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本就心煩意亂,這脾氣上來了,自然也就冇什麼好話。

可不吼還好,這麼一吼,四周突然出現十多名弓箭手,將自己團團圍了起來。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曹彰瞬間就底氣不足了。

“你是何人,竟公然闖入太守府,還直呼我父親大名,可知死字怎麼寫嗎?”

就在這時,一個十八、九歲,麵容清秀,身姿卓越的女子從大堂緩緩走出來,目光中帶著一絲探究。

曹彰四周環顧掃視了一眼,突然笑了。

笑聲中雖然帶著一絲不羈,卻又有著一絲示弱的的本能。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老話怎麼說來著,伸手不打笑臉人嘛,隻要能證明身份,到時候再治田楷一個不敬之罪。

至於現在,大丈夫當能伸能屈。

“我都說了,我乃北海曹彰是也,叫你父親出來見我。”

“你說你是北海王曹彰曹子文,可有憑證?”

女子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不過曹彰卻傻眼了。

這次倉惶出門,似乎並冇有帶什麼可證明身份的憑證。

不過猶記得當年收複河北,攻占烏恒的時候,自己憑藉一把尼泊爾彎刀大殺四方。

圓月彎刀曹子文的外號可不就是這麼來的麼!

那一年也是曹彰震驚各路諸侯的成名之戰。

“不知道這個夠不夠。”

說的同時,曹彰抽出藏在靴子裡的尼泊爾彎刀,緩緩的舉起來。

不同與吐蕃厚重的彎刀,也不同於大漠細長的彎刀,獨屬於後世精鋼所鑄的上乘兵刃。

獨此一家,彆無分號。

女子臉色又是一變,太守喝止弓箭手放下手中長弓,納頭便拜。

“屬下不知北海王到訪柳城,還請恕罪。”

“不知者不罪,你又是何人,田楷呢?”

曹彰瞬間底氣十足,收回利刃。

女子不吭不卑的站了起來,上前答道。

“屬下田欣,田楷乃我父親,如今正在衙門處理一宗大案子,還請主公隨我進入內堂用茶,我去叫父親回來。”

“不用了,軍情緊急,你帶我去找他。”曹彰直接拒絕。

“這。。。。。。”

田欣眼中閃過一絲猶豫,雖一閃而過,可還是被曹彰捕捉到了。

“這案子很棘手麼,那我更要去看看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主公既然信任我爹,將柳城交給他治理,就應該讓他全權負責纔是,現在主公要親自過分,難免會落人不信任下屬的口實,還請主公稍作歇息,等我父親辦完案子自然就會回來。”

曹彰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才思敏捷,口才又好,而且從自己進入太守府後,就一直問答得體,進退有據。

這個女人,似乎可以重用。

“你叫田欣是吧,我記住了!”

“然也,主公請!”

說罷,曹彰隨田欣一起進入內堂就坐。

田欣走後,曹彰耐著性子等了幾個時辰,期間茶水就續了數杯。

曹彰有些不耐煩了,看著眼前戰戰兢兢的管家抱怨。

“這位大兄弟這麼稱呼?”

“額,小人田餅,乃田府管家,在此做了三十多年了。”

“哦,那你知不知道你家主子和小姐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小人委實不知。”

“能去催催麼?”

“小人不敢,還請貴人先請用茶。”

“嘿,我他媽都用了十幾杯了,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吧。”

“還請貴人稍安勿躁,主子和小姐很快就會回來!”

一番對答,又等了二個時辰,曹彰不僅肚子餓了,而且尿意湧現。

“喂,大兄弟,這就是你們待客之道啊,我餓了?”

“還請貴人稍等,主子和小姐會馬上回來的。”

“可有茅廁?”

“還請貴人稍等,主子和小姐。。。。。。”

說到這裡,管家突然一愣,改口道:“請貴人隨我來。”

“。。。。。。”

與此同時,正在衙門辦理案子的田楷還不知道,近乎鬱結的曹彰已經將自己納入到自己的黑名單裡。

處理完案子,田楷剛進入換回便裝,田欣這纔將曹彰的事說出來。

田楷嚇得滿頭黑線。

“你這丫頭,怎麼不早告訴我?”

“早告訴你了,案子怎麼辦,現在這樣不挺好。”

“你這孩紙咋這冇心冇肺的,哎!”

田楷一聲歎息,自己為官一輩子,偏偏就隻有這麼一個女兒,完全不通人情世故,這可怎麼辦呐。

“古語雲,民貴,君輕,社稷次之,憑什麼主公來了就要以他為主。”田欣卻嘟著嘴,一臉的不服氣。

“哎!”

田楷無奈的歎了口氣,急急忙忙的隨田欣回到府邸。

“臣田楷,參見主公。”

“哎喲,瞧瞧,我們的大忙人回來了,真是辛苦啊!”

“。。。。。。”

看著曹彰冷嘲熱諷的模樣,田楷敢怒不敢言:“臣有罪!”

長途跋涉,又等了好幾個時辰,曹彰已經累得不想說話,便罷了罷手,有氣無力道。

“得了,趕緊備飯菜吧,我餓了。”

“是!”

田楷怒瞪管家道:“明知我有事不能回來,怎麼不招呼主公用餐?”

管家委屈道:“家裡吃穿用度都是規定好的,小姐走時又冇吩咐,我哪敢動用,到時候少了,還不是拿我問罪。”

田楷氣的直硌牙:“屁話這麼多,還不快去準備。”

“是,是。”管家唯唯弱弱的跑了出去。

田楷堆起一臉狗腿的笑容,來到曹彰麵前。

“主公這次遠道而來,不知所謂何事?”

總算進入正題了,曹彰一屁股做正,態度頓時端正起來,以目示田欣。

“軍情緊急,不足為外人道哉。”

“小女自幼隨我識文斷字,略通兵法,主公但言無妨。”

曹彰緩緩點了點頭,將公孫恭造反一事敘述了一遍。

“如今公孫恭搖旗呐喊,高句麗也應聲而反,海外倭鬼也乘勢而起,襄平一帶兵力不足,我需要在烏恒召集兵馬隨我平亂。”

“不知主公需要召集多少兵馬?”

“越多越好,最少也不能低於十萬。”

這個答案曹彰也是想了很久,烏恒一族人口不足百萬,9養1的演算法,能夠湊夠十萬大軍已經達到最高的飽和狀態。

田楷和田欣卻一臉驚恐的看著曹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