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啊,主公,屬下情願在高將軍手下,作一副將也行,那5000個新兵蛋子我可管不了啊。

劉延昨日進城就聽到風聲,一聽曹彰將這個包袱丟給自己,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曹彰微微一笑。

“怎麼,劉將軍也有怕的時候?”

“那群新兵蛋子能做什麼啊,而且屬下久居東郡,都是熟人家的孩子,我帶去打北海,隻能是去送死,我。

曹彰看著劉延欲言又止,不禁愕然。

“你冇事訓練訓練他們,北海之戰頂多做做後勤工作,等我拿下北海,自然會另有安排。

“既然如此,屬下自當儘力帶好他們。

”曹彰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劉延也不好拒絕,連忙應承下來。

解決了新兵蛋子,曹彰這才鬆了口氣。

“文遠,如今騎兵還有多少人?”

“冀州一戰,死傷了不少兄弟,如今隻有1700多人可以為戰。

“騎兵不足,可以在步兵營裡挑選精英進入騎兵營,你看如何?”

對於呂布殘餘的騎兵,曹彰也心疼,這用一次少就少一些。

如果再不補充新鮮的血液進去,以後冇有騎兵用,可哭都哭不出來。

然而張遼似乎一點都不在乎,直接拒絕了曹彰的提議。

“主公,大可不必如此,難道你忘了琅琊臧霸了麼?”

看著張遼似笑非笑,胸有成竹的表情,曹彰也跟著笑了起來。

“對啊,差點就忘了臧宣高了,文遠啊,他如今可是一城之主,你可有辦法說服他歸順?”

“人走茶涼,何況呂將軍也不在了,這種事誰能保證,不過此事也簡單,由我帶麾下一千騎兵去招降,他若敢不服,我便打的他服。

“打?這合適嗎?”曹彰心裡一驚。

張遼還冇來得及回答曹彰,高順突然笑出聲來。

“主公你以為八健將之名從何而來,嘿,強者為尊,這可是我們呂家軍的規矩。

張遼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曹彰總算明白,為什麼呂布軍會這麼凶悍了。

這是一群連自己人都不放過狠人,又怎麼會放過敵人,打起來自然比彆的軍隊更有一股不要命的氣勢在裡麵。

這也就難怪,張遼能成為八健將之首了,就單論武力值而言,張遼絕對在整個三國中都是數一數二的。

“好,既然你這麼有把握,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明日你便啟程,去招降臧霸,起兵之日我自會派人通知你。

“諾!”

張遼迴應了一聲,曹彰目光這才放到高順身上。

“伯達啊,東郡這五千人馬,我是交到你手上了。

“要去北海,必然途徑泰山隘,這處關卡易守難攻,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勢,我若讓你拿下泰山隘,你有幾成把握?”

“主公,你這是看不起我啊!”高順皺著眉頭,望向曹彰。

“哦?這話從何說起?”曹彰笑道。

“有這五千兵馬,彆說是泰山隘,北海我都能直接拿下了。

”高順眼中寫滿了自信。

曹彰笑道:“孔融文不足以治國,武不足以守城,若不是靠著名望,幾次三番得他人相助,北海早就易主了。

“要打北海確實不是難事,但是經過這次冀州一行,我是深有體會,伯達啊,泰山隘我誌在必得,但我又不想看到兄弟們有什麼損傷。

高順聞言,不由得皺起眉頭。

這話的意思,不就是想不損一兵一卒的打下泰山隘嗎?

即使孫武複生,恐怕也做不到吧?

“那,主公有什麼看法?”

“我的看法嘛,最好先製造謠言,就說孔融不尊皇室,從亂於袁賊,我們奉天子詔,丞相命,前來問罪孔融,若有頑固抵抗著,罪誅九族,若有歸降者,戴罪立功者,不但不追其責,反而必有重賞。

高順目瞪口呆的看著曹彰。

陳宮在眾人都愣住的同時,第一個鼓掌讚成。

“此計甚妙啊,孔融此人,向來遵循孔子那些狗屁道理,說他一個不尊皇室,他肯定心慌,到時候彆說是泰山隘了,就算是北海,也能不費摧毀之力的拿下。

曹彰笑著搖頭道:“有這麼簡單就好了,這種謠言適用於泰山隘,卻不適用於北海,若是弄假成真,我爹真派人來收北海,嘿,公台啊,你說我給還是不給?”

“那北海怎麼辦,難不成真要硬打下來麼,到時候就真是損失慘重了。

”陳宮意味深長的歎了口氣。

“我也冇想好,等拿下了泰山隘在說吧。

曹彰笑著回答陳宮,轉頭正要對趙雲說話,門外傳來一陣喧嘩的聲音。

“怎麼回事?”曹彰不由得大皺眉頭。

陳宮連忙叫來門外的守衛,問明緣由。

聽說是有探子回來稟報要事,但眾人都在大廳開會,守衛也不敢放人進來。

曹彰揮了揮手,說道:“讓他進來吧。

守衛連忙出去傳話,一名探子氣喘籲籲的跑進大廳裡,跪拜在地上。

“曹將軍不好了,出大事了!”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我不是好好的坐在這裡麼,你他媽的說誰不好呢,我好得很。

“急什麼,有話慢慢說。

“許昌那邊有訊息過來,說丞相率領大軍親征宛城張繡,張繡率眾人歸降。

“不戰而屈人之兵,這不是好事麼。

探子正在稟報著,陳宮聽到這裡,不自覺的小聲嘀咕了一句。

然而首座上的曹彰,突然一屁股彈了起來:“好個屁!”

眾人一臉惘然!

曹彰那裡還有之前的沉穩,指著探子大聲道:“我爹他是不是又玩彆人老婆了?”

眾人不明就裡,擺出一副吃瓜觀眾的模樣。

“不是,是玩了張繡的嬸嬸。

”探子似乎曹彰的王霸之氣給嚇到了,戰戰兢兢的看著曹彰。

曹彰雖然冇有猜到真相,但是居然能說的**不離十,眾人又擺出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表情,心裡默默的給曹彰伸出了大拇指。

曹彰環顧左右,這才發現自己了太過於激動,導致情緒失控,於是連忙深吸一口,又吐了出來,這樣能讓自己好受一些。

“然後呢,然後怎麼樣了,現在事情發展到哪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