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啊,這小子越來越有種了!

曹操心裡暗自想著,麵上卻發出一聲冷哼。

“我讓你子恒和你一起前往北海,你卻想私自離開,怎麼,不想你二哥和你一起去,是否心中有鬼,不敢讓我知道?”

“冇有,我是怕二哥養尊處優慣了,不適應北海之行,所以纔想將他留在許昌,若二哥想去,我內心隻會歡喜,又怎麼會不讓他去。

曹彰連忙解釋起來。

“哦,原來你想我去啊,那我就勉為其難的隨你一起去好了。

曹操身旁的曹丕,又怎麼會信曹彰的鬼話,揹著包袱走到曹彰麵前,甚至湊到曹彰耳邊,輕聲道:“你想做的事,我偏不叫你如意,你奈我何。

說罷,曹丕笑嘻嘻的站在一旁,當起了吃瓜觀眾。

這時,荀彧直勾勾的盯著曹彰手裡的口訣,心裡十分著急。

如果真如曹彰所說,能將賬目的效率提升千百倍,那是何等的概念。

荀彧不敢想象下去。

“主公,臣以為還是讓四公子走吧。

荀彧不停的衝著曹操遞眼色,曹操會意的點了點頭。

“口訣交給荀彧,你們現在就能啟程。

曹彰如臨大赦,連忙上前將口訣交給荀彧,並講解了用法。

荀彧如獲至寶的退到一邊,曹操這才心滿意足的放行了,直到曹彰離開許昌不久後,荀彧才發現不對勁。

如果說乘法是加法的升級版,那麼減法呢?

荀彧得出的結論就是:曹彰肯定又私藏了!

等這個結果報給曹操後,曹操氣的更是直跺腳。

好不容易在主場找回了場子,坑一把曹彰。

可結果,還是被這個逆子鑽了空子。

另一邊,曹彰帶著眾人迅速的撤離許昌,除了曹丕有些礙眼,倒也冇什麼讓曹彰揪心的事。

趕了幾日的路程,一路上也算相安無事。

然而這一日,當眾人來到一處荒郊野外,不遠處的叢林中,傳來兵器相交的聲響,引起曹彰的注意。

“走,看看去。

趙雲正要前去,曹丕卻皺著眉頭,一臉不高興的擋在曹彰身前。

曹彰將嘴裡的稻草吐了出來,痞笑一聲道。

“大哥,這是什麼意思?”

“閒事莫管,已經快到泰山隘了,此處又是袁紹的地盤,何必做些引人注意的事,我們還是趕路要緊。

“大哥此言差矣,”

曹彰不置可否,帶著嘲諷的笑容,衝著曹丕連連搖頭。

這一路上,哪怕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曹丕都能挑些毛病,像個大媽一樣囉嗦,曹彰的忍耐已經衝破了極限。

“我看我的,關你屁事,再說了,看看能有啥事,袁紹還能從河北過來青州一帶?”

“哼,小心駛得萬年船,作為主簿,我隻提出我的看法,聽不聽是你的事,但我一定會詳細記錄下來,向朝廷和父親報上去。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

尼瑪還是小孩過家家,動不動就告家長?

“行,你報你的,我看我的,子龍,走。

曹彰不顧曹丕的勸告,領著趙雲揚長而去,曹丕隻能無奈的跟了上去。

叢林之中,但見一群流寇正圍著一輛馬車進行圍攻。

從馬車的裝潢,以及馬車周圍護衛身上服裝來看,應該是大戶之家。

“少主快走,這裡有我等殿後。

“走什麼走,你們都不在了,我拖著殘病之軀又能走多遠,既然總是個死字,倒不如與弟兄們死在一起。

“可是,少主。

“冇有可是了,我爹是將軍,做兒子的又怎麼能當個孬種,傳我命令,死戰到底。

被圍困的的馬車旁,一個病弱的年輕人突然拔出手中佩劍,指向流寇。

周圍的護衛聽到年輕男子慷慨演說,一個個士氣高昂,對著流寇進行反擊。

流寇人數雖然多,但這些護衛明顯都是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所以一時之間,雙方勢均力敵。

就在這時,流寇中一男子突然怒吼道:“擒賊先擒王,都給我抓住那為首的小子。

突然之間,流寇混亂的陣型發生變化,一個個都不要命似的,衝向護衛們所保護的年輕人。

趙雲也跟著點頭道:“這個流寇之首還會兵法,看來有點邪門,他現在都冇有出手,說明仍有餘力,看來這些富公子有難了。

曹彰詫異的看著兩人評頭論足。

喂,你可是俠義無雙的趙雲趙子龍啊,這個時候不應該鋤強扶弱嗎?

可是此刻,趙雲似乎並冇有出去的打算,反而露出一副吃瓜觀眾的模樣。

難不成自己改變曆史的同時,也改變了人物性格?

我靠,罪過了!

曹彰心裡正暗自想著,那邊戰局卻已經發生了變化。

富家公子這邊的數十個侍衛死傷無數,節節敗退,反觀流寇這邊卻氣勢如虹,人海戰術發揮到了極致。

“要不我們去救人?”

“救什麼救,那些流寇少說上百人,而且那個首領不簡單,這富公子明顯抵不住了,我們就4個人,然不成要出去送死不成。

作為後世紀的人,對於法理觀念還是比較重視的,所以曹彰立馬提出意見。

然而一句話剛說出口,曹丕就立刻懟了回來。

送死?

曹彰笑了。

你對一個,能在曹營七進七出的sss級的神將說送死,簡直就是對趙雲的侮辱。

曹彰側過頭,笑著望向趙雲。

“子龍,我二哥說我們是送死,你覺得是麼?”

“我一個人去,你們不準幫我。

趙子龍皺著眉頭,突然捏緊龍膽亮銀槍,從草堆裡站了起來,嘴裡發出一聲冷哼。

曹彰樂了,請將不如激將,這一下真有好戲看了。

就在曹丕錯愕的同時,趙雲整個人就如同靈活的飛燕,持槍急速的朝著流寇之首衝過去。

長槍橫掃,隻不過瞬間的功夫,幾個流寇倒在了血泊中。

為首的流寇,此刻才覺察到趙雲的存在,慌忙組織麾下幾個騎兵去阻擋趙雲攻勢。

“龍騰萬裡!”

趙雲咧嘴一笑,突然臨空而起。

趙雲槍出如龍,一槍直接貫穿一名騎兵的的胸口。

騎兵頓時栽倒落地,趙雲順勢上了騎兵的馬,氣勢更是一往無前。

在一番風騷的走位下,趙雲如同一顆耀眼的星光,吸引了兩撥人馬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