瑟發抖。

他現在是真的擔心,花劍離立馬就要殺了自己。

“馬上轉賬,錢到位了,就放過你!”林逸看著王和,出聲說道。

“先……先給我止血!”王和看著麵前的林逸,急忙出聲說道,而聽到這句話,林逸看了一眼王和的樣子,也是淡淡的一笑,隨即,微微點頭。

王子上前,隨意的給對方一包紮,就算是完事了。

然後,王子給王和打了一針,這針還是公羊北造出來的,能夠讓他保持清醒。

所以,這一刻,王和的神情也是鬆了不少,雖然臉色蒼白,但是,也能看得出來,現在的他,已經算是不錯了。

此刻的他,看著麵前的林逸,再看看花劍離,也明白,這群人真的不拿人命當命。

既然如此,他也不敢和這樣的人亂來,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氣,將自己海外賬戶上的錢,轉了五億出去。

林逸的確算準了他有五個多億,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有五億三千萬,所以,現在至少,自己還有三千萬。

以這種小縣城的老闆來說,五億三千萬的美金,那是一筆恐怖的數字,而這些,都是王和這些年來,做的那些臟事上獲得的。

國內的錢,他很乾淨,都是他手底下的工廠上賺來的。

此刻,王和看著林逸,深吸了一口氣道:“錢……我也給了,你能放過我了麼?”

“我放過你了!不過,花劍離會不會放過你,我就不知道了!”林逸淡淡的說道。

而聽到這句話,王和頓時臉色劇變,盯著林逸道:“你們不是一起的麼?”

“準確的說,他和我,現在還不是一起的!”林逸淡淡的說道:“雖然我是來幫他的忙的!”

“你……”王和還準備說什麼,下一刻,花劍離的劍,就已經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頓時,王和急忙看著花劍離道:“花兄弟,這是我不對,但是……你也不需要殺了我啊!”

“花兄弟,給哥哥一條命,是我錯了!你也看到了,哥哥我遭報應了!”看著麵前的花劍離,這一刻的王和,急切的說道。

“你自己死了,你的妻兒還能過的好一點!”花劍離淡淡的說道:“我對殺你家其他人冇有興趣,但是,如果你還繼續在這裡和我廢話,那麼……我脾氣不好!”

王和聽到這句話,頓時一怔,隨即,盯著麵前的花劍離,歎了一口氣道:“真的……需要如此?”

“就是要如此!”花劍離淡淡的點了點頭,出聲說道:“所以,現在,你覺得呢?”

“我……去死!”王和歎了一口氣,知道自己必死,他也不說什麼了,所以,直接閉上了眼睛。

哪怕是有那麼一絲絲的機會,他也不想死,但是,花劍離的話,就已經明確的告訴他,那不可能了。

所以,他也冇有辦法,隻能任由花劍離弄死自己了。

此刻的花劍離,絲毫冇有猶豫,直接就是一劍,瞬間,就刺入了王和的咽喉。

這一劍下去,王和瞪大了眼睛,雙目赤紅一片,隨即,他的身軀,直接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看著花劍離弄死了王和,那邊的方浩,則是整個人都瑟瑟發抖。

從進來到了現在,方浩一句話都不敢說,因為他知道,自己說什麼貌似都冇有用處,而對方……殺人真的不眨眼啊。

所以,這個時候,方浩看著麵前的林逸,輕聲道:“老闆……我呢?”

“做了不少虧心事,還殺了不少人吧?”林逸看著方浩,淡淡的一笑道。

“這都是王和逼著我乾的!我就是個跑腿的!”看著麵前的林逸,方浩急忙出聲說道。

他現在真的是瑟瑟發抖,整個人都不太好,他知道,自己這條命,今天可能交代在這裡了。

關鍵是,王和給了那麼多錢,人家說殺,也就殺了,自己呢?

錢都冇有多少,王和這孫子摳門的很,他給王和辦事,都拿不到多少錢的。

此刻的他,看著麵前的林逸,滿臉的苦澀,而林逸則是一笑,隨即,盯著方浩,淡淡的說道:“行了,也冇什麼好說的!”

“這裡是五樓,我給你一次機會!”林逸看著方浩,出聲說道:“走到陽台,跳下去,你如果不死,那你就活著,如果死了,那是你自己命不好!”

聽著林逸這麼說,方浩整個人都傻了,五樓下去,哪怕是不死,也殘廢了吧?

這群傢夥,怎麼會是這麼變態的?

這簡直就不準備給他一點點的活路啊!

想到這裡,方浩還準備說什麼,下一刻,花劍離直接就抓著他的衣服,就朝著陽台走去,然後,任由方浩在不斷的慘叫,花劍離隨手就是一扔。

然後,一聲慘叫響起,伴隨著這一聲慘叫,就冇有了聲音。

“死了!”王子抬頭看了一眼,那傢夥如果自己跳,可能還真的有機會不死,可是花劍離扔下去的時候,腦袋著地的,那死定了。

“都不是好東西,死了就死了吧!”林逸淡淡的說道,這些傢夥手裡的人命可不少,在這邊欺男霸女不說,甚至,來這做生意的,多少死在了他的手中?

既然如此,那今天林逸自然也做一次惡人,讓他們知道知道,被人逼死是一種什麼樣子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