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笑嗬嗬的,將皇宮的事情說了出來。

“荀彧,奉孝,你們有什麼看法。

“這樣最好了,既儲存了皇室的尊嚴,也給了丞相麵子下台。

荀彧在思考一陣後,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曹操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嗯,這個逆子出手如此迅速,真讓我始料未及。

一旁隻顧著喝酒,一直不做聲的郭嘉,突然放下酒葫蘆,笑著望向曹操和荀彧。

“主公可知奇貨可居的典故?”

“當然知道。

曹操微微一愣,心裡有些納悶起來。

在七國爭霸的時候,呂不韋看中嬴異人奇貨可居,不但疏通金銀,還將自己的老婆都送給嬴異人這個落難皇族,最後憑藉奇貨可居當上秦國宰相。

問題是這個奇貨可居的故事,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郭嘉可是從來都不說廢話的,現在突然提起這四個字,肯定是有什麼問題。

敏銳的曹操,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奉孝,有什麼你就直說,這裡麵到底有什麼問題?”

“哈哈哈哈。

郭嘉縱聲狂笑一陣,緩緩開口道:“主公莫不是忘了,郭貴妃身懷六甲。

“。

曹操從來都不傻,隻不過被曹彰一時矇蔽了大腦。

現在經過郭嘉的提醒,曹操瞬間醒悟過來。

這尼瑪,又被自己兒子坑了。

說什麼喜歡董夢兒,誰他媽願意頭上長滿綠草,幫彆人去養兒子?

董夢兒肚子裡,那可是漢獻帝劉協的兒子。

隻要天下還姓劉,隻要漢獻帝在冇有其他子嗣,隻要郭夢兒肚子裡的不是女兒。

那麼她肚子裡的孩童,極有可能是未來的太子,甚至皇位的繼承人。

“這個逆子,連自己的老子都騙,他真該死,我非要去揍他一頓不可。

說罷,曹操怒氣沖沖的捏著拳頭,正要往外走。

郭嘉笑著上前,攔住了曹操的去路。

“奉孝,你這是為何?”

“主公,是男是女在兩可之間,即便是男孩,你有把握保全孩子的性命,能不被其他人知曉,不被其他人暗算麼?”

“你的意思是?”曹操疑惑的望向郭嘉。

“就讓四公子帶她走,反正你已經叫二公子跟他去北海了,隻要有二公子在,北海也好,董貴妃也罷,都逃不出主公你的手掌心。

”郭嘉露出信心十足的笑容。

曹操摸了一把鬍子,大聲笑起來。

“哈,奉孝此言甚善,甚善,哈哈哈。

另一邊,曹彰擔心趙雲,所以一離開皇宮,就馬不停蹄的回自己的府邸。

快到家門口時,身後突然有人用手拍在曹彰肩膀上。

曹彰嚇的一個激靈,連忙回頭,一個字還冇來得及喊,就被趙雲堵住嘴巴,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噓!”

曹彰心領神會,跟著趙雲來到僻靜狹小的巷子裡。

“趙大哥,人嚇人嚇死人,拍我之前好歹打個招呼行不行?”

“你以為我想,我這不是也冇辦法麼?”

看著趙雲苦著臉,曹彰這時才發現他身後,穿著宮女服飾的郭貴妃。

曹彰大驚失色,欲哭無淚的看著兩人。

“你們怎麼還冇回去,這可是許昌啊,在大街上晃悠被人認出來咋辦。

“嘿,你看看家門口,全是許褚的虎衛軍,你讓我怎麼帶人進去。

曹彰恍然大悟,尼瑪早上許褚就帶著人跟著自己,要不是方纔在皇宮被曹操叫過去,指不定現在就跟著自己回來了。

“不行,決不能讓許褚看到董貴妃,我們必須在許褚過來前進去。

“你有辦法?”

“嗯!”

曹彰點著頭,舔著b臉發出一連串的痞笑聲。

“我家就不一樣了,你們跟我來!”

趙雲和董貴妃一起,跟著曹彰專撿小路走,在沿著曹彰的府邸周圍繞了幾圈後,來到雜草重生的後牆處。

趙雲盯著曹彰一陣嗮笑:“我怎麼瞧著這麼眼熟。

能不眼熟麼,在冀州甄家就爬過一次狗洞。

曹彰衝著趙雲直翻白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眼熟歸眼熟,我家可比甄家好大氣,你們看。

說的同時,曹彰上前清除牆角邊的雜草。

一處,二處,三處。

曆史上,曹彰30多歲就死了,死的離奇,史書也冇有正麵明說,曹彰是真的怕。

為了避免這可悲的結局,穿越後的曹彰,在家裡四周佈置了各種,能迅速逃離許昌的措施。

狗洞不過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罷了。

曹彰一連開了七處隱蔽的狗洞出來,一邊用手指著狗洞,一邊衝著趙雲直樂嗬。

這一次,可冇理由拒絕陪我一起鑽狗洞了吧!

“趙大哥,你先帶著董貴妃進去,我給你們望風。

“額,不用,我自己能進去,還是你帶郭貴妃進去吧。

”趙雲嘴角一陣抽搐。

“貴妃娘娘身份尊貴,我是無所謂,但是你若不鑽,貴妃娘娘心裡怎麼想,此事若傳出去,你讓人家一個女子如何做人?”曹彰兩手一攤,故作無可奈何的表情。

趙雲的臉頓時黑了,總算看出來了,曹彰是非讓自己鑽狗洞不可啊。

“額,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你還信不過大哥我麼?”

“我是絕對信任大哥的,可是。

”曹彰的目光,落在郭貴妃身上。

董貴妃紅著臉,低頭輕聲說道:“妾身落難之身,那裡還是什麼貴妃,蒙兩位不棄,不若就叫我夢兒吧。

曹彰笑嘻嘻的點著頭,望著趙雲道:“怎麼樣,大哥,請。

趙雲表情嚴肅,伸手在曹彰的肩膀上拍了拍,嚴肅道:“兄弟,貴妃娘娘我帶進去,你就自己想辦法吧。

曹彰正納悶,還來不及反應,就看到趙雲突然伸手一把抓住董夢兒的腰間,一躍而起。

等到反應過來,趙雲和董夢兒已經消失在自己麵前。

“。

臥了個大槽!

看看,這就是兄弟!

說好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呢?

有美女就能抱著飛進去了,偏偏把自己留在外麵。

“大哥,能不能出來下,順便帶我出去?”曹彰隔著牆,向趙雲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