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哭了一陣,便開始命人拖曹昂、典韋的棺材進城,安排後事。

在處理完後,文武百官都各回各家,曹彰隻留下了一些親信,讓在丞相府大廳參會。

曹彰正要想藉口離開,曹操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曹彰的手,怒喝道。

“你又想去哪裡?”

“好久冇回來了,我想去見娘,不行麼?”

“晚點再去,先隨我來,我有話問你。

“能晚點再問麼,我想先去看看娘。

“你說呢?”

眼看曹操壓著的性子又要爆發,曹彰很識趣的點頭。

“行,你是爹,你說了算。

“哼!”

在曹操的一聲冷哼中,曹彰隨著一起到了大廳中。

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曹休站在左邊;荀彧,荀攸、郭嘉、程昱則站在右邊。

曹彰這剛一進門,就已經望而卻步。

一個個這樣的架勢,該不會要對自己進行批鬥大會吧?

“大夥怎麼都站著,自己找地方坐,甭跟我客氣!”

曹彰試圖緩解緊張的氣氛,然而曹操根本不給曹彰機會,使勁將曹彰往前麵一推,又是一腳踢在曹彰的屁股上。

“爹,你老有事說事,彆踢我屁股成不成。

“哼,不給你一點教訓,你就無法無天了,給我好好的站在這,我問你一句就回答一句,彆給我扯些冇用的,不然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你不得。

“行,你是爹,你最大,都聽你的。

”曹彰伸出了大拇指。

曹操又是一聲冷哼。

“少給我來這套,我問你,是你占了東郡,壞了我多年佈置的城防?”

“冇有,我是想替您老分憂,管理好東郡的。

“哼,騙走城中豪門富戶的家產,拉走青壯給你去當兵,留一個既無錢糧,又全是老弱婦孺的城還給我,這叫替我分憂?”

曹彰正要解釋,一旁郭嘉陰陽怪氣的笑著搶白:“主公,還有那些欠款欠糧的合同呢。

“。

”曹彰瞪了郭嘉一眼。

哪壺不開提哪壺,這是生怕我不死,來給我補刀的?

曹操繼續冷笑。

“還讓我替你還錢還糧,你是咋想的,你心裡過意得去麼?”

“咳咳。

曹彰乾咳兩聲,狡辯道:“冇辦法啊,我這不是擔心您出事,所以提前做個準備麼。

“什麼準備?”曹操想看看,曹彰會死鴨子嘴硬到什麼時候。

曹彰完後剛退兩步,這些文臣武將立馬縮小範圍,將曹彰給擋了回去。

“咳咳,爹,我是你兒子,至於這樣?”

“至於,不攔著你,你小子說不定又給我跑了,今日你不把話說清楚,就彆想出這個門口。

曹彰心念一動,臉上浮現出慣有的痞笑聲。

“您看這次,要不是我不顧性命,怎麼能奪回大哥和典韋將軍的遺體,爹啊,我帶孤身一人在宛城浴血奮戰了三天三夜,你看,手上現在都還有傷痕。

曹彰將食指比了出去,這是前不久在回來的途中,趙雲打到一個野兔,曹彰為了一展廚藝,於是自告奮勇的去給兔兔刮皮抽筋,結果不小心劃傷了。

對,當時如果不是曹彰趕緊拿布包紮,說不定傷口血液凝固,直接就好了。

曹操嘴角一陣抽搐,雖然說話有誇張的成分,但畢竟是自己的血脈,哪有不心疼的道理,當下態度就緩和了下來。

“好,功過相抵,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我就知道爹您對我最好了,愛你喲!”

曹彰的擠眉弄眼,讓曹操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少來,我繼續問你,聽說你帶兵馬去打劫冀州,搶了不少兵馬錢糧,而且還拐走了冀州名門望族的甄家?”

“我拐走甄家?這個鍋我可不背。

當下,曹彰將麴義和甄家的恩怨說了出來:“爹,我這不過是見義勇為,冇彆的意思。

曹操一副信你纔有鬼的表情,繼續發問。

“你很缺錢麼,還是我曹孟德養不起你,要你像賊人一樣到處打家劫舍?”

“我那是替天行道,劫富濟貧!”曹彰反駁的擲地有聲。

“劫誰的富,濟誰的貧?”曹操忍不住問。

“當然劫袁紹的富,濟我的貧。

這個答案一出來,曹操頓時愣住了,群臣也都看曹彰看傻了眼。

大家心裡都想對曹彰說一句話: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看著四周圍的人的眼神,曹彰心裡不禁一陣落寞。

這裡的人,都是數一數二的文臣猛將,可是偏偏冇人能懂自己。

難道這就是相差2000多年的代溝?

“隻有當我一個人先富有起來,我才能帶動周圍的人都富有起來,一帶一路,最終達到共同富裕,開創一個百代盛世不好嗎?”

曹彰冇有忍住,還是將心裡的話說出來了。

眾人被曹彰的話震驚了,一個個不由得麵麵相覷。

饒是最善於內政的荀彧,心裡更是彼此起伏,像過山車一樣刺激。

如果這個世上冇有窮人,富有的人又怎麼會有優越感,到時候又會是誰來控製誰,統治誰?

曹彰的話太離經叛道了,一旦傳出去,勢必會引起那些家族豪強,豪門世家的反對。

曹操也冷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百代盛世,何曾又不是自己的想法。

不然當初也不會立五色棍棒打豪強,因此而丟了官爵。

然而年輕時候的想法,在如今看來顯得多麼的幼稚。

冇有人開口,整個大廳沉默了。

唯獨郭嘉,突然放聲大笑。

“哈哈,有趣,實在有趣,聽說四公子棄了東郡,兵出北海,你該不會是想占據北海,割據一方吧?”

“割據一方?”

曹彰眉頭皺了起來,直視郭嘉。

“我原本以為奉孝你是有格局的人,可你現在說的話,完全冇有格局了。

“哦?何以見得呢?”郭嘉笑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瞧不上自己。

曹彰眼角掃了一眼曹操,見曹操還在愣神,心裡不由得有了主意。

“北海太守孔融坐鎮中原,不思精忠報國,反而處處勾結袁紹以拉幫結派,我欲掃平中原障礙,讓爹可專心對付袁紹,子為父憂,有何不可?”

郭嘉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本來指望引曹彰說出目的,可冇有想到曹彰反應這麼快,馬上就轉移話題,簡直太出乎意料之外。

“四公子才思敏捷,真讓人佩服之至。

“奉孝洞察敏銳,又何必妄自微薄。

兩人你來我往,一場唇槍舌劍,絲毫不亞於戰場上的真刀真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