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本就心煩意亂,被曹彰和郭嘉這麼一互懟,立馬回過神。

“行了,不要吵了,時間已經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諾!”

眾人向曹操施禮後,紛紛朝著門外走去。

曹彰尾隨眾人身後,準備隨時跟著跑出去。

冇想到曹操眼尖,一眼就看到躲在人群中的曹彰。

“子文,你留下,我還有些事想問你。

“有啥事不能明天再說麼?”曹彰無可奈何的走了回來。

曹操的表情極為嚴肅:“子文,若真讓你占據北海為基,你當如何處之?”

“啊咧?”曹彰不可置信的看著曹操。

這是開始考教我了?

想到這裡,曹彰摸了摸下巴,開始低著頭沉思起來。

片刻後,當曹彰抬起頭時,已經露出一絲笑意。

“袁紹是塊肥肉,如果爹您不打,那我就不客氣了。

“袁紹四世三公,手下文臣猛將如雲,你那來的自信能打過他?”

“這要說了,豈不是便宜爹您了麼,你看兒子像做虧本買賣的人?”

曹彰連連搖頭,一口拒絕回答曹操。

【係統:恭喜宿主拒絕曹操,坑爹成功,坑爹值 1,總坑爹值19】

曹操臉色微變,有些鐵青。

“你要如何?”

“我要北海太守之職!”

“哼,我看你小子壓根就不想打袁紹,隻不過故意這麼一說,想激我給你北海太守的位置。

曹彰舔著個b臉,湊到曹操跟前:“知子莫若父,真不愧是我親爹啊,不過爹你確定不給?”

【係統:恭喜宿主威脅曹操,坑爹成功,坑爹值 1,總坑爹值20】

曹操感覺到一絲威脅的氣息,臉色由青轉黑。

“我給你纔是你的,我不給你,你就彆想了。

“爹,這可是你說的,你彆後悔。

“怎麼,你是在威脅我?”

曹彰清楚的看到,曹操的臉已經處於黑化的邊緣。

“兒子不敢,隻不過這次去宛城,兒子見到了鄒氏,嘖嘖,爹你貴人事忙,不知還記得宛城湖畔的鄒氏嗎?”

曹操當場愣住了,明明談的是公事,怎麼突然扯到女人身上了。

不過,這個話題似乎更吸引曹操。

“她,還好嗎?”

“哎,一個冇了丈夫的女人,怎麼可能好。

“出啥事了,她冇出什麼事吧,要不要緊?”

一連三問,曹彰看出了曹操緊張而又矛盾的心情。

“生病了唄,還能怎麼樣。

說的同時,曹彰故意去看曹操的表情。

正如所預料的那樣,曹操眼中儘顯憂慮的神色,一副想問下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模樣。

曹彰痞笑著臉,繼續說道:“爹,鄒氏說了。

“說什麼了?”曹操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說了你和她之間,不得不說的雨後春天小故事。

【係統:恭喜宿主開涮曹操,坑爹成功,坑爹值 1,總坑爹值21】

曹彰痞味更濃,露出邪性的笑容。

“。

曹操一時懵圈,雖然不知道什麼是雨後春天小故事,但從曹彰的表情來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不過一想到鄒氏病了,曹操心裡冇有由來的心疼,對於曹彰的調侃,這個可以忍。

曹彰見曹操一臉吃了癟的模樣,不禁暗自好笑,可麵上卻一本正經。

“爹啊,想當年你自陳留起兵,白手興家,以至於我曹家才今日的地位,兒子也想像你這樣,試試自己的能力,我不要你一兵一卒,自己去打下來,你就將北海給我管理試試吧?”

“這個不急,你先說說鄒氏的事。

”除了女人,曹操似乎對彆的話題不感興趣了。

曹彰嘴角不自覺的張合著,這個老色批,早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你給我北海,我給你鄒氏。

“你把鄒氏帶到許昌來了?”

曹彰心裡一陣臥槽,這老爹不僅兵法敏銳,冇想到對於女人的話題,同樣敏銳。

自己這還什麼都冇說呢,就已經猜的**不離十了。

“爹,您不厚道啊,又套我話,反正你不給我北海,我就不給你鄒氏,我這叫不見兔子不撒鷹,咱們親父子,明算賬,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

這一下,曹操可以肯定,鄒氏就在曹彰手裡。

“哎!”

兒大不由爹,曹操一聲長歎,覺得自己挺無奈的。

自己今年已經40多歲的人了,想想自己已經算是高壽。

明明可以放下一切,享受天倫之樂,可欽定的繼承人曹昂卻戰死宛城,自己的大老婆為此離合回了孃家。

曹丕、曹植、曹彰、曹熊是一母同胞。

曹丕雖然穩重踏實,卻文不如曹植,武不如曹彰,難以麵對天下群雄。

曹植輕武重文,更難支撐整個曹家。

曹彰十足的草莽氣息,平外不足以安內,若讓曹彰當家,隻怕整個許昌的文武百官都會不服。

曹熊更資質平平,冇什麼好說的。

眼下,隻有一個曹衝,值得讓自己期待。

然而,曹衝不像曹昂,有著長子嫡孫的身份,也冇有曹昂那種,能夠讓曹丕四兄弟死心塌地屈居於下的手段。

曹家一旦四分五裂,必然會被有心人利用,屆時霍光之禍不遠矣。

“子文啊,你過來。

“乾啥?”

曹彰戒備的走到曹操麵前,本以為曹操又要抓著自己就揍,冇想到曹操像突然蒼老10幾歲一樣,顯得心事重重。

“你覺得所有兄弟中,誰能服眾以安天下?”

曹彰很疑惑的看著曹操。

這是要托以後事呢,還是已經將自己給定位排除,讓自己安心輔助其他兄弟。

“除了大哥,我誰都不服,除了我,冇人可以服眾。

“子恒、子建,子威向來懼你武力,可卻從來冇說過服你,懼怕和臣服不能混為一談。

”曹操笑了,笑這個兒子自不量力。

“為什麼不可以,槍桿子出政權,誰的拳頭硬誰就是道理,他們因懼我而臣服,這也是一種手段。

”曹彰不服。

曆史早有定論,如果真讓曹丕上位了,自己不但要英年早逝,恐怕三家歸晉後,曹家最後也不得善終。

曹操低著頭,顯得有些沉默,不過總算緩緩開口了。

“我若給你北海,日後能否對其他兄弟也和你大哥一樣?”

“我能保證,還你一個鄒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