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謝皇後孃娘!”曹彰笑了笑。

雖然說助人為快樂之本,但是幫人的同時,又能幫助自己,何樂而不為。

奇貨可居,試問還有什麼,能比董貴妃肚子中的胎兒更加重要。

一番商議過後,曹彰和趙雲一起,將李公公的屍體點燃焚燒。

待到屍體燒的體無完膚,隻剩下一骨黑炭,兩人這才撲滅了火。

曹彰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目視趙雲。

所謂男女搭配,乾活不累,趙雲帶著劉禪都能在千軍萬馬中來去自如,假設帶郭貴妃這樣的美女,離開皇宮應該更不成問題。

曹彰想著的同時,正要開口說話,可那赤果果的目光,被趙雲給發現了。

趙雲隻覺得背脊一涼,立馬回頭去看曹彰。

“你盯著我做什麼?”

“我在想,大哥能在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帶個人離開皇宮相信也不是難事吧。

趙雲反應極快,咧著嘴笑道:“你小子想讓我帶董貴妃離開皇宮?”

“嗯,而且不能讓任何人發現你們離開。

”曹彰點頭迴應趙雲。

趙雲卻連連搖頭,解釋道:“你還真當我無所不能啊,皇宮這麼多禁軍,恐怕還冇有出後宮,就會被髮現。

曹彰一臉驚訝的表情:“你不是會飛?”

飛?

趙雲一臉黑線,嘴角直接抽搐起來,我他媽的又不是鳥,飛個大西瓜啊。

“能飛的那是鳥,我又不是鳥,那叫輕功。

曹彰伸出大拇指,笑道:“對,你用輕功帶著董貴妃飛出去。

“。

看著趙雲無語的模樣,曹彰立馬正經起來。

“其實冇那麼難,皇後孃娘一道懿旨,我們就能正大光明的帶董貴妃離開。

玩笑歸玩笑,曹彰自然不會真的讓趙雲去冒這麼大的風險。

伏壽皇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讓我下一道懿旨,賞賜你一個宮女,夢兒則打扮成宮女,隨你們離開皇宮?”

“嗯!”

“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若是被髮現,如之奈何?”

“皇後孃娘久居深宮,難道還不清楚,皇宮裡根本冇有秘密可言,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反其道而行之,最危險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伏壽皇後內心震驚不己,完全冇想到小小年紀的曹彰,竟然有如此縝密的心思不由得發出一聲歎息。

“丞相有子如此,夫複何求,隻要你父子二人在,恐怕陛下之誌,此生難施了。

“臣惶恐!”

曹彰故作驚嚇,彎著腰將頭低了下去。

“皇後孃娘明鑒,臣生是漢人,死是漢鬼,於國而言也絕無不臣之心。

冇毛病,即使在後世,自己身份證上的民族也是漢,曹彰話中帶話表明自己的立場。

然而,皇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這人方纔膽子還那麼大,現在怎麼變小了,算了,其實很多時候,人都是身不由己,曹丞相又何嘗不是如此。

曹彰心裡默默點頭,曹操位高權重,朝廷裡麵想心思的人太多,假如曹操今天放下丞相的權利,說不定曹家明天就有滅門之禍。

伏壽皇後一麵命人去報信,一麵叫來些心腹婢女,選了個身材和董夢兒接近的人,換了衣服。

隨後又下了懿旨交給趙雲,讓趙雲先帶著董夢兒先離開皇宮。

有了懿旨,趙雲也不慌了,帶著董夢兒和幾個伏壽皇後的婢女,從另一側小路離開後宮。

曹彰和伏壽皇後兩人,也從冷宮走了出來。

不過多時,劉協和曹操都接到了訊息,都急忙趕到冷宮中。

“朕的骨肉怎麼樣了?”劉協顯得有些驚慌失措。

曹彰看在眼裡,心裡莫名的產生一絲鄙視,一來就關心子嗣,反而對自己的女人不聞不問,這足以說明劉協是個極度自私的人。

如果這樣的人真的掌權了,那曹家還能有善終麼?

看來曹操不放下手下的權利,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嗚嗚嗚,陛下啊,嗚嗚,冷宮不慎走火,夢兒她,她。

“嗚嗚嗚。

伏壽皇後哭的是梨花帶雨,按照曹彰教的話,將事情始末一一敘述。

配上精湛的演技,就連曹彰都不得不說一句,放在後世,奧斯卡小金人就是伏壽皇後的囊中之物了。

“夢兒啊,你怎麼忍心在這個時候離開朕。

”劉協猛然的重進冷宮,一群護衛也隨著跟了進去。

曹操走到曹彰身邊,壓低著聲線問道:“怎麼回事?”

曹彰將雙手一攤,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走火了,人燒死了,還能有什麼事。

曹操知道在曹彰這聽不到真話,在瞪了曹彰一眼後,也緩緩的走了進去。

幾個侍衛對著燒焦的屍體一通檢查。

“啟稟陛下,這應該不是女性的屍體,但好像也不是男性屍體。

“。

一群人在風中淩亂了!

劉協怒吼道:“什麼叫不是女性,也好像不是男性屍體,你給朕說清楚。

侍衛嚇得瑟瑟發抖,跪在地上都不敢抬眼:“屬下,屬下不知道啊!”

“你個廢物,這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屬下有罪,請陛下恕罪。

“哼,查,好好的查,好好的冷宮,為什麼會失火,這具屍體到底是不是郭貴妃,朕要你查個一清二楚。

”這肚子裡,可是自己皇族的血脈啊!

劉協龍顏大怒。

這時,曹彰不慌不忙的上前道:“陛下,郭董貴妃已然承認是她與董承相勾結,以血衣詔誣陷丞相的,當時董貴妃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自己拿火燭引火**,我等無法阻止,還請陛下恕罪。

劉協憤怒的看著伏壽皇後和曹彰:“阻止不了?哼,一群人都阻止不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還身懷六甲的孕婦麼?”

“朕的好皇後,朕的好臣子,你們就是這樣忠於朕的麼?”

“還是說,你們忠心的另有他人?”

劉協已有所指,矛頭明顯的指向曹操。

曹彰麵無表情,上前向劉協施了禮。

“陛下節哀,既然此事已經水落石出,不如儘早結案,讓董貴妃母子早日入土為安。

人死了,曹操也懶得去追究,現在這樣是最好的結局。

隻不過董貴妃說死就死,這太不科學了。

想到這裡,曹操目光隨之掃了曹彰一眼。

這件事要是和曹彰沒關係,打死自己也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