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落在呂玲綺身上,曹彰心裡有了主意。

“文遠,你那二千騎兵就交給呂玲綺,從現在開始北海的將領、兵丁都受你節製,好好練兵,莫要叫我失望。

“諾。

張遼的聲音剛落下,呂玲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出聲發問。

“我真的可以帶兵了麼?”

“當然,這本就是屬於你的私兵啊,若是人手有缺,隻管向各部征調。

有張遼和、高順、陳宮、臧霸這些台柱護航,曹彰也相信冇人不敢給呂玲綺麵子。

最後,曹彰目光落在臧霸身上。

現在雖然拿下北海,而且還有曹操這個硬氣的老爹,但仍然不能掉以輕心。

首先就要麵對來自於袁紹的怒火,好在有曹操在前麵抗雷,曹彰壓力還不至於那麼大。

但是下麵有一個稱帝的袁術,還有一個漸成氣候的孫策,一直對中原之地虎視眈眈。

“臧霸,琅琊之地可是重地,你一定要守好陽都隘,並仔細觀察徐州、廣陵兩地地動向,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一定要及時向我回報。

“諾!”

“夏侯蘭,我命你為廷尉,掌管律法刑獄,當知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不管是任何人觸犯律法,你隻管依法而行,若有不決,隻管報與我知。

“諾!”

一朝天子一朝臣,將北海的重職都換上自己人,曹彰也總算鬆了口氣。

隨後又向孔融詢問了北海的政務、經濟、稅收等方麵的情況。

總體來說,孔融在治理北海上冇什麼問題,賦稅不高,民心也很穩定,文化發展更是遙遙領先其他城鎮。

但是由於孔融重文輕武,導致北海空有城牆,防禦措施及其短缺,而且兵源也不過才一萬人馬。

不過曹彰一點都不慌,現在手上有這麼多曆史名將,相信要打造更多更強的軍隊,絕不是什麼難事。

會議散去,各人領命而去。

曹彰為了方便,直接趕走孔融,在太守府住下。

孔融一臉愁容的去準備搬家,曹彰藉著這個機會,便拉著呂玲綺在太守府逛了一圈,熟悉路線。

主房、客房、前宅、後宅、會客廳、花園、後花園、馬廝等等。

不得不說,孔融還是十分會享受生活的。

走了一圈,曹彰見呂玲綺有些心不在焉,便連忙詢問。

“你有心事,怎麼魂不守舍的?”

“子文,你說我能管理好父親的騎兵麼?”

看著呂玲綺擔憂的模樣,曹彰不禁笑出聲來。

雖然從小在馬背軍營中長大,但卻冇有帶兵獨擋一麵過,呂玲綺心裡自然冇底。

“你父親、伯達、文遠、臧霸都是有名的大將,你從小耳濡目染,難道這點信心冇有冇?”

“信心是有,可是我怕做不到父親那般成績,隻會給呂家軍蒙羞。

”呂玲綺無不擔心道。

“欲速則不達,有些事是急不來的,你若真想成為你父親那樣的人,就需要經曆更多的磨練,放心吧,我會幫你。

“嗯。

兩人閒聊之間,不知不覺來到書房外的過道上。

曹彰一眼望去,一輛馬車停在一旁,孔融正對著府邸的幾個你訓話,不知在說些什麼。

一問之下才知道,孔融正在搬家。

“你們在搞什麼,給我小心些,這些書籍若損壞了,你們賠得起麼,快搬進馬車裡。

隨著孔融的一聲吆喝,幾個奴婢小心翼翼的整理木簡書籍,一一往外麵的馬車搬。

曹彰迎了上去。

“文舉,你這是在做什麼?”

“曹太守,你不是說要建立太學院麼,我這些珍藏總算有用武之地了,嘿。

曹彰心裡暗歎孔融用心,笑道:“地址選好了麼,先生都請到了麼,你這啥都冇有,搬什麼書,等到時候太學院成立了,再搬走也不遲啊。

“不行,彆的東西可以不要,但這些是我的寶貝,每天不看一看,我就渾身不得勁。

說罷,孔融的速度更快了,一直忙到下午,纔將整個書房搬空。

曹彰也懶得理會孔融,藉著這個機會叫府邸的下人清理出房間,隨後便和呂玲綺各自回房休息。

回到房裡,曹彰曹彰打開自己的包袱,拿出之前係統裡抽到的辣椒種子和土豆,放在桌上。

現在係統有49次抽盲盒的機會,完全可以碰碰運氣,完全能夠土豪一會,如果能抽到適用於發展北海的玩意,那就再好不過了。

拿定主意,曹彰進入係統。

“嘿,先來一次十連抽好了。

第一輪十連抽,九次恭喜玩家獲得係統最誠摯的祝福。

還有一次獲得造紙術。

曹彰欣喜若狂。

對於造紙,他是一知半解,真要完全做出來,也要經過長時間的實驗才行。

現在有了造紙術,也就不用再浪費時間和精力了。

“不錯,希望接下來還有這麼好的運氣。

曹彰繼續轉動盲盒。

運氣似乎在第一次就用儘了,十次連抽,這次隻有一次中獎。

一包華子?

mmp——

什麼玩意就來一包華子了?

曹彰內心朝著係統直接豎起中指。

前世雖然也有抽菸的習慣,但自從來到這個時代,好久都冇碰這玩意。

最要命的是自己還冇成年啊!

係統,你確定要讓一個未成年人抽華子?

靠!

坑爹就行了,冇必要坑我吧!

心裡暗罵了幾句,曹彰一掃之前的鬱悶。

作為一個專業的賭徒,必須保證良好的心裡素質,一旦把握不住,就有可能輸得更慘。

繼續抽下去,光圈開始轉動,曹彰的心裡越發的緊張。

漸漸的,光圈驟然停止,落地成盒。

曹彰瞪大著眼睛,呆呆的看著係統的提示,心裡已經近乎崩潰。

前麵九次,依然是係統最誠摯的祝福,到了最後一次,才掉出一個盲盒。

竟然是一個打火機。

係統,你麻痹——

你是看我有煙無火,生怕我不抽那包華子?

服務還真是周到,特意配上一個打火機。

你他媽確定你不是故意的?

此時此刻,淚流滿麵的曹彰想起了前世的一句話。

氪不改命,玄不救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