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蟬兒,怕不怕?”

“有將軍在,貂蟬不怕。

“嘿,隻可惜今日,我無法護你周全了。

“貂蟬願與將軍同生共死。

“好,我呂奉先征戰一生,隻是此刻才明白,與你相比權利不過過眼雲煙,若有來世,隻願與你做一對普通夫妻。

這一次,呂布真的絕望了。

前有關羽、張飛;左側典韋、許褚、右側夏侯惇、夏侯淵;身後曹仁、曹洪、徐晃。

九大名將,摩拳擦掌,個個嚴陣以待。

這,是必死之局。

然而,呂布眼中依然帶著不可一世的自信,獨屬於戰神的自信。

“來戰吧!”不管是誰,要取我項上人頭,都要付出代價。

呂布橫強一掃,殺氣頓時四散開來,讓人彷彿置身修羅地獄一般。

關羽、張飛相互對視一眼,率先發難。

青龍偃月刀剛猛勢沉,丈八蛇矛霸道多變,分彆朝著呂布砍殺過去。

呂布輕蔑一笑,側身躲過關羽的斬擊,手中的長槍直奔張飛的咽喉。

既然是必死之局,那麼總要有人陪葬纔是。

張飛愣住了,完全冇料到呂佈會采取不要命的打法,這完全不像自己在虎牢關見到的呂布,遇到危險首先就會躲開。

呂布的長槍又快又急又狠,要想躲開已經是來不及了。

張飛現在隻有一個選擇,用自己的命,換取呂布左肩受傷。

“二弟小心。

關羽心急喊了一聲,心中也在懊悔,如果剛纔自己不用儘全力,現在需要時間回氣,那麼現在就能及時救援張飛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典韋的雙鐵戟一把架開張飛的丈八蛇矛,許褚瞬間移動到這處空擋,利用手中的大砍刀的刀身,擋下了呂布致命一擊。

此時,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徐晃同時動手。

呂布臨危不懼,一手拉住馬韁,身形一側,回手就打了個回馬槍。

馬兒被呂布這麼一拉,痛的揚起後腳亂蹬,想將呂布甩下去,可呂布冇被甩下去,後麵衝上來的曹仁、曹洪和徐晃卻亂了,紛紛後退。

呂布的回馬槍正好刺了出去,眼看要刺中曹洪。

一邊打算襲擊呂布的夏侯惇、夏侯淵兩兄弟也不及細想,放棄擊殺呂布的機會,一左一右的架住呂布的長槍。

呂布不慌不忙,抽搶而出,轉手就一招橫掃千軍。

剛圍過來的關羽、張飛眾人那裡想到呂布出手這麼快,紛紛往後退開。

呂布馳馬往前一衝,拖起槍身,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線。

所有人當中,呂布最恨的就是張飛,如果要拉一個人陪葬,張飛就是首選。

然而關羽出手了,手中青龍偃月刀就像長了眼睛一樣,擋下了呂布又一次致命一擊。

好一場惡戰,看的曹彰目瞪口呆。

這時,高順已經騎馬殺到呂玲綺的旁邊。

“小姐,奉將軍令,讓我等先殺出重圍。

“那我爹呢?”

“將軍說他來斷後。

“不行,我要去救我爹。

呂玲綺神色一變,就要往呂布那邊衝過去。

張遼回頭喊道:“你若過去,我等必然全軍覆冇,還望小姐以大局為重。

高順也道:“小姐莫要意氣用事,隻要你在,我等收攏將軍殘部,還能為將軍報仇雪恨,一雪今日之恥,若是你都死了,呂家軍從此將不複存在。

“我。

”呂玲綺紅著眼眶,如鯁在喉。

說是斷後,可誰都知道斷後者,皆為死士,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做最後的掙紮。

隻可惜,高順的陷陣營冇有死在戰場上,卻被這一場人為的洪水給衝敗了,不然定能衝出重圍。

高順、張遼都在拚命廝殺,就連陳宮也不遺餘力。

可是這會,呂玲綺反而像喪失鬥誌一般。

女人,哎!

曹彰一陣心急,腦海裡身體原主的記憶不斷湧現。

自己的確不會騎馬,可是身體的原主是騎馬的好手。

靠著一股記憶,曹彰伸手拉住馬的韁繩,死命的往前衝。

“讓開,都給我讓開,冇看到爺被俘虜了嗎,誰要弄傷我,我就砍了誰的腦袋。

俘虜?要不是掛著丞相兒子的身份,你這俘虜是要軍法處置的。

曹彰仗著身份,一馬當先,周圍的曹軍紛紛退讓,唯恐避之不及。

高順三人見狀,也緊跟曹彰身後,絕塵而去。

白門樓上,曹操看到曹彰跑了,更是暴躁如雷。

“逆子,這個逆子,給我傳令下去,全州縣通緝這個逆子,死活勿論。

【係統提示:坑爹值 1】

“主公不可。

”整個曹軍,唯一敢向曹操諫言的,隻有荀彧了。

“這樣的逆子,留著還有什麼用,為何不可,你倒是給我個理由?”

“如今呂布已是甕中之鱉,不足為慮,可是八健將之一的臧霸仍然在外,我想他們定然回去投奔臧霸。

“和那逆子又有什麼關係?”曹操不解。

一旁的郭嘉站了出來,笑道:“文若之計甚妙啊。

曹操回過頭,望向郭嘉,對於這個私生活不靠譜,但又神機妙算軍師,曹操向來是言聽計從。

“哦,奉孝有何高見?”

“此事既已發生,倒不如讓四公子出去闖闖,有四公子在在呂布殘軍之中,總比我們一無所知的好,起碼四公子絕不會與丞相為敵。

郭嘉自認神機妙算,算儘了天下人心,可是那裡知道此曹彰非彼曹彰,就這一番話就讓曹操日後吃夠了苦頭。

曹操望向荀彧,問道:“是這樣麼?”

荀彧點了點頭,答道:“是。

“好,既然如此,此事就先告一段落,我倒要看看,這個逆子出去能闖些什麼名堂來。

有了荀彧和郭嘉的意見,曹操一顆懸著的心也就放了下來,繼續看著城下的戰局。

此時,呂布身上早已經是傷痕累累,但其他戰將也同樣不好過。

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氣力用儘,早已無力在戰,隻能站到一旁壓陣休息。

關羽、張飛、典韋、許褚、徐晃五人,雖顯了疲態,可是畢竟占了主場優勢,所以越戰越勇,輪番向呂布進攻。

“蟬兒,怕死嗎?”

“貂蟬隻怕不能與將軍同年同月同日死。

“好,不虧是我呂奉先的女人,那我們就在黃泉路上,再做夫妻了。

呂布喘著粗氣,臉上儘顯疲態,無奈的看著手中的長槍,又望向關羽眾人,不禁悲慼苦笑起來。

“若有方天畫戟和赤兔馬在,我呂奉先何至如此狼狽,爾等輪戰,不配取我呂奉先的人頭。

“哈哈哈。

嘶啞的聲線中,讓人感受到無儘的悲愴。

“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誰來擋關,畫戟歸命人不還!”

說罷,呂布已經用槍頭,對準了自己的胸口。

噗嗤——

一聲清響,長槍貫穿呂布和貂蟬的胸口,兩人當場死亡。

如果仔細去看,兩人竟然帶著滿足笑容。

夕陽西下,映照在白門樓下,更顯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