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輸了就是輸了,臧霸雖然不服,卻還是選擇了完全臣服曹彰。

“我臧宣高願意歸順朝廷,為公子效力。

從方纔的試探來看,曹彰各方麵都超出臧霸的預料。

這樣的人不管從那一方麵來看,都不比前任主公呂布差。

“好,有宣高助我,我必如虎添翼。

曹彰不動聲色的扶起臧霸,這才走到孔融麵前。

此刻孔融有些驚魂未定,特彆是曹彰收服臧霸的過程,讓孔融和其麾下將領們,都產生了一絲化學作用。

孔融收起傲慢的心,態度更是有了180度的轉變,引著曹彰一行人來到太守府。

一番寒暄,曹彰這邊的將領也都安頓好人馬,來到太守府。

坐定首座,望向殿中將領,曹彰內心百感交集。

終於,有了自己的地盤。

“文舉啊,如今我剛接手北海,很多事情都毫無頭緒,要不你就不要去許昌了,留下來幫我吧,怎麼樣?”

“這可是朝廷詔令,曹小將軍你如何做的了主?”

“朝廷那邊,我自會寫奏摺上報,這個你不用操心,我就想知道你願不願意留下來輔助我。

“在無朝廷命令之前,我還是先去許昌吧,請曹小將軍見諒了。

留下來給曹彰打工,孔融不樂意。

然而,作為現代人的曹彰自然知道,孔融這是犯了文人傲骨的毛病。

對付這種人,就要用文化一點的方法。

曹彰故作可惜,歎息道:“哎,我還說要建立一所太學院,收天下學子,讓你做院長,既然你不樂意,那我隻能再找彆人了。

“曹小將軍,你聽錯了,我是說我願意留下來。

”孔融聽到太學院三個字,眼裡頓時冒著精光。

曾幾何時,孔融又何嘗不想這麼做。

但是建立太學院,必須要有朝廷的文書,得到批準後才能建立,這和普通學堂、私塾完全是兩個概念。

大部分資源,都被掌握在貴族手裡,普通人想要讀書就如同天方夜譚。

孔融雖然在北海致力於新建學堂、私塾,但卻資源有限。

整個北海,也就幾個規模較大的縣城才建立起來。

其中困難程度,可見一斑。

現在曹彰突然說要建立太學院,收天下學子,那麼一旦自己能做院長,就等於是天下學子的老師。

如此一來,自己就能成為像先祖孔子一樣的至聖先師。

以前遙不可及的夢想,現在唾手可得,隻有傻子纔會放棄。

曹彰看在眼裡,喜在心裡。

小樣,我一個現代人,還拿捏不了你?

“既然如此,你選好地址,招募老師,準備好了再來向我彙報,至於朝廷和錢財方麵,我自會去打點。

“主公一心為民,我孔融代表天下學子感謝主公。

”這一拜,孔融放棄了所謂的文人傲骨。

曹彰笑著點了點頭,目視孔融身後的官員。

“北海的諸位大人,你們願意留下來跟我乾的,能乾出成績的,我曹彰不會吝嗇;若是有人要走的,大門就在你們身後,假若有人三心二意,那現在還是離開的好,一旦我把話說出來,誰再說個走字,彆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話音剛落,北海的官員開始竊竊私語,在商量好後,大多數人都跪拜在了地上,表示願意臣服曹彰。

除了王修和孫邵兩人,既冇有表示臣服,也冇有表示要離開。

曹彰一眼望去,王修是認識的,可另一個卻不熟:“這位是?”

孔融連忙介紹一番:“他是我帳下得力助手,孫邵。

曹彰心中一喜。

賈詡當時也曾介紹過他,是個人才。

是人才就絕對不能放過。

想到這裡,曹彰笑著望向王修、孫邵兩人。

“你二位還有什麼要說的麼?”

王修道:“曹小將軍是不是想的太簡單了,建立太學必須在天子腳下,所有學子都是天子門生,若是建立在北海,隻怕袁術之禍不遠矣。

孫邵也跟著附和:“冇錯,此事不亞於袁術稱帝,還請小將軍三思而後行的好。

方纔曹彰說的太過籠統,孔融也是一時心切,冇有注意這個問題,現在被王修、孫邵提出來,才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不由得怔怔的看著曹彰。

夢想難道要破滅了麼?

孔融有些不甘心。

然而,曹彰自信的笑容,打消了所有人的疑慮。

“是我冇說清楚,太學院的確必須在許昌,可是若天子下詔,在各地成立分院呢,北海有文舉坐鎮,當作一個試點進行,這也無可厚非吧。

“主公大才,臣願為主公效力。

”王修、孫邵兩人跪拜在地,異口同聲的鏢師臣服。

其實,曹彰也是進出一身冷汗,作為後世的人,哪裡會想過這些麻煩,就連剛纔的話,也是靈機一動想到的。

冇想到這隨口一句話,就得到兩人的臣服了。

不過最讓曹彰高興的,就是係統了。

這些本屬於曹操帳下的官員,在一個個表示臣服以後,自己26點的坑爹值,如今一下暴漲到49點。

在場的官員全部臣服。

很好,回去又能當一回土豪了。

“劉延。

“屬下在。

“你那5000新兵蛋子也該練練手了,你與甄儼一起,帶他們去固守泰山隘,換陳宮他們回來。

“諾!”

拿下了北海,就必須換回陳宮,因為在處理內政上,冇有人比陳宮更合適。

在陳宮冇有回來之前,能夠替代陳宮的也隻有賈詡而已。

至於王修和孫邵,曹彰還摸不清底細,不敢讓王修、孫邵接手太重要的事情。

“王修、孫邵,你二人帶同北海一眾文官,先助賈詡接手北海政務,一切事宜由陳宮、賈詡全權負責。

“諾!”

“賈詡,公台冇有回來之前,辛苦你了。

“諾!”

處理了文官政務,還有一群武官在那望眼欲穿。

曹彰的目光不由得轉移到高順,張遼、張繡幾個人的身上。

張繡本身就有一萬大軍,而高順手上則有五千陷陣營,張遼則是帶著呂布殘餘的二千騎兵。

現在占了北海,孔融軍營也有一萬大軍,但是要交給誰比較好呢?

曹彰不禁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