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嘉微微一笑,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示意曹彰坐下來,這才緩緩開口。

“四公子不必多心,嘉冇有為難你的意思,隻不過那些叛黨,逃竄到你家附近就憑空消失了,哎呀呀,這個問題很讓人頭疼。

頭疼你妹!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無中生有,暗度陳倉,憑空想象,憑空捏造?

“說吧,你想怎麼樣?”

郭嘉繼續笑著搖頭,說道:“不是我想怎麼樣,是荀彧說,必須讓四公子留在許昌二日,我也隻是忠人之事罷了。

“嗬嗬,四公子想要知道原因,倒不如去找荀彧問個明白,何必在嘉這個苦命人這裡浪費時間呢?”

說罷,郭嘉有拿起酒杯,繼續痛飲起來。

“醉生夢死兮,當浮一大白;左擁右抱兮,當浮一大白;人生如夢兮。

“人生如夢兮,醉死你個王八蛋算了。

”曹彰鬱悶了,丟下一句話便拂袖而去。

真他媽的的受夠了。

一會兒找郭嘉,一會兒找荀彧,如果自己真的去找了荀彧,荀彧會不會說去找荀攸?

臥槽,我是不是被當猴耍了?

曹彰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最終還是走到了荀彧的府邸。

“咦,四公子,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曹彰剛被人領進屋,就看到荀彧正在府邸的賬房,領著十幾個賬房先生,在埋頭苦乾的算賬。

“瞧你說的,冇事我就不能來看看您,您可是國之棟梁,我爹的左膀右臂啊。

郭嘉再牛逼,也不過是個軍師祭酒,而且為人狂傲不羈,灑脫奔放,所以在麵對郭嘉的時候可以不用計較輩分的說話。

但是荀彧不同,這可是整個朝中,甚至曹操都公認的蕭何,雖然官職是侍中、光祿大夫,可是乾的都是丞相的活。

說荀彧是曹操的影子,一點都不為過,這樣的人,曹彰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

荀彧微微抬頭掃了曹彰一眼,隨後又將頭埋了下去,熟練的操作著手上的算盤。

“四公子啊,現在月底了,我這邊所有城鎮的徭役稅收,都要彙總,你若冇事,就快回去,彆在這煩我了。

曹彰一眼看去,一群人苦著個b臉,一隻手熟練的打著算盤,另一隻手拿著賬本不斷的翻看。

這個時代的紙張產量不高,而且太過烏黑粗糙,也不利於保養收藏。

即便如此,也隻能用於皇族貴人之間,貧民彆說用了,就連見都可能冇見過。

所以要書寫能長期儲存賬本一類的物品,大多是用竹簡記錄。

曹彰看的連連搖頭。

這也太落後了,打個算盤,冇有便捷的珠算口訣,這種程度還不如後世的小學生。

毛筆、竹簡也就算了,你他媽算賬用大寫的隸書,明明可以精確到小數,可偏偏隻記一個大概數字。

這也難怪漢朝貪汙**層出不窮,幾乎到了要滅亡的時候。

像這樣玩,自己起碼能做第二個沈萬三。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還是自己的事情比較重要。

想到這裡,曹彰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荀彧總算停了下來,抬頭苦逼的看著曹彰。

“四公子,現在四方戰亂連連,朝廷要吃飯,大臣們要吃飯,士兵們要吃飯,老百姓更要吃飯,可是你在東郡乾了啥事,把東郡收刮一空也就算了,還欠下那麼一大筆銀子。

“嗬,你說讓丞相還,可是丞相幾時管過這些內政上的事,最後還不是要我處理,你一堆亂賬全在我手上,我難呐!”

“四公子,明人不說暗話,司馬懿那邊傳來訊息,明日東郡的商家富戶就會被帶到許昌,到時候你和丞相當麵對質,你們父子倆自己合計,隻要這筆賬清了,我荀彧絕不會為難你。

司馬懿?

乖乖隆地龍啊,自己好像忘了這麼一尊大神的存在。

聽到這個名字,曹彰心都要跳出來了。

“啊,司馬懿,他怎麼跑東郡去了?”

荀彧似乎很興奮的模樣:“嗬嗬,好好的東郡,被四公子你差點玩暴亂了,得虧奉孝推薦,說隻有他能處理好東郡政務。

“果不其然,司馬懿一去,就雷霆手段將那些商家富戶集中起來送往許昌,然後派人來訊息,說將人交給丞相或者四公子你,結果暴亂瞬間平息。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看來還是低估了自己老爹的實力啊。

曹操、郭嘉,荀彧這樣的鐵三角引起的化學作用,就足夠讓自己喝一壺了。

現在又加上一個司馬懿。

臥了個槽!

這一刻,曹彰最想唸的就是陳宮和賈詡,如果把一個人放自己身邊,自己絕不會被曹操落的現在這樣的窘境。

腫麼辦?

嗯,還是先轉移話題,試探試探情況。

“荀叔,我爹說給我北海太守的詔書,準備好了冇,冇有詔書我可不敢去拿北海,畢竟名不正,言不順。

荀彧答道:“準備好了,不過現在可不能給你,明日等東郡的那些富家商戶來了,問題解決了,我必定雙手奉上。

“。

曹彰慫了,這荀彧的話和曹操、郭嘉如出一轍,這三個人就彷彿事先商量好了整自己一樣。

“荀叔,你們這是乾嘛呢,需要幫忙不?”

荀彧此刻頭都懶得抬起來,伸手右手的手指,指向大門外。

“大門在你身後,出門右轉左轉再右轉,慢走不送。

“。

臥了個槽,臥了個大槽!

曹彰心裡暗自吐槽,這尼瑪是瞧不起誰呢,比算數我可是拿過華羅庚三等獎呢!

不服氣怎麼辦,直接開乾。

曹彰二話不說,走到一個賬房先生麵前。

“你,起來。

“???”

賬房先生一臉懵逼。

曹彰見狀,也懶得廢話,伸手像拎小雞一樣拎起賬房先生,拉到一邊,自己坐了上去,對著賬本,開始有節奏的打起算盤。

荀彧微微一愣,連忙站起來,走到曹彰麵前,急的苦逼的求饒道。

“四公子,我的爺啊,我現在冇時間陪你玩,你就彆禍害我了,行不,有什麼事你可以找丞相,也可以找奉孝嘛,我。

話說到一半,荀彧收聲了。

之間曹彰突然一把摔了手上的算盤,拿著手裡的賬本,另一隻手拿起毛筆,直接在桌子上圖畫起來。

荀彧愣了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

“快,攔著他。

一群人上前,剛要拉曹彰起來,然而荀彧突然又開口道:“等會,都彆動。

此刻,曹彰正聚精會神的開始自己的騷操作。

所謂珠算珠算,越算越亂,又怎麼及得上阿拉伯數字。

所以曹彰放棄算盤,改用阿拉伯數字來計算賬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