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在吼,馬在叫,黎明的破曉終於劃開長空,曙光初露。

麴義這邊死命的追,曹彰就玩命似的跑,兩者之間始終保持著安全距離。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曹彰從未感受過,有那一天比現在時間還長的,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不過總算有驚無險,平安通過了趙雲的埋伏圈。

臥槽,趙雲呢?

曹彰策馬奔騰,左顧右盼的觀察著。

四周山石險峻,可是通過這條路時,隻要仔細觀察,應該不難發現伏兵的端疑,畢竟這條路冇有茂盛的草木可以遮擋。

然而此刻,趙雲和他那一百騎兵,就像憑空消失一樣,根本覺察不到周圍有任何異樣。

逃走了?

曹彰心裡發出一聲冷笑,誰逃都有可能,但趙雲不會。

長阪坡上七進七出,匹敵曹操帳下十萬雄兵,最後仍安然無損。

如今麴義不過區區萬人,怎麼可能會被趙雲放在眼裡。

曹彰正在思索間,身後的麴義,已經率領大軍追了上來。

“都給我上,有取曹彰項上人頭者,賞千金,官升三級。

麴義一騎當先,槍指曹彰發出一聲暴喝。

其手下士兵,都露出如狼似虎般饑渴的表情,盯著曹彰的方向衝鋒。

“。

曹彰頓時一陣無語,心裡默默的給麴義伸出了中指。

mmp——

這尼瑪還不到幾個小時,自己的升價立刻翻了十倍。

就算是路飛來了,升價也不至於漲這麼快吧。

“集合,集合,跑,快跑了!”

曹彰一點都不含糊,扯著喉嚨拉攏眾人聚集起來,生怕漏掉一個人。

一個人死太可怕了,還是抱團好,起碼不會太寂寞。

曹彰雖靠記憶學會騎馬,但畢竟不夠協調,瞬間被張遼眾人甩在身後。

就在麴義快追到曹彰的危機時刻,曹彰心裡一慌,右手不自覺的摸向懷中腹部。

這,是僅有的一顆土製手榴彈,是曹彰保命的最大的砝碼。

本來,曹彰還想忍忍,或許能留著用來炸炸北海的城牆。

但現在,麴義玩命的追擊,讓曹彰不得拿出來。

曹彰一手牽著馬韁,嘴巴一張,咬下手榴彈上的引線,側身瞄準麴義。

“麴義你個王八蛋,老子再三再四的讓你,你倒好,得寸進尺,像狗一樣追著老子咬,今日我讓你見識見識,本將軍的五雷轟頂秘法!”

“哼,曹彰,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耍我,如今窮途末路,還敢虛張聲勢,今日我非要你項上人頭不可。

麴義隻是微微一愣,不過還是帶著萬人大軍衝過去。

曹彰看著密密麻麻的敵軍,頭皮一麻,也顧不了那麼多,連忙將手中的手榴彈給丟了出去。

轟——

一聲巨響,如晴天霹靂,又如天降雷電,瞬間在敵軍陣營中砸開了鍋。

土製手榴彈,即便威力不大,但也是手榴彈,凡人之軀又怎麼能夠抵擋火藥的威力。

地麵被炸出一道小坑,周圍的敵軍被炸的人仰馬翻,血肉模糊。

曹彰看的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我勒個去!

曹彰畢竟第一次投擲,也冇有個準頭,明明是瞄準了麴義,可丟過去卻炸到另一邊。

麴義分毫無損,曹彰心裡暗叫一聲可惜,連忙奪路而走,速度無形中又快了幾分。

“妖怪,有妖怪啊!”敵軍亂作一團。

這時候麴義有些傻眼了,心裡不禁犯了嘀咕,猜測曹彰是不是真的會什麼妖法。

看著周圍血肉模糊,還有一個被炸斷了腿的士兵,心裡不禁開始後怕。

“小小妖法,若真不懼我軍,他又何必逃走,大家不要慌亂,繼續前進。

”麴義想通的同時,又繼續排兵佈陣。

曹彰雖然可恨,但怎麼也冇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所以這一次,麴義也長了個心眼,打算退回到中軍去。

戰場上,從來都容不得片刻的遲疑,哪怕隻是一秒鐘,都有可能造成形勢的逆轉。

麴義被曹彰給炸懵了,也就這片刻的遲疑,趙雲和那一百騎兵,突然從左側的巨石之上一躍而下。

“常山趙子龍在此,誰敢傷我兄弟!”

一襲白色甲胃,手持龍膽亮銀槍,出場方式確實是帥的驚為天人。

曹彰策馬回頭,看的驚呆了。

正常人,誰踏馬會用幾百人去打上萬人?

自己剛纔的行為,和趙雲簡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嗯,不是我不正常,是趙雲根本不是正常人。

曹彰心裡在為自己剛纔的行為狡辯。

“麴義,可識得我常山趙子龍!”

趙雲一露麵就直接下狠手,長槍一掃二過,龍膽亮銀槍幻化出無數影子,反覆幾百杆長槍在進行突刺。

周圍的敵軍,都被趙雲這一招打的節節後退。

隻有麴義,艱難的格擋住趙雲的攻勢,臉上怒氣更甚。

“哼,當連界橋一戰,若不是你小子救走公孫瓚,我早就攻下襄平了,好啊,你小子還敢來冀州,今日新仇舊恨一併算算。

當年袁紹和公孫瓚一戰,袁紹眼看就要落敗。

然而麴義以數千人馬偷襲公孫瓚,使得公孫瓚大敗。

如果不是趙雲突然出現,就走公孫瓚,那麼麴義今日怎麼也是襄平一郡守了,那裡需要被袁紹擱置在冀州,仰人鼻息。

所以如今在看到趙雲,過往的事情一一浮現在麴義腦海中,仇恨的種子瞬間發芽成長。

麴義四周觀察一番,那裡還有曹彰的影子。

既然曹彰都不在,也就不存在什麼五雷轟頂的妖法。

至於趙雲,這時也冇什麼名字,所以根本就不被麴義放在眼裡。

兩人縱馬向前,開始了一番惡鬥。

當——

兩杆長槍相互交替,發出一聲清響。

一招過後,趙雲力氣第二招緊隨其後,槍法越來越急,越來越快,手上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纔不過三招過去,麴義隻覺得體力彷彿被抽空一樣,渾身乏力。

當年的毛頭小子,如今怎麼變得這般厲害了?

麴義心生卻意,開始後悔冇有在中軍指揮。

如果自己穩坐中軍,這一萬大軍隨便衝鋒過去,趙雲再怎麼厲害也隻是匹夫之勇罷了。

想到這裡,麴義拿槍虛晃一招,正要後退,讓士兵去送死。

讓人冇想到的是,趙雲身邊的一百騎兵氣勢磅礴,隨著趙雲的節奏,將周圍的敵軍打的一直往後退。

這樣一來,趙雲騰出空閒,更加專心的對付麴義。

趙雲手中的龍膽亮銀槍,彷彿一條活過來的巨龍,在敵軍中左突右閃。

噗嗤——

噗——

突然,一陣如同噴泉一樣的聲音響起。

在看向麴義時,麴義的咽喉早已經被刺了一個血洞,鮮血像噴泉一樣往外噴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