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厲害的槍法,恐怕隻有溫侯在世,才能與之匹敵了吧!”趙雲的表現,讓張遼看的目瞪口呆,不禁一陣感慨。

“文遠,還不去助戰,等待何時。

”曹彰頓時也清醒過來,連忙指揮張遼眾人去支援。

隨後,曹彰提了口氣,大聲喊道:“麴義已死,你等還不束手就擒?”

張遼正帶著殘餘的騎兵衝過去助戰,一聽曹彰這麼喊,精神為之一震。

對啊,麴義都死了,還打個錘子?

蛇無頭不走,主將一死,必然打擊敵軍士氣,誰還有心思作戰。

於是,張遼一馬當先的衝到趙雲身後,割下麴義的人頭,高高舉起。

“麴義已死,還不投降。

張遼聲嘶力竭的呐喊者,節奏上緊密配合曹彰,聲音不斷的傳到敵軍陣營。

敵軍亂套了。

“全軍撤退,快撤退。

“聽我命令,後軍變前軍,迅速撤退!”

“。

敵軍的副將也算經驗豐富,聽到麴義身亡的訊息,在短暫的錯愕中,慌忙指揮撤退。

曹彰看到這一幕,心裡頓時就樂了。

才死一個主將就放棄戰鬥,如果袁紹手下都是這種人,那袁紹的好日子也不遠了。

“麴義已死,兄弟們,我們贏了,都給我追!”曹彰這麼一喊,眾人朝著潰散的敵軍追擊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曹彰縱馬向前,一把攔住正要衝的張遼。

張遼不解的看著曹彰,不禁疑問。

“主公,為何。

“敵軍兵力遠勝我們,還是窮寇莫追的好,去叫趙雲他們都回來吧!”

“那主公剛纔喊啥?”

“我不過想讓袁紹軍跑快點,我們也正好藉機會撤退。

“諾。

張遼朝著潰散逃走的敵軍望去,頓時也明白了曹彰的用意,如果這個時候趕狗入窮巷,確實容易被翻盤。

自己這邊三百騎兵,十不存七,要真追過去指不定被團滅了。

張遼也是深知兵法的人,這一仗打下來,心裡對曹彰是更為佩服,連忙騎著馬,將趙雲和剩下的騎兵一一招了回來。

清點人數,三百騎兵如今隻剩下三十六人,而且副將李鐵牛也陣亡了。

曹彰心裡一陣肉疼。

一開始,自己確實抱著利用這些人的心態,可是長時間的相處下來,難免有了一分感情在裡麵。

一旁趙雲見曹彰低頭不語,上前拍了拍曹彰的肩膀,安慰道。

“子文,怎麼還不高興了,今日一戰以少勝多,足以讓你名震天下。

曹彰搖了搖頭,冇有回答趙雲的話,反而將目光望向冀州城的方向。

這時,張遼也走了過來。

“主公,時候不早了,還是下令撤退吧。

“這就是戰爭嗎?”

曹彰轉過身,冇有回答任何人的話,轉而向趙雲和張遼提問。

趙雲歎了口氣,說道:“對,這就是戰爭,是不是很殘酷,就因為這殘酷的戰爭,所以我當初才立誌,要讓天下在無戰爭。

“張遼始終保持著一貫的冷靜:“能夠活下來,就已經不錯了,要結束這亂世,談何容易。

曹彰一聲苦笑:“為了權利,所換來的隻有流血,戰爭,百姓流離失所,城市破敗不堪。

“嗬,子龍,文遠啊,如果我想建立一個冇有戰亂,人人安居樂業的天下,你們會不會幫我。

這一刻,曹彰心裡彼此起伏,甚至不在喊趙雲大哥,就像一個真正的上位者。

張遼誠懇道:“屬下的命都是主公所救,隻要主公一聲令下,我張文遠死又何惜?”

趙雲頓了頓,突然跪拜在地,抱拳道:“既為天下,我趙子龍又何惜一命,自當捨命陪君子,今日起,你曹彰便是我趙雲的主公。

“我要打造的,是一個千秋萬載的百代盛世;我需要的,是一群肝膽相照,陪我共創盛世的兄弟、朋友,而不是下屬。

曹彰連忙扶起趙雲,衝著兩人連連搖頭。

“子龍啊,文遠啊,今日死了這麼多人,我心裡難受,不管是袁紹軍,還是我軍,都是人,都是爹媽生養的,他們憑什麼為了上位者的權利而死?”

曹彰越說越是激動,雙手分彆緊緊的拍在趙雲和張遼的肩膀上。

“他們不該死,該死的是那些利慾薰心的上位者啊!”

“我不想再看到流血和犧牲,所以決定了,不管是誰要製造流血和犧牲,我就會讓他痛不欲生。

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隻有消除罪惡的源泉,才能徹底斬斷罪惡的根源。

趙雲目視曹彰,顯得十分平靜:“如果是你爹呢?”

張遼:。

曹彰瞪大眼睛,一臉懵逼的看著趙雲。

這還算是兄弟嗎?

臥槽,這個時候提曹操?

這算哪壺不開提哪壺麼?

激昂的演講,好好的氣氛,就這樣被破壞掉了。

“先留著他對付袁紹吧,等個三、五、七年的時間,袁紹滅了,他也老了,到時候我再回去找他要兵權,嘿嘿!”曹彰摸著下巴痞笑著。

趙雲和張遼徹底無語。

真不知道自己的主公,為什麼這麼喜歡坑爹的。

不過轉念一想,這曹操敢做主公他爹,還不是一般人,有其父必有其子。

“算了,不說也罷,趕緊叫兄弟們集合,我們要儘快趕到官渡去,若是袁紹軍回過味來,我們想跑都跑不掉了。

在曹彰一聲令下,張遼立刻組織好剩餘騎兵,往官渡撤退。

半炷香的時間後,曹彰眾人總算趕到了官渡,而此刻呂玲綺一隊人馬,早已經在官渡等候。

“你們總算回來了,怎麼都渾身是血的,冇事吧?”剛到官渡,呂玲綺就衝到曹彰麵前,臉上寫滿了心疼。

“冇事,一個麴義還不能拿我怎麼樣。

”曹彰痞笑一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這個時候,劉延也跟著上前來。

“嗬,主公真乃神人也,竟很能從袁紹地盤搶到這麼多東西。

“哼,這算什麼,我們以三百騎兵,主公帶著我們,殺退麴義上萬人,還斬下了麴義的人頭。

王大虎因為李鐵牛的死,本就心情不好,眼看劉延嬉皮笑臉的,氣就不打一出來。

嘶!

劉延倒吸一口涼氣!

如果以前是因為冇有辦法,才臣服曹彰,那麼現在的劉延,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連曹操都不敢到袁紹的地盤撒野,可是曹彰卻跑到冀州城裡打劫一番,還真搶到了無數的財富。

最重要的是,麴義這種成名已久的名將,竟然被曹彰以少勝多,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天知道劉延這一刻,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