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布亦是一時英傑,來人啊,將呂布厚葬。

天下最強的人死了,可是曹操心裡卻莫名的空虛,一陣感慨後,又走到魏續、宋憲和侯成三人麵前。

“如今呂布殘部隻剩臧霸,其女必然投奔而去,你們也是呂布跟前的老人,不知有何對策?”

魏續三人麵麵相覷,如果是呂玲綺還好說,帶兵去抓回來就行了。

現在多一個曹彰,抓不也是,放也不是,如果把握不好尺度,誰知道曹操會這麼想。

伴君如伴虎,魏續三人都懂。

“我兄弟三人新歸附丞相,無尺寸之功,願帶兵馬捉拿呂布之女歸案。

“好,那就有勞諸位辛苦一趟,本相就在許昌等候各位佳音了,嗯,幾位將軍切勿趕狗入窮巷。

“末將領命!”魏續三人下了樓,連忙去清點本部人馬去追曹彰。

離了曹軍的勢力範圍,宋憲這纔敢開口抱怨。

“魏大哥,這差事可不好辦,你說我們追上去了,若遇到四公子耍橫,該怎麼辦?”

“哼,丞相話中有話,我若是不接著差事,我們三兄弟的好日子恐怕就到頭了,為今之計,隻能見機行事。

雖然口中這麼回答,可是魏續心裡也不比宋憲淡定。

如果不能斬草除根,一旦呂玲綺召集舊部,恐怕第一個要殺的就是自己。

這個時代,戰敗不可恥,可恥的是叛變,是最遭人痛恨的,呂布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且,作為叛逆者,自己想獲得曹操的信任是肯定是難如登天。

呂玲綺必須死,對曹操的忠心也必須表現出來。

所以這個任務與其說是曹操指派,還不如說是魏續心甘情願的攬下來。

曹彰眾人一路狂奔,也不知跑了多久,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

幾人一陣商量,打了些野味,便在這荒郊野嶺找了個山洞,生火休息。

藉著這個機會,曹彰看了看坑爹係統。

果然不虧是坑爹係統,之前冒著生命危險去激怒曹彰,獲得9點坑爹值。

可是改變張遼歸降,竟然獲得了2點坑爹值。

這麼一來,自己就有11點坑爹值,完全可以來一次十連抽。

按照上一次十連抽的經驗來看,10有9坑,最後出一本武功秘籍。

也就是說盲盒的機率和係統一樣——坑爹。

既然如此,乾脆一條路走到黑,等混到100點坑爹值,來一次100連抽,豈不是更爽?

百連抽會不會機率高點呢?

會不會出修仙的秘籍呢?

會不會給自己幾個美女姐姐?

會不會給自己其他時代的絕世神將?

會不會給後現代化武器?

會不會。

有一種爽,叫暗爽,曹彰正暗爽接近**,耳邊響起高順的聲音。

“大小姐,多少還是吃一些,不然可冇力氣趕到琅琊,與宣高會和。

“我也知道,可就是吃不下。

“吃不下也必須吃,如今前路茫茫,後有追兵,大小姐不顧好身體,指望誰來與呂將軍報仇。

張遼冷言寡語,但隻要開口,說的話總是有幾分道理。

呂玲綺接過高順手中的野兔肉,直往口中塞。

曹彰囧了。

我呢?

野味都烤好了,一個個吃的油光滿麵,為什麼都冇人看自己一眼?

這些人是不是把自己給忘了?

典型的抽了啥不認人。

臥槽!

不發火還真當我是病貓啊。

曹彰二話不說,站起來走到張遼麵,伸手一把抓住張遼手中的野兔。

張遼一愣,馬上又回過頭,兩人的目光瞬間交鋒在一起。

“喲,四公子?你怎麼還不回曹營,也不怕你爹找你。

“。

回去?

我他媽的能回去嗎?

你他媽的是多想看我回去送死?

曹彰一臉黑線,仗著力大和張遼對扯,結果兩人都一用力,兔肉瞬間被撕開兩半。

曹彰肚子太餓,也懶得和張遼逞口舌,抓起兔子大口吃了起來。

張遼笑了笑,說道:“不虧是將門虎子,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力氣,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

“我好像冇得罪你,而且還救了你們,不說讓你們感激,最起碼也要給我放尊重點吧。

曹彰白了張遼一眼,將吃完的骨頭吐在地上。

張遼冷笑道:“如果你現在回去,我自然是尊重你的。

曹彰冇好氣回答道:“回去?你冇看老曹那脾氣,我回去不是找死麼?”

“也對啊,你若走了,這場戲還怎麼演下去,曹操還怎麼收服琅琊。

”張遼擺出一副我懂的樣子。

這時,高順也站了出來:“四公子,救命之恩,我等冇齒難忘,不過你確實該回去了。

“。

搞了半天,這群混蛋竟然以為我在玩苦肉計。

曹彰欲哭無淚,雖然自己確實想得到臧霸的兵力,可是琅琊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真的冇興趣啊。

問題是現在根本冇法說,就算說了,也隻會越描越黑。

腫麼辦?腫麼辦?腫麼辦?

一連三問,曹彰的目光正好落在呂玲綺身上。

壓死駱駝的,從來都不是最後一根稻草,就看自己有冇有放對位置。

“連你也不信我?”

曹彰誠懇的看著呂玲綺,如果這個女人都不相信自己,那最後一條路就是負荊請罪。

揹著藤條找老曹揍自己一頓,運氣好也許能苟活下去。

呂玲綺雙目通紅,衝著曹彰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委屈巴巴的望向高順和張遼。

“高叔,張叔,我信他,他碰了我的身子,我。

喂,喂,喂,你把話說清楚在哭啊,說半截話會害死人的!

看著高順、張遼目光不善的看著自己,曹彰心裡都要吐血了。

等在看呂玲綺,這個女人那狡黠的笑意竟然一閃而過。

這,自己被坑了?

還不等曹彰想明白怎麼回事,兩個大漢就已經走到自己麵前。

“好啊,臭小子,難怪在白門樓瞎叫喚,我本以為你是小孩紙胡鬨,原來你是占我家小姐便宜。

“哼哼,要你走不走,現在你想走也走不了。

兩人一唱一和,曹彰心裡一驚,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

“要不,你們當我是俘虜,去威脅那些追兵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