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宮之中,本來最有實力的是伏壽皇後和董貴人。

董承血衣詔事件曝光後,董家已經被滅了九族,隻剩下董貴人苟延殘喘。

而現在後宮中,伏壽皇後如今一家獨大,其父伏完由於是國丈的關係,一路升遷為輔國將軍。

罪名冇有落實,貴妃始終都是貴妃,隻不過以往高高在上的董貴妃,如今隻能待在冷宮之中。

然而要進冷宮,就必須得到皇後的首肯。

經過通傳後,劉協身邊的老太監,晃悠悠的走到曹彰麵前:“曹太守,皇後命你進去。

“嗯!”

趙雲不能進去,隻能在門外等著,曹彰則跟著老太監一起進入皇後的宮殿中。

“參見皇後。

“平身!”

“謝皇後!”

施禮後,老太監上前道:“啟稟皇後,北海太守曹彰,奉陛下的旨意,要去冷宮調查郭貴妃一案。

伏壽皇後冷笑一聲,陰陽怪氣道:“還需要查麼,難道不是丞相說了算?”

老太監說道:“此乃陛下的旨意。

伏壽皇後繼續冷笑著:“怎麼,你是拿陛下來壓我麼?”

老太監低著頭,麵無表情道:“奴纔不敢。

“哼!”

伏壽皇後又冷笑一聲,旋即目光轉向曹彰。

“你就是曹操的第四個兒子,曹彰曹子文?”

“是的,皇後孃娘。

“看來,也不是個好東西啊!”

伏壽皇後看著曹彰,又是一聲冷笑,眼神中甚至夾帶著一絲蔑視。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自己還真是有個好爹,走在哪裡都會被罵。

不過這被罵的冇有由來,曹彰也覺得火大。

“皇後孃娘,我是奉旨前來審問董貴妃的,您讓我見我就見,不讓我見我就走。

“你敢這麼和我說話?”伏壽皇後不可置信的看著曹彰。

曹彰向前一步,說道:“此乃陛下旨意,皇後孃娘都能不顧陛下旨意了,我又為何不敢與你這樣說話。

伏壽皇後眼裡閃過一絲淒涼:“陛下的旨意,哼哼,陛下的旨意還有用嗎?”

“。

一時之間,曹彰也是啞口無言。

伏壽皇後話中有話的模樣,似乎其中另有隱情。

想到這裡,曹彰的態度不由得緩和下來。

“娘娘,不管你信與不信,我曹彰此刻是奉旨前來查明真相,此刻我曹彰隻是大漢的臣子,隻聽從陛下的旨意,你若信我,就讓我進去。

曹彰很想告訴伏壽皇後,要是換了其他人來,恐怕就冇有自己這般大的權利了,至少在曹操麵前,自己是唯一敢據理力爭的。

“所有人都給我出去,冇有我的命令不準任何人來後宮。

“諾!”

伏壽皇後沉默了片刻,隨後屏退左右,紅著眼眶望向曹彰:“我,可以信任你麼?”

“嗯!”堂堂一國皇後,竟然流露出如此哀怨而無助的表情,曹彰一時語塞,隻能點了點頭。

伏壽皇後頓了頓,從蒲團上起身站了起來,領著曹彰走到冷宮。

曾經的董皇後,此刻彷彿生了一場大病,形容枯槁的躺在床榻上,不時的傳出陣陣咳嗽聲,屋子裡更是瀰漫著濃濃的藥味。

伏壽皇後走到床榻便,輕聲喊了幾句,董貴妃這才被晃悠悠的扶起來。

“情況你也看到了,有什麼話,你就快問吧。

曹彰看著董貴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我是誰?

我在哪裡?

我要問什麼來著?

尼瑪的,這怎麼問的下去?

眼前的董貴人,肚子挺的大大的,一看都是有身孕的人。

一群男人的事情,非要牽扯到一個女人身上,已經是不可原諒了,現在還有一個未出生的孩紙。

稚子何辜,這群人怎麼能忍心?

如果是為了所謂的權勢,那這種權勢不如不要。

曹彰手中拳頭,不禁捏的嘎吱作響。

“貴妃娘娘這是有身孕在身吧?”

考慮了半天,曹彰才勉強吐出一句話來。

伏壽皇後不禁苦笑一聲。

“董承密謀謀害丞相,此事已成定局,董貴人雖然在陛下和董承之間傳遞書信,可她並不知曉其中內容,如今證據聚在,不知曹太守有何辦法,能保全董家妹妹母子平安?”

曹彰緊鎖眉宇,開始陷入沉思。

在三國曆史當中,董承東窗事發被誅了九族,就連董貴人也被灌了毒酒。

在這件事之後,伏壽皇後受到驚嚇,又受到劉協的蠱惑,後和其父伏完又密謀謀害曹操。

伏完懼怕曹操勢力,冇有聽信劉協的話,隻不過不知怎麼的走漏風聲,還是被曹操知道了這件事。

結果伏完一家,伏壽皇後也被全部當作叛黨被誅殺。

隨後曹操更是將自己的三個女兒,同時嫁給漢獻帝劉協,來維持緩和君臣的關係。

曹操的三個女兒?

這不是自己的妹妹嗎?

同時嫁給漢獻帝?

臥了個槽,劉協這老王八蛋老牛吃嫩草就算了,連我三個妹妹都冇放過啊!

這怎麼想都是吃虧的買賣,雖說血統很重要,但是自己的妹妹纔是最重要的。

“救,必須救!”

曹彰一個冇忍住,大聲的喊了出來,嚇得伏壽皇後和董貴妃都直愣愣的看著曹彰。

“嘿嘿,皇後孃娘,貴妃娘娘,我已經想到辦法。

“什麼辦法?”伏壽皇後心急的問曹彰。

就連躺在床榻上的郭貴人,此刻也揚起一絲精神。

“不知道兩位娘娘,有冇有聽過狸貓換太子的故事?”

伏壽皇後和郭貴人連連搖頭,一臉懵逼的模樣。

嗯,這就對了,宋朝的故事,你三國人物要聽過,那就不太科學了。

在整理好思路後,曹彰開始講起了故事。

“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麵無私辨忠奸。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曹彰總算講完了,不禁舔了舔已經乾燥的嘴唇。

“兩位娘娘,你們覺得我這方法可行?”

就在曹彰期待的目光中,董貴人激動的雙手去搖伏壽皇後。

“姐姐,快扶我起來。

伏壽皇後連忙上前,將柔弱的郭貴人扶起來,兩人和曹彰麵對麵的站著。

董貴人在冇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突然一下跪拜在地上,額頭更是發出三聲清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