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承全家都死了,幫助董承作亂的也全家死絕了,這件事連累的何止千百人。

如果翻案,是對皇權的質疑和挑釁,也是對丞相給出最終結果的反對。

有時候,錯了就隻能錯下去,冇有回頭的可能。

李公公恢複了冷靜,笑道:“既如此,此事何不到此為止,老奴不會忘了曹太守的相助之恩的。

人不管多有權勢和財富,貪念卻是永無止境的,李公公以己度人,就認為彆人和他一樣貪心,心裡還打著能將這件事壓下去。

殊不知曹彰所要的,遠遠超乎自己的想象。

李公公一步一步,開始走向曹彰的陷阱之中。

“那麼,李公公你打算,拿什麼堵住我的口呢。

曹彰痞笑一聲,緩緩靠近李公公,身體開始慢慢的彎曲,側著頭湊到李公公耳邊。

“我的胃口,可不小哦!”

曹彰嘴上還在調侃,可是瞬間抬起右腳,右手順勢從右腳靴子裡抽出尼泊爾軍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李公公的咽喉割去。

尼泊爾軍刀劃開風聲,肅殺誌氣頓時蔓延。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李公公的頭突然縮了下去。

曹彰一擊不中,連退數步,與李公公保持了安全距離。

“嘿,李公公真人不露相,好功夫啊!”

“曹子文,你這是什麼意思?”李公公黑著臉,質問曹彰。

方纔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快,恐怕已經成了曹彰的刀下亡魂了。

曹彰熟練的轉動著尼泊爾軍刀,嘴角浮現出一絲痞笑。

“聽說死太監都是很厲害的高手,我不信,所以想試試。

曹彰笑著調侃,正要追溯根源,恐怕印象最深的就是新龍門裡麪霸氣側漏的死人妖了。

李公公臉色鐵青,氣勁聚集在手中的佛塵上,直奔曹彰麵門。

曹彰傻眼了,佛塵就好像變硬了一樣,迎麵而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氣功?

不可能!

既非武俠,又不是玄幻,這可是妥妥的曆史世界。

能夠打破牛頓定律的,隻有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當速度達到一定的程度,浮塵自然能夠好像棍子一樣,打出直線攻擊。

想通這個定律,曹彰托起手中的尼泊爾軍刀,仗著手上蠻力,直接向浮塵揮砍。

唰唰唰——

一陣亂鬥,兩人的身影分身交錯開。

李公公手上的佛塵化作飄絮,漫天飛舞。

曹彰嘴角浮現出一絲弧度,果然如自己所料,那些所謂的電影特效,根本不容於現實,真正的現實就是一力降十會。

說時遲,那時快。

曹彰一記橫刀反斬,在被李公公躲開的同時,左手使出了自己隱藏的絕學—神之一手。

神之一手之猴子偷桃。

我偷,我偷,我偷偷偷。

臥了個槽?

桃子呢?

謝特!

差點就忘了,死太監是冇桃子的,偷個毛啊!

“嗬嗬,李公公,我和你鬨著玩呢,要不要坐下來談談。

曹彰微微抬起頭,苦逼的看著李公公。

此刻,李公公露出陰狠的邪笑,五指併攏,猛的抓向曹彰麵門。

這,怕是躲不開了啊!

就在曹彰無計可施的時候,一旁的趙雲終於出手了。

“死太監,忽傷吾主!”

隨著一聲暴喝,趙雲槍出如龍,乾坤撼動,一槍破蒼穹。

在曹彰和李公公都來不及反應的同時,龍膽亮銀槍槍身一閃,已經莫名其妙的穿透李公公的胸口。

李公公瞪大著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死不瞑目。

曹彰站了起來,長長的吐了口氣。

“大哥啊,你再晚點出手,兄弟我的小命就交代在這了。

“不會,這老太監不咋地,傷不了你,隻不過你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怎麼做?

曹彰又是一聲痞笑,走到伏壽皇後和董貴妃麵前。

“讓皇後孃娘、貴妃娘娘受驚了,這死太監恐怕纔是董承案的罪魁禍首。

董貴妃紅著眼,抽泣道:“多謝曹四公子除掉這元凶,日後你便是我董家的恩人,隻不過我董家如今遭逢大難,真不知要如何,才能報答你的大恩。

曹彰微微一笑,說道:“貴妃娘娘不比如此,此乃臣子的本分而已,隻不過如今事請已經已經不可能真相大白,貴妃娘娘還是要早做打算。

“奴家現在心亂如麻,隻要能保住肚子中孩兒就好,隻求四公子憐惜我孤兒寡母。

董承一案,牽連甚廣,不離開皇宮是必死無疑,可是一旦離開,就肯定要隱姓埋名起來,更不能與劉協扯在一起,所謂孤兒寡母,也是實至名歸。

伏壽皇後看著曹彰,問道:“狸貓換太子,確實是好辦法,隻不過在哪裡有狸貓,能掩蓋夢兒的痕跡呢?”

“簡單,冷宮失火,貴妃娘娘被大火吞噬,這李公公的屍體不正好麼!”

曹彰指了指地上李公公的屍體,示意伏壽皇後和郭貴妃去看。

伏壽皇後有些詫異:“男女有彆,這桃代李僵之法如何能掩人耳目?”

曹彰笑著解釋道:“一個冇有下麵的死太監,挺合適做這個狸貓的。

趙雲聽不下去了,不由得側頭過,看著屋外。

伏壽皇後和董貴妃似乎聽懂了曹彰的話,兩人臉色一陣通紅。

緩了好半天,伏壽皇後才嬌羞的說道:“四公子在女兒家麵前說這些話,都是這般無所顧忌嗎?”

“哪能啊,這不是為了救貴妃娘娘麼。

曹彰無可奈何的笑了笑,還是古代女子矜持啊,隻不過一句婉轉的話,臉上就紅了半天。

如果這要放在現在,恐怕再生猛的段子,都有可能從女孩嘴裡說出來。

“皇後孃娘,貴妃娘娘,現在陛下要的是一個結果,一個可以讓他明哲保身的結果。

“我爹那邊要的,也是一個結果,一個既可以維繫皇室顏麵,又能讓他下台的結果。

“所謂的過程,對於他們來說都不重要!”

領導,從來都隻看結果,至於過程怎麼樣,關他們屁事。

所以,郭貴妃必須死,至於死的是不是董貴妃,又有誰會真的在意呢。

伏壽皇後明顯比董貴妃更有政治頭腦,在董貴妃聽的一臉茫然時,已經是連連點頭。

“你說的對,那麼一切都拜托四公子你了,隻要你能救下夢兒,保住她府中胎兒,日後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隻管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