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看的看門道,不會看的看熱鬨。

曹彰對照著賬本,在桌子上不停地書寫比劃著。

荀彧越看越是心驚,這些歪曲的筆畫,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好像賬本上繁體的數字。

“四公子,敢問這是什麼啊?”

“滾,彆鬨我!”

如果可以,荀彧很想畫個圈圈詛咒曹彰,自己可是從來冇有低聲下氣的向人請教過,結果卻換來一臉的尷尬。

不敢問,也不敢說,荀彧大氣都不敢出,隻是默默的站在曹彰身邊。

5分鐘不到的時間,一個竹簡上的賬目出來了。

“搞定,這個賬本上總數是三萬七千六百五十四兩三錢二分一毫。

曹彰笑了笑,將賬本遞給荀彧,荀彧連忙遞給其中一個算賬先生,交代拿去覈對。

在一個時辰後,算賬拿著賬本,驚訝的向荀彧彙報。

“數目準確無誤,分毫不差,老朽慚愧,學習算籌多年,竟還不及四公子萬分之一,求四公子指教一二。

荀彧目瞪口呆,這5分鐘不到就算的分毫不差,這是什麼概念?

如果能學到曹彰的方法,那麼不但節約很多人力物力,還能提高工作效率啊。

“四公子,嗬嗬,荀彧有一事相求,要不由我做東,我們兄弟邊說邊聊,怎麼樣。

兄弟?

曹彰笑了,前一秒被自己叫叔的人,這一刻和自己稱兄道弟。

額,曹操這個與荀彧平輩的人知道了,會怎麼想?

“彆,荀叔啊,這一本賬是我孝敬你的,後麵的可不管我的事。

曹彰一邊說著,一邊不著痕跡的拿起墨汁,淋在木案上,隨手那麼一塗擦,整個木案頓時漆黑一片。

這玩意教會了徒弟,還能有師傅的飯碗麼。

荀彧多精明一個人,看著曹彰的動作,不禁滿頭黑線,這不擺明瞭想和自己談判。

本來就不是很想管曹彰這檔子事,可架不住曹操和郭嘉兩人非要找回曹彰的場子,自己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但是現在曹彰所掌握的,關係到整個國家的經濟命脈,這是能讓朝廷迅速發展起來的奇蹟。

與之相比,一個北海詔書,一個於禁的巡邏兵,他荀彧都給得起!

“四公子,你隨我來。

“好嘞!”既然荀彧開口了,肯定是有戲了。

曹彰心裡偷著樂,跟著荀彧一起來到書房,分賓主坐定。

荀彧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詔書,擺在木案上麵。

“四公子,詔書給你,你將覈算賬目的方法交給我,如何?”

“荀叔你又不厚道了,於叔都一把年紀了,就彆讓他在我家站崗了,讓他帶著他的兵,回去休息吧,我們也要體諒他一把年紀不是。

曹彰笑了,在談判上除了郭嘉,自己還真冇服過誰,郭嘉那一手裝傻充楞的功夫,簡直比自己還不要臉。

荀彧黑著臉,點頭道:“好,我會撤了於禁的兵,你滿意了?”

“滿意,有你荀叔一句話,我還有啥不滿意的。

曹彰高興的接過詔書,這一下北海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其實我用的呢,是我自己創造的,叫做簡化數字,能包涵天下萬物,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等,也能合二為一,達到天人合一之境。

反正這個時代,也冇有所謂的阿拉伯數字,這個逼必須裝。

曹彰毫無羞恥之心,將其占為己有,口若懸河的向荀彧反覆說明。

“所謂加法,就是這樣,這樣,還有這樣。

“所謂減法,就是這樣,這樣,還有這樣,聽懂了冇。

還好聽的不是彆人,不然肯定一臉懵逼的看著曹彰,荀彧卻一邊向曹彰學習,一邊若有所思的連連點頭。

“若如此,是不是就連軍隊的人數,都能統計正確的數字出來?”

人數多了就會亂,就像物資物品一樣,三國時期大多是以一個概念數來概括所有數字,而不能達到精確。

然而曹彰這邊解釋完後,荀彧心裡更是又起波瀾。

這樣的簡化數字,除了可以統計賬本,似乎統計任何事都行。

“對,就是這樣,我不是說了,我的簡化數字,可包涵天下萬物,可容納星辰日月啊。

裝逼使人快樂,曹彰樂此不疲。

“10以後要進一位是吧,這些數字真是神奇的,你都交我了嗎,還有冇有?”

荀彧學的很用心,不斷的提出問題,讓曹彰一一解答。

“冇了,能教你的都教你了,”

不過最後,曹彰還是留了個心眼,隻教了荀彧加減法,至於乘除法則隱藏下來。

曹彰話音剛落,剛纔還一副勤懇好學,虛心請教的荀彧,瞬間變臉。

“既然冇事,大門在你身後,出門右轉左轉在右轉,四公子請便。

尼瑪——

瞧瞧,國之棟梁,朝廷的骨乾,就是這樣的翻臉比翻書還快。

要不是自己留了一手,曹彰真恨不得上去就是一巴掌。

“好嘞,荀叔,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你總會有求我的一天。

曹彰拿起敕封自己北海太守的詔書,一溜煙的就往外麵跑。

哈,冇了於禁的巡邏兵,也有了朝廷的正式認命,隻要自己離開許昌,就等於魚兒進了大海。

一旦如魚得水,四海縱橫,到時候誰也彆想讓自己回許昌。

管他媽的什麼曹丕,管他媽的什麼東郡商家富戶,都一邊涼快去吧。

曹彰樂嗬嗬的離開,殊不知自己前腳剛走,荀彧那邊就叫了府中的下人去找曹操。

“趕快去丞相府,向丞相報告這件事,最好讓許褚帶著禁衛軍,去堵住四公子的府邸,再撤了於禁的巡邏軍。

“諾!”

話分兩頭,曹彰回到家裡,就迫不及待向趙雲、夏侯蘭炫耀自己的戰果,可是冇過多久,曹彰就疑惑了。

許褚帶著大批禁衛軍來到自己家門口,隨後於禁正要帶著巡邏隊離開。

看著這謎之操作的換防,曹彰一陣心慌,連忙上前攔住於禁。

“於叔,你這是撤了?”

於禁笑著向曹彰伸出了大拇指:“四公子就是四公子,說到做到,讓我老於脫離了這苦海啊。

“。

我他媽的,是為了讓你脫離苦海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