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彆給我瞎bb了,都抓緊時間過河,有什麼話以後再說。

如果說下去,肯定冇完冇了,曹彰連忙發號施令,製止眾人繼續交談。

劉延無奈,下去開始組織手上的三千步兵,在官渡渡口擺陣。

“夏侯蘭,隨我組織人馬擺陣防守,先掩護張將軍的騎兵,還有甄家先過官渡。

“諾!”

夏侯蘭應了一聲,便隨著劉延一起去排兵佈陣。

曹彰看著劉延的表現,心下十分滿意。

這個劉延,雖然並不起眼,但第一反應就是安排防守。

安排的方圓陣,正適合官渡這個平原地區,打密集防守戰。

曹彰自己根本冇下過命令,劉延卻憑藉多年戰場的經驗,迅速分析出當前形勢,做出你想要的安排。

不管敵軍來不來,這都是為將者所具備的基本條件。

曹彰正暗自想著,一旁趙雲卻看著劉延那邊發呆。

曹彰笑著走到趙雲一旁,笑道:“怎麼,看到熟人了麼,對啊,這個夏侯蘭好像也是常山真定人,大哥是否認識?”

趙雲點著頭,有些心不在焉道:“哎,確實認識,當年我們一同拜師學藝,本以為可以一起匡扶漢室,可不曾想那年出山後,我們便分道揚鑣了。

後麵的事情不用趙雲說,曹彰也能知道,這兩人理念不同,最後一個投奔了公孫瓚,一個投奔曹營。

“既然是舊日好友,大哥何不上前一聚?”

“哎,此事說來話長,恐怕他這輩子最不想看見的人,就是我了吧!”

趙雲歎了一口氣,突然轉身上馬:“前塵往事,多說無益,子文,我看我還是和甄家一起先過官渡等你。

“好!”曹彰點頭應了一聲,趙雲便策馬而去。

嘖,嘖,嘖,這裡麵有故事啊!

曹彰看著趙雲離去的背影,又轉頭看了一眼正在帶兵的夏侯蘭,露出一副意味深長的笑容。

趙雲,張遼相繼領著騎兵,帶著甄家緩緩的走向官渡另一邊。

然而此刻,危險也在逐步逼近。

麴義手下的二名副將,在逃走的路上整合兵馬後,這才後知後覺的回過味來。

兩人一眼狼狽,大眼瞪小眼。

“老王,這情況不對頭啊,曹賊喊著追擊,可我們逃了一路,都冇有一個追兵,你說他們是不是虛張聲勢,想藉此機會逃過官渡去?”

“哎,極有可能是這樣,曹賊每次出現的伏兵,都不過百人而已,將軍會被擊殺,是錯誤低估了曹賊手下有高手存在。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兩人本來一向不對盤,可是現在兵敗如山倒,麴義又死了,袁紹一旦從襄平回來,等待兩人的都是斷頭台。

現在除了合作也許能夠翻盤,在冇有彆的可能。

“老徐,曹賊帶著甄家,還有那麼多物資,就算想過官渡,也需要時間,若是我們合作,帶著人馬殺過去,或許能立下戰功,彌補我們的過失。

“你直說吧,我們應該怎麼做?”

“清點人馬,重整大軍打到官渡去。

“這樣真的可以?你彆忘了,那曹賊可會五雷轟頂的妖法啊。

”一想到這件事,徐副將還有些後怕。

王副將沉聲道:“小小妖法,也不過傷我軍數人,我軍人數遠勝曹賊,隻要將士同心,必可將曹賊一網打儘,隻不過......”

說到這裡,王副將停頓了下來。

徐副將心慌的看著王副將:“不過什麼?”

王副將道:“你信我嗎?”

“......”

這不是問的屁話?

本來就不對付,信任又從何談起?

徐副將不禁沉默了。

王副將繼續說道:“你若信我,由我統軍,我們齊心合力打過去,或許仍有一線生機;你若不信我,我們帶著人馬回冀州,等大將軍回來,一起被送到斷頭台上。

死是小事,可是獲罪家人,到時候隻怕徐家連香火都保不住了。

徐副將咬著牙道:“好,我就信你一次,若是不勝,我先殺你,再自殺。

行軍打仗,徐副將自問比不上王副將,可是論武力值,徐副將根本向來看不起王副將。

兩人一番商議後,開始清點兵馬。

清點過後,兩人不禁為之咂舌,原本帶出來一萬兵馬,可如果卻隻剩下八千多,也就是說足有一千多人死於這場戰役。

兩人也來不及驚訝下去,在一番整頓後,帶著大軍迅速向前開進。

曹彰這邊,甄家已經到了官渡的對岸,騎兵帶著物資也走了大半,還有半數正在撤離。

偏偏這個時候,麴義麾下兩個副將,組織好人馬趕到了官渡。

“好傢夥,這曹賊果然狡猾,竟真想逃走,冇想到還在官渡留了三千兵馬,這確實像極了曹操的詭計。

“哼,再狡猾的狐狸,也不過是老虎口中的食物而已,你放心,他們跑不了。

王副將一聲冷哼,目光中充滿了恨意。

即便多了三千步兵又能怎麼樣,自己這邊可以還有八千多兵馬。

哪怕二個打一個,還能多出半個騰出手來,給對方致命一擊,人多總是有優勢的。

劉延這邊,看到袁紹大軍果然出現,也是十分的緊張,急忙讓士兵們都戒備起來,生怕對方一言不合就打過來。

“主公啊,你們快撤吧,這裡交給我和夏侯蘭。

”劉延明顯底氣不足。

“劉將軍啊,遇到事情不要慌,冇有什麼是你主公我解決不了的。

曹彰笑著安撫劉延,旋即上馬,走到步兵前麵。

“嗬嗬,兩位將軍,彆來無恙哈?”

麴義的兩個副將一陣臉紅,什麼叫彆來無恙,這是在嘲諷我們戰敗嗎?

生氣歸生氣,可是曹彰這邊陣型已經擺好,而且又是以逸待勞,王副將看了半天,冇有看出破綻,隻能和曹彰先虛與蛇委。

“曹四公子好手段,真有曹丞相的風範。

”卑鄙無恥,陰險狡詐,這就是王副將對曹操的看法。

曹彰看著王副將的表情,也猜到這肯定是在心裡罵自己,不由得嘴角浮現一絲弧度。

隻要對方冇有直接發難,給了充足的撤離時間,像這樣形勢的聊天,簡直就是曹彰的最愛。

“嘿嘿,過獎,過獎了,你們麴將軍都死了,你們不回去給他辦喪事,跑我這來乾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