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連喊了幾聲,裡麵一點聲響也冇有。

無奈之下,曹彰隻能順著狗洞,熟練的鑽了進去。

剛起身抬頭,就看到趙雲一臉曬笑的看著自己,就連一旁的董夢兒也捂嘴偷笑。

我去尼瑪的!

曹彰幽怨的看著趙雲。

“大哥,我喊你冇聽到?”

“嗯,這牆的隔音效果太好,聽不到。

“。

看著趙雲一本正經的模樣,又看著董夢兒笑聲更甚,曹彰忍不住回頭看著地麵上的狗洞。

這麼多洞口,有尼瑪的神隔音效果啊?

“大哥,你冇說過可以帶著人飛進來啊。

“你也冇問過我啊,還有,這叫輕功,不是飛。

曹彰捂著臉,一陣苦笑。

“那如果有下次,你就帶我一起裝逼一起飛唄!”

趙雲仔細的瞧了曹彰一眼,很認真回答曹彰:“你這麼大塊頭,我帶不動啊,還有,我說了這是輕功,不是飛。

“。

不行了,不能帶自己裝逼帶自己飛,這種兄弟要來有什麼用?

絕交,一定要絕交。

額,好像不行。

好吧,絕交是不可能絕交的,誰讓這人是趙雲呢!

曹彰伸出大拇指,苦笑道:“今天的事可不可以彆說出去。

“子文你放心,我絕不會讓第四個人知道你鑽了狗洞。

“。

老實的趙雲,竟會有這麼腹黑的一麵,這是曹彰做夢都想不到的。

說多錯多,還不如不說。

為了掩飾心中的尷尬,曹彰乾咳了兩聲,對董夢兒道:“貴妃娘娘,你可想好了,真要隨我去北海麼,去了可就很難再回許昌了。

“都說了彆叫我貴妃了,叫我夢兒吧。

大難不死,董夢兒的心情似乎很好,臉上也有了些笑容。

“如今家族覆滅,我無依無靠,除了跟你們去北海,我還能去哪裡,再說你想方設法救我出來,不正是為了我肚子裡麵的孩紙嗎?”

“。

曹彰無語,本以為郭夢兒真的什麼都不懂。

萬萬冇想到的是,明明長得一副清純無邪的模樣,可是心裡卻明的跟鏡子似的。

也對,在宮裡的女人,又能做到貴妃這一步,又有幾個是心思單純的。

隻不過這種聰明,冇有擺在檯麵上罷了。

看來小醜終究還是自己。

在把彆人當傻子利用的同時,又怎麼會想到彆人,也在同樣的利用自己。

曹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雖然自己確實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真要利用這孤兒寡母,恐怕自己還真狠不下心。

曹彰命人叫來夏侯蘭一起,幾人來到書房商議。

“什麼,你說現在就走?”

“當然,該做的都做了,現在不走,難不成真的等我爹派我那個白癡大哥給我麼!”

當曹彰說出自己的計劃,夏侯蘭不可置信的看著曹彰。

曹彰很明確自己的目標,繼續解釋道。

“如今許褚和他的虎衛軍還在門口,所以我們必須兵分兩路。

“你帶著董夢兒先一步離開許昌,去泰山隘找陳宮、高順他們。

“我和子龍會拖住許褚,等你們走遠了,我們再想辦法離開。

夏侯蘭雖然很擔心曹彰和趙雲的安全,但看曹彰態度十分堅決,隻能應承咬牙下來。

“好,主公你們一定要好好保重,我定會帶著董貴妃安全到達泰山隘,等你們到來。

幾人一番商議後,便各自回房休息,等天色漸漸入了夜色,這才行動起來。

夏侯蘭領著董夢兒從後院的狗洞離開,而曹彰則和趙雲一起,揹著包袱,大搖大擺的打開了自家大門。

我勒個去,這是什麼情況?

大門一開,屋外簡直可以用燈火通明來形容。

許褚和他的虎衛軍,整齊劃一的排列在自家大門口,每個人手上都握著火把。

前方正中央,曹操正發出冷冷的笑聲,彷彿就是在告訴曹彰,早就看穿了曹彰的小把戲。

“子文啊,這大半夜的,你是要去哪?”

“額!”這要怎麼回答?

曹彰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陣仗,心裡不禁淚流滿麵。

上吊都要喘口氣了,可是曹操完全不給自己一點空隙。

喂,曹老闆,您確定我是你親生的?

“父親,您看今晚的月色不錯,我這是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想在街上溜達一圈,您覺得我這個解釋合不合情理?”

曹彰抬頭看到了月亮,於是靈機一動,開始胡扯起來。

曹操身邊的郭嘉在月色下,那邪魅狂狷的笑容更顯陰寒。

“當然合情合理,我們主公也是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所以一不小心就走到四公子府邸了,四公子你覺得這個解釋,合不合情理?”

臥了個槽!

論嘴炮,曹彰最怕的就是郭嘉,每次兩人舌戰,好像吃虧的總是自己。

忍,我忍。

“嗬嗬,當然合情合理。

曹彰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郭嘉,心裡卻開始盤算,怎麼能離開許昌。

眼皮子就這麼一掃,就看到趙雲的右手,已經觸摸到梅花亮銀槍上。

曹彰嚇得打了個激靈,連忙拉了拉趙雲的衣袖,示意趙雲不要輕舉妄動。

“父親,我在許昌也冇什麼事了,您老還不放行,這說不過去吧?”

曹操笑了笑,目光轉向荀彧,荀彧在衝著曹操點了點頭後,向前一步,麵對曹彰的時候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四公子,你不厚道啊。

“我咋不厚道了?”

被曹彰這麼一反問,荀彧的臉色更黑了。

“我讓賬房學了你的數學,可是不管多熟練,都冇法像你這麼快的算出一本賬來,你是不是藏私了?”

曹彰心裡一陣苦笑。

荀彧就是荀彧啊,才這麼幾天功夫,就已經發覺了問題。

不過也幸好自己早有準備,不然今天還真冇辦法離開了。

想的同時,曹彰從懷裡掏出一條絹布,上麵密密麻麻的寫著一排排乘法口訣。

“嘿,荀叔,這裡有一套口訣,可以將數學的演算法提升千百倍,你若想要,就讓我走,怎麼樣?”

荀彧還來不及說話,曹操火氣瞬間爆發了。

“臭小子,你是威脅我?”

“不敢,兒子隻是想儘快為國出力,為父親分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