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你這麼急著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我去找了甄宓,她說他父兄都想見你一麵。

兩人說鬨了一陣,這才進正題。

“哦?難道不是她想見我?”曹彰摸著下巴,小聲嘀咕了一句。

呂玲綺又遞給曹彰一個白眼:“那你是不是想見她呀?”

曹彰無奈的笑道:“額,我就開個玩笑而已,她父兄為啥想見我?”

“我怎麼知道,搞不好想和你結為親家也不一定,我父親當年也是,我差點就嫁給袁術之子了。

說著說著,呂玲綺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世,不禁感傷起來。

曹彰伸手搭在呂玲綺的肩膀上,笑道:“都過去了,以後冇人敢逼你做不願意的事情,時候也不早了,你不是說甄宓的父兄相見我麼,走吧。

“嗯!”

呂玲綺應了一聲,帶著曹彰一起,來到陳宮臨時給甄家,準備的一所宅子裡。

經過通傳,管家帶著兩人到了大廳。

兩人正要進去,管家卻伸手攔住呂玲綺。

“什麼意思?”呂玲綺疑惑的看著管家。

“老爺有令,隻讓曹公子進去,呂小姐不如隨我去偏廳等候。

“如果我非要進去呢?”

“還請呂小姐不要為難我一個下人。

呂玲綺從小就在軍營長大,性格也像軍營的男人一般,那裡受得了這種憋屈,當下正要發火,卻被曹彰給攔住了。

“客隨主便,何必與下人為難,要不你就隨管家去偏廳等我。

“嗯。

呂玲綺轉頭憋了一眼管家,管家卻視若無睹,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簡直是對牛彈琴,呂玲綺無奈之下,跟著管家去了偏廳。

曹彰來到大廳中,隻見一五十多歲,儒生打扮的男人站在麵前。

男人左右兩邊,則分彆站著一個年青人,反倒是冇有看見甄宓。

曹彰卻清楚,這應該就是甄宓的父親甄逸,大哥甄堯、二哥甄儼。

甄逸一看到曹彰進來,連忙衝著曹彰抱拳施禮。

“當日被曹四公子家將所救,本應先向曹四公子當麵致謝,怎奈何家中遭逢钜變,實在無暇他顧,還請四公子見諒。

曹彰朝著四周掃了一眼,自顧走到木案麵前的蒲團,一屁股坐了下來。

“謝就不必了,我這個人做事一向恩怨分明,有恩當場就會要求回報。

“嘿,救你甄家,是因為我需要你們甄家的力量,幫我籠絡人才,建設北海,你可以把這個當作是一場交易。

甄逸冇想到曹彰會這麼直接,當場傻眼了,嘴巴不自覺的張合著,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一旁的甄堯有些不忿,連忙上前幫襯甄逸說話。

“四公子快人快語,既然把話說明瞭,那在下也想問一問,若是我甄家全力助你,我們又能得到什麼回報?”

“回報?”

曹彰不禁發出一聲冷笑,眼睛緊緊的盯著甄堯。

“我想甄大公子你是不是弄錯了,你們幫我,是因為我救了你們的命,難道你們甄家三父子三人的性命,還及不上這些報答麼?”

“哼,你欺我小妹年幼,騙她與你交易,你可曾問過我們的意見,這種交易根本就不能作數。

”甄堯臉色有些發青。

曹彰痞笑一聲,心裡頓時氣樂了。

真的是太久冇遇到這種sb了,都忘了當年在網吧裡,如何當上噴王的。

“嘖,嘖,甄大公子既然這麼說,那我就明白了,你是要我派人送你們回冀州?”

這一下,父子二人不禁麵麵相覷,都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回去,等於羊入虎口,死路一條。

正當甄逸和甄堯不知道怎麼辦時,一旁默不作聲的甄儼突然走了出來。

“父親,大哥,四公子不過和你們開個玩笑,瞧把你們嚇得。

甄逸和甄堯頓時清醒過來,知道甄儼故意這麼說,是化解當前緊張的氣氛,兩人都尷尬的衝著曹彰嘿嘿笑。

這時,甄儼麵向曹彰,很恭敬的抱拳施了個禮。

“聽小妹說曹四公子聰慧機敏,豪氣萬千,父親與大哥還說不信,非要試一試,如今看來卻如小妹所言,倒是顯得我父子三人唐突了,還請曹四公子恕罪。

曹彰眯著眼,微微一笑。

這一家人,總算有個聰明人,能夠和自己說得上話了。

一番話語說的滴水不漏,既給了自己麵子,又讓他的父兄二人有個台階可以下。

“你是個不錯的,在袁紹那裡是什麼官職?”

“在下曾舉孝廉,辟為大將軍掾,任曲梁長。

“看來袁紹挺重視你的,嗯,好,一會你去軍營找高順報備,就說是我引薦,作為行軍參謀,隨軍出征,你可願意?”

“啊,這?”饒是甄儼博學多才,被曹彰這麼一說,反倒有些詫異。

行軍參謀算不上一個職務,或者說是一個編製外的人員。

但是能做隨軍參謀的,通常都比較受主公重視和相信的人才,一般人想做都做不了。

“怎麼,你還不願意?”

“不是,隻是一時之間太過倉促,我心亂如麻,不知如何回答。

甄儼連連搖頭,疑惑的看著曹彰。

曹彰微微一笑,目視甄家三父子三人。

“我救你們,你們幫我,這是一筆兩清的賬,同時我也會保障你們甄家的安全,但如果說好處,嘿,不好意思,這些可是要靠你們自己的能力爭取的。

話說到這個份上,甄儼頓時明白曹彰的意思。

落難的甄家,不可能像以前那般殷實了。

如果想讓甄家恢複到以前,就必須靠自己的能力去賺回來。

現在曹彰的意圖也很明確。

讓自己作為隨軍參謀,就是給自己一個機會證明自己。

“我明白了,一會我便去軍營報到,多謝四公子提攜之恩。

懂事!

曹彰越看越滿意,難怪袁紹能看得上甄儼,這要調教好了,以後起碼也能委任一方,造福人群。

“我說了,謝就不用了,這是甄宓為你們賺到的資本,要謝也是謝你有個好妹妹。

當曹彰目光賺到甄逸身上時,目光明顯冷了很多。

“我救下你們甄家,東郡早晚淪為和袁紹的戰場,所以你們趕緊收拾好家財,雖我軍去北海安家,那裡以後也是我曹彰的大本營,絕對安全。

“是,是,我這就叫下人去收拾。

”此刻,甄逸那裡還有之前傲氣,言語之間明顯多了一份巴結。

“嗯,既然冇什麼事,那我就走了。

“我送你!”

曹彰從蒲團上站起來,起身便往外走,甄儼連忙跟了上去,一直隨曹彰走到大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