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一怒,屍橫遍野。

這個時候,誰能說話?

這個時候,誰又敢說話!

整個大廳,靜的隻能聽到眾人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然而就在曹操正發飆時,門外的護衛不知死活的喊了一句。

“報,東郡使者前來求見丞相大人。

東郡?

那個逆子,不會又給我整什麼幺蛾子了吧?

曹操第一反應,就是曹彰又闖禍了。

“傳!”

曹操不動聲色,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

東郡的官員,激動的邁進丞相府,見到曹操便不自覺的打了個激靈,跪拜在地上。

這是上位者的威嚴,不容挑釁。

“東郡有何事,派你為使來許昌?”

“稟,稟。

稟告丞相,小人奉小丞相。

不是,是小將軍之命,前來許昌給丞相大人送信的。

“哦?呈上來!”

曹操一聲令下,官員連忙打開包袱,正要將曹彰的書信,以及一堆合同拿去給曹操。

可是剛一起身,就被許褚一巴掌給按了下去。

“這裡有你什麼事,繼續跪著。

說完,許褚拎起包袱,拿給曹操。

郭嘉看著包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荀彧、荀攸眾人,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曹彰書信中,又有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刺激曹操。

十幾份竹簡被捆綁著,大部分上麵都刻著合同二字,唯獨一份寫著家書。

這小子搞什麼鬼?

曹操不自覺的拿起家書,攤開看了起來。

父親大人:自兒占據東郡以來,這才明白政務之難,不亞於行軍打仗,如今鬨的東郡國庫空虛,民怨沸騰。

兒子自知自己非治理之才,望父親大人儘快派遣官員,前來東郡赴任,還東郡一個朗朗乾坤。

兒子有罪,終日恐慌,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終發現北海太守孔融,空掛朝廷職位,卻與袁紹拉幫結派,相互勾結,全然枉顧朝廷律法。

兒子痛定思痛後,如今正整頓兵馬,準備發兵北海,以去袁紹左膀右臂,為國出力,為父親解憂。

兒子曹彰頓首。

一封信,總算是看完了,曹操的手也開始止不住的顫抖。

“元讓,東郡佈防兵馬有多少?”

“東郡之前佈防精兵5000,由劉延統領,隻是現在。

該不會是失守了吧?

夏侯惇不自信的看了眼曹操,唯唯諾諾的回答著。

雖然東郡被曹彰給占了,但是也是風平浪靜,冇聽說出什麼大事。

曹操一下子就愣住了。

東郡的5000精兵,加上呂布殘軍2000左右,加起來都不到一萬。

孔融雖然崇文輕武,可是手下好歹也有上萬兵馬,加上有城牆守護,自己都不敢說能以少勝多。

曹彰這是哪裡來的自信,敢說攻下北海的狂言。

荀攸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問曹操道:“主公,是不是四公子又惹事了?”

“哼!”

曹操冷哼一聲,壓下心中怒火,不動聲色的放下手上的竹簡,隨後翻看一個個合同。

“逆子,這個逆子,我要宰了他,我要宰了他!”

看了三個竹簡,曹操已經看不下去了。

內容都是一致的,隻有借款借糧的數額不一樣。

“奉孝,當初是你提議讓那個逆子待在東郡的,你看看他做的好事。

此刻,曹操氣的臉都綠了,都有點在懷疑人生,一直壓抑的怒火,再也忍受不住的爆發出來。

郭嘉撿起曹操丟在麵前的竹簡,真的開始仔細看起來。

荀彧、荀攸,程昱三人也很好奇,這個四公子又玩什麼花樣,能讓曹操氣出新的高度。

於是三人組團的跑到郭嘉麵前,也跟著一起看竹簡。

一旁跪在地上的東郡官員,也覺察到不對勁,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

夏侯惇,夏侯淵兩兄弟也很好奇,跟著圍過去湊熱鬨。

“奉孝,到底咋回事?”

“快說啊,都急死我了。

“。

群臣議論紛紛,剛纔還安靜如斯的大廳,頓時就嘈雜起來。

“都給我閉嘴。

曹操越發鬱悶,大喝一聲後,目光緊鎖在郭嘉身上。

“你說,這逆子想做什麼?”

郭嘉看完竹簡,心裡也有底了,那邪魅的臉上露出狂傲不羈的笑意。

這個四公子,越來越有意思了。

“這還用說麼,正如這封書信所言,四公子在東郡欠了一大筆錢,然後捲走主公你所有的兵馬,準備去攻打北海。

曹操滿頭黑線:“我想知道不是這個,我是問這個逆子,能不能拿下北海?”

郭嘉笑道:“7000兵馬,確實少了點,還差點火候,不過如果是四公子的話,應該問題不大。

“你是說,這逆子有本事拿下北海?”曹操不可置信的看著郭嘉。

“嗯,以陳宮之謀,張遼、高順之猛,拿下北海綽綽有餘,主公無需擔憂。

”郭嘉點了點頭,示意曹操安心。

曹操臉色還是很差,因為不管曹彰拿不拿的下北海,袁紹那邊肯定會有所動作,到時候自己壓力就會更大。

“袁紹若問責,我當如何應付?”

“四公子不是早就反出許昌了麼,主公隻要和四公子劃清界限,袁紹那邊自然不會多生事端。

“袁紹若是去打那逆子,我豈不是隻能作壁上觀了?”

曹操明白郭嘉的意思,兒子能夠坑爹,做爹的自然也能坑兒子。

隻不過,曹操最愛的長子剛剛死了,這還冇從悲痛中回過神來,要在死一個,就得不償失。

特彆是像曹彰這樣,天生神力,又能單獨帶兵打仗的能力,一直是曹操想要培養成名將的對象。

郭嘉笑道:“明麵上自然兩不相幫,但主公真要派兵助四公子,袁紹又能拿你怎樣?”

“奉孝所言甚善,那東郡這個爛攤子,這些個錢糧,你說誰來還?”

郭嘉清明的眼神,又變得如往常一樣渾濁。

這一次,真想看看四公子會如何麵對這個局麵。

“主公啊,你都和四公子華清界限了,誰借的,就找誰還唄。

“至於東郡這個爛攤子,微臣建議讓司馬防之子,司馬懿去上任。

“司馬懿?會不會太年輕了點?”

“司馬懿雖然年輕,做事卻老練沉穩,必然可安撫東郡官民。

曹操緊鎖的眉頭,終於紓解開來:“好,就依奉孝之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