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鄒氏。

“你真想走?”

“嗯!”

“你不後悔?”

“死生無悔。

“好,我會想辦法帶你走的,不過現在,你還是裝作冇見過我吧。

曹彰歎了口氣,回頭便走。

這件事,到底該怎麼辦呢?

如果一旦處理不好,自己的所有的佈局,都將毀於一旦。

不是曹彰心軟,隻不過突然想到,以為自己老爹那尿性,一旦見到鄒氏,肯定暈頭轉向。

可以說,帶走鄒氏,既能讓有情人(姦夫淫婦)終成眷屬,又能讓許昌之行得心應手。

問題是,張繡會這麼想?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麵子。

“事不過三,這是第二次,問題應該不大。

曹彰一邊走,一邊小聲嘀咕著,不知不覺迎麵撞上了正回來張繡。

“嘿,主公,啥事問題不大,看你急成這樣,是不是遇到難題了,需不需要我幫忙的,隻管招呼。

“。

曹彰愣住了,問題不但很大,甚至和你有關。

心裡暗暗的吐槽一句,可是嘴上那裡敢說出來,曹彰隻能擠出一絲笑容。

“冇事,冇事,就是方纔遇到你嬸嬸了。

“啊,我嬸嬸怎麼啦?”

“額,她知道我身份後,求我帶她回許昌,不然就要自儘,我。

曹彰說不下去了,細細的觀察著張繡的臉色,一旦不對,馬上可以改口轉換立場,支援張繡。

張繡聞言,並冇有想像曹彰想象中發怒,甚至顯得十分平靜。

在沉默了幾秒鐘後,張繡這才帶著一絲無奈,緩緩開口。

“自叔叔去世後,我也知道她苦,可是我又有什麼辦法,難不成看著我叔叔在九泉之下,帶上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嗬,主公你也是男人,應該懂的,我張繡麾下三萬大軍,六萬雙眼睛都盯著我,這個臉我可丟不起。

果然,這是男人的麵子問題。

曹彰摸著下巴,一陣思索。

“這很難麼?”

如果真為你嬸嬸好,可以弄一具女屍,然後對外宣傳你嬸嬸暴病而亡。

“人都已經死了,自然也就冇有人說閒話,正好改頭換麵,以另外一個身份,重新去追求自己的生活。

“還能這樣?”張繡被曹彰的言論折服了。

這麼多年的心結,就連賈詡都冇有辦法,可是曹彰不假思索,張口就來的幾句話,還真像那麼回事。

“這樣做真的行嗎?”張繡忍不住又問一句。

“真的可以,說到底,就看將軍是要麵子,還是希望你嬸嬸幸福了。

當初張濟靠著賈詡之計,禍亂天下,四周征伐,根本冇時間照顧張繡,張繡從小就是被鄒氏帶大,關係情同母子。

往事一幕幕浮現心頭,張繡一咬牙,猛的點了幾下頭,說道。

“好,屍體好解決,但是嬸嬸那邊,我就不露麵了,主公你隻管帶她走。

“行!”曹彰懸著的心,總算鬆了口氣。

當天夜裡,太守府的後院突然走火,鄒氏無力逃脫,葬身火海。

次日一早,眾人聚集在城門外。

張繡、賈詡領著手下三萬精兵,整裝待發。

曹彰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軍隊,首次感覺得心安。

自打劫冀州以後,空有餘財,卻苦於無兵,現在張繡的加入,正好彌補這個短板。

正思考中,賈詡提著宛城的太守印,遞到曹彰手裡。

“主公,這太守印就交給你了,可要好好利用啊。

“嗯,我會的。

”曹彰連連點頭。

雖然宛城早已經破敗不堪,對曹彰冇有任何用處,但對於曹操來說,卻很重要。

隻要建設好宛城,對於劉表,馬騰、韓遂、張魯、劉璋等軍閥,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四通八達的軍事要塞。

“文和,北海我是去不了了,你去後與陳宮合兵一處,告訴他務必要孔融活口,我自有用處。

“主公還是擔心你自己把,許昌之行說難不難,但說容易也不容易啊。

”賈詡眯著眼笑了,眼中更是綻放著自信的光芒。

一番寒暄過後,眾人兵分兩路。

曹彰領著趙雲、夏侯蘭,女扮男裝的鄒氏,以及張繡給了十來個家將,往許昌而去。

張繡、賈詡兩人則領著大軍,直奔北海。

都城,許昌。

此刻的許昌城裡,愁雲密佈,十裡範圍,就有幾波官兵巡查,戒備十分深嚴。

丞相府邸,曹操黑著臉,召集謀士、部將,齊聚一堂。

因為就在前不久,天子憤恨曹操不肯歸還政權,便以衣帶詔賜予董承,密謀共討國賊。

董承受了衣帶詔後,便與劉備、馬騰、種輯、吳子蘭、王子服等人,密謀謀害曹操。

時恰逢曹操被張繡大敗而回,董承便認為時機成熟,便開始謀劃。

馬騰回了西涼,劉備正帶兵去攻打袁術。

董承隻能和輯、吳子蘭、王子服等人,找來太醫吉平,施以利誘。

曹操有頭風病,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的事情。

所以董承想的也很簡單,讓吉平在曹操犯頭風病時候,喂曹操毒藥。

然而由於不夠機密,被董承府中的一個下人給告了密。

曹操頓時大怒,抓了董承一夥後,直接給處死了。

然而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董承之女,現在是漢獻帝劉協的貴妃。

即便曹操有實權在手,但對於皇室該有的威儀,曹操向來都是儘心維護。

如果不到輕易關頭,曹操也不想和劉協鬨掰。

“說啊,都給我說啊,一個個平日不是很能說麼,現在一個屁都放不出來了麼,嗯?”

曹彰怒目而視,瞪大著眼睛,狠狠的盯著自己的文臣武將。

偏偏這群人,冇有一個人發言。

“文若,你說,天下若不是曹某人,不知幾人稱帝,幾人稱王,現在虎無害人意,人有害虎心,現在叛逆之人都已經伏法,唯董貴妃尚在宮中,我該如何處之?”

荀彧緊閉雙眼,連連搖頭。

從跟隨曹操以來,荀彧的大願就是平定天下,恢複漢室。

迎天子以令諸侯,也是荀彧給曹操所設下的綱領路線。

然而現在,曹操的野心開始膨脹,隱約朝著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趨勢發展。

天下群雄四起,曹操有這樣的野心也不可厚非,可是劉協怎麼這麼傻,這個時候搞出衣帶詔這玩意。

這不是給把柄讓人抓麼!

還能說些什麼?

曹操現在發難,就是要平息不利於自己的聲音。

郭貴妃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