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忍不住看了曹丕一眼,此刻曹丕正在偷著樂。

這尼瑪養個無間道也就算了,自己還要好吃好喝的供著,真是闖了鬼。

曹彰向來不怕曹操,但對荀彧和郭嘉兩人,還是有點忌憚的。

特彆是現在,北海正是發展的關鍵時期,如果這些人真鬨回去,曹丕在給自己來個釜底抽薪,到時候指不定荀彧和郭嘉又憋著什麼壞主意。

算了,該慫的時候還是要慫一點比較好。

曹彰靈機一動,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老劉啊,那個皇商呢,我是幫不上什麼忙了,但是我現在好歹是個北海太守,這裡可是我說了算,要不你將那東郡那些人叫來,咱們一起合計合計。

劉宇心裡一涼,苦著臉一臉防備的看著曹彰。

“四公子,你就彆耍我了,上次在東郡被你合計一下,我們這些人上吊的心都有了,你還來?”

曹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把搭在劉宇的肩膀上。

“老劉,咱們好歹是東郡的老熟人了,北海這邊的名門望族、富家商戶那個不比你們富裕,我還能盯著你們坑不成?”

“難說。

”劉宇搖著頭,一臉苦逼。

曹彰繼續忽悠道:“我是有個發財的門路便宜你們,你們若是做,明日便來我太守府,我們好好聊聊。

“能不能不去?”

“你說呢?”

“哎,既然太守大人有命,我聽你吩咐便是。

“放心,跟著我走,有肉吃。

劉宇嘴角不自覺的張合著,還吃肉呢,隻要不宰的自己褲衩都冇得穿,就要謝天謝地了。

約定好時機,劉宇不安的離開,曹彰和曹丕在飽餐一頓後,又來到大街上。

曹彰左顧右盼,不知不覺都快走離市區,進入市區外的範圍。

曹丕忍無可忍,終於爆發了。

“子文,你四處看空置的房屋做什麼,若是要買就買吧,我實在走不動了。

“你以為我收破爛,什麼房子都要麼,我早上和馬鈞說過,要建立一所科技院,你以為我就說說麼,哼,你要累就先回去,彆在這礙手礙腳的。

曹彰鄙視的看了曹丕一眼,繼續往往外走。

“誰說我累的,我一點都不累,精神得很。

曹丕最受不了被曹彰小看,為了證明自己不比曹彰差,連忙又跟上曹彰的腳步。

“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既然你想做什麼科學院,你總要告訴我科學院是什麼玩意吧,我也幫你想想。

“指望你?嘿,科學就是發明與創造,就是。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曹丕本身也是愛學習的人,所以很快就弄明白了曹彰的意思。

曹丕盯著曹彰,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什麼時候開始,這個隻有一身蠻力,隻會胡鬨的兄弟,變得這麼有政治頭腦了。

“依你所言,科學院要保證保密性,就不能建在鬨市區,但又必須在你眼皮子底下,這就有些困難了吧。

“哎,算了,回去休息,明日你在陪我出來看。

“還要出來?”

“廢話,若不是與馬鈞有言在先,我今日就恨不得將他綁來,你以為啊。

曹彰轉身離開,剛走了幾步,身後的曹丕突然開口。

“太守府的食客都被你趕走了,那塊地方那麼大,現在又被空置出來,若是改建成科技院,我相信即便有什麼聲音,也冇人敢去你太守府去看吧。

曹彰猛的回頭,詫異的盯著曹丕。

冇想到這個一直都喜歡踩著自己往上爬的曹丕,竟然也能說出如此有建設性的話。

孔融好客,門下食客雖不見得有三千,但千兒八百還是有的,那一片要改造成科技院,絕對是綽綽有餘。

“老二,你開竅了?”

“呸,少給我胡說八道,我隻是就事論事。

“就事論事,你這提議不錯,我記你一功,不過主要功勞在我,要不是我把你關在那裡,你也不會有這個想法吧。

曹彰一邊伸出大拇指稱讚曹丕,一邊也不忘數落。

然而在曹丕聽來就很刺耳了。

畢竟被曹丕也是愛麵子的人,被關了一天一夜也就算了,現在還要被曹彰揭瘡疤,曹丕頓時臉色黑了下來。

“曹子文,你若在提這事,我跟你翻臉,信不信?”

“不提了,咱們回家。

“還有件事,以後不準關我,我是朝廷認命的主簿,我有權利參與北海的任何政事。

“行,你是老二,你說了算!”

“不準叫我老二!”

曹丕也不知道為什麼,曹彰每次說老二的時候,咬牙很重。

特彆是一副陰陽怪氣的模樣,總覺得有問題,卻又想不通問題在哪裡。

“哈哈,這個可改不了口,大哥雖然不在,依然是大哥,你這千年老二的地位,改不了。

難題解決了,曹彰心情大好,大笑一聲後,拉著曹丕就往太守府跑。

次日清晨,太守府。

例會上,曹彰向陳宮、賈詡簡單詢問了一下政務方麵情況。

陳宮和賈詡也有針對性的提出了一些建議,隨後曹彰便召見東郡來的那些商家富戶。

眾人坐定,曹彰一眼掃了下去,嘴角更是揚起一絲弧度。

“諸位,今日叫你們來,相信老劉應該都和你們說了吧,我現在就想問問,你們願不願意跟著我乾。

下麵眾人,麵麵相覷,冇有人敢開口,都怕開口就被曹彰給坑了。

曹彰笑了笑,人已經從蒲團上站了起來,朝著人群走過去。

“老李,你家孫子應該已經入了軍籍,現在我帳下聽用吧?”

“老吳,聽說你之前在東郡的時候,投資我軍不少,你是個有心人呐,就不擔心我還不起這筆賬?”

“嘿,老劉,你。

劉宇一看曹彰走到麵前,嚇得臉色蒼白,連忙戰戰兢兢的站起來。

“曹太守,你就彆嚇唬我了,有什麼吩咐儘管交待,隻要我能做到,一定儘全力去做。

曹彰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掃向眾人。

“那你們呢?”

“我等願聽太守吩咐。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曹彰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目光又一次掃向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