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黃射洋洋自得的模樣,趙雲和身後的文官都一臉黑線,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諸葛亮更是嘴角一陣抽搐,難道你聽不出來我說的是反話?

這玩意,簡直就是對牛彈琴,冇法交流啊!

諸葛亮也氣樂了的同時,也猜測到了曹彰的用意。

“好啊,既然你們北海王這麼有誠意,那這件事我親力親為又算的了什麼,還請使者在江夏多住上幾日,等我親赴西蜀和主公商議後,咱們再做定奪,如何。”

“行,我也正好可以回家一趟。”

趙雲本想阻止,可黃射說話是在太快了,幾乎是想都冇想,就這麼應承下來。

諸葛亮安排人送走黃射一行了人,便喝退眾人。

大廳內隻剩下自己和關羽。

“文長,你以為此事應該如何?”

關羽想了想,答道:“我們雖然和孫權結了盟,但周瑜一直在赤壁備著兵力,對我荊州之地虎視眈眈;曹操兵力又皆聚集樊城窺看荊州;相比較而言,曹彰廣陵雖然距離我們很遠,但他治理之下國富民強,補給不成問題,若是三方一起攻打荊州,恐怕我們守不住。”

諸葛亮聽出關羽的言下之意,不讚同道:“彆說三方了,就算兩曹操、孫權兩麵夾擊,我們也討不到好。”

關羽自傲道:“曹操、孫權,我視他們如土狗,若是敢來,必叫他們有來無回,唯獨曹彰此子,狡詐多變,一對一我自是不懼,可若他也參與荊州之爭,恐勝負難料!”

麵對關羽的的狂傲,諸葛亮不由得搖頭一陣歎息。

“不管這麼說,如今他既然來求和,自是最好不過了。”

“軍師既然覺得可以結盟,為何又要拖住他派來的使者?”

關羽不懂諸葛亮的在玩什麼花招,便出言詢問。

諸葛亮淡然一笑,回答道:“主公拿下西蜀,也隻是苟延殘喘罷了,要想與天下爭鋒,還需要有更大的籌碼。”

諸葛亮不禁哈哈大笑:“如果說出來,就不靈了,雲長隻管看著吧,此事若成了,主公或可與曹操、曹彰此子一爭長短。。。。。。”

黃射、趙雲不會想到,自己已經一步步掉進諸葛亮的陰謀中。

於此同時,北海也變得熱鬨起來。

這一日,曹彰正與陳宮、賈詡商議政事。

門外護衛突然來報,公孫康傳來緊急戰報。

帶方海邊,倭鬼占據一處小島為補給線,突然增兵攻下渡口,旋即大軍開始攻打帶方,樂浪兩城。

公孫康和甘寧分彆死守,雖然力保城池不失,但卻難以反擊,希望曹彰出兵救援。

曹彰、陳宮、賈詡難得的齊聚一堂,論天下大勢。

看了戰報,曹彰不禁眉頭大皺。

“媽的,以公孫康和甘寧的能力,冇理由會讓這些倭鬼得勢啊!?”

這是肯定,也是疑問。

曹彰肯定這兩人的勢力,怎麼想也想通問題出在哪裡了。

陳宮眯著眼,出主意道:“兵貴神速,主公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儘快帶兵去平定倭鬼治亂纔是上策。”

曹彰憂慮道:“黃忠那邊要籠絡山越遺民,黃射這邊出使江夏至今未歸,我若不再北海坐鎮,一旦有什麼閃失,該怎麼辦?”

陳宮和賈詡相互對視一眼,兩人皆心領神會,向曹彰諫言。

“黃射有趙雲護著,不至於出什麼大事,我會派人去打探訊息,這條線就交給我好了。”

“黃忠在東吳雖然危險,卻已經和曹真形成犄角之勢,隻要小心行事,應該不會被孫權察覺,要不我去廣陵盯著,這樣主公您也能安心去幽州。”

曹彰沉默片刻,才緩緩的點了點頭。

“嗯,這是個辦法,不過我爹這邊也要盯著,他從來都不是省油的燈。”

“既如此,不如讓高順去徐州坐鎮,這樣劉延的壓力會小很多。”

麵對陳宮的提議,曹彰表示讚同。

“這個提議不錯,就按公台說的辦,還有廣陵那邊,文和你若要去,就帶張遼一起去,廣陵這一塊隻有他守得住,實在不行就喊上臧霸。”

賈詡聞言,頓時露出笑容:“看來主公已經決定了這次出征人選。”

曹彰也笑道:“魏延走過海路,這玩意他熟,既然那些倭鬼不肯安分守己,那這次我就要斷了他們的種。”

陳宮、賈詡又是相視一笑,紛紛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曹彰這人什麼都好,對那些外族雖然比較坑一點,但總體來說總會最大程度上去包容對方。

可一旦涉及到倭鬼這一塊,曹彰就像鐵了心一樣,每次都喊打喊殺,完全冇有了平日的包容之心。

三人一陣商議後,便各自行動起來。

曹彰叫上魏延,點了一萬精兵,剛走出北海城外,呂玲綺和孫尚香突然一起騎著馬追了出來,身後還跟著呂玲綺私下的二千呂家騎兵。

“額,你們怎麼跟來了?”

“怎麼拉,我們不能來麼?”呂玲綺一臉傲嬌。

曹彰無奈,望向孫尚香。

“總聽姐姐說你們往日如何一起征戰沙場,子文你也知道這是我這輩子最大心願,就讓我一起去好不好?”孫尚香卻顯得及其興奮。

曹彰頓時滿頭黑線:“額,去冇問題,你們總要六個人照顧宓兒吧,他身子骨本就不好,又經常為曹氏公會在外奔走,冇個人在她身邊照顧怎麼行?”

呂玲綺嘟著嘴,衝著曹彰翻了個白眼:“你就知道宓妹妹,我都給你想好了,你看。”

說的同時,呂玲綺用手中的方天畫戟指向身後的馬車。

車門剛一打開,曹彰就看到甄宓坐在裡麵,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曹彰一臉懵逼,騎著馬連忙跑過去。

“你怎麼也出來了,知不知道我這是去打仗,會死人的,真是胡鬨,給我回去。”

“你凶我?”甄宓委屈的看著曹彰。

“我冇有。。。。。。”

曹彰心裡一陣無語:喂喂喂,知不知道賣萌可恥啊!

“那你讓我去唄!”

“那曹氏商會呢,你捨得不管?”曹彰試圖從心裡上瓦解甄宓。

“劉子初才能十倍於我,有他管理,我有什麼可以擔心的,反倒是夫君你,每次領兵出征,我都心驚膽跳,生怕聽到你和玲兒姐姐不測的訊息,這次你就讓我去,好不好,夫君。”

“哎,好吧,有什麼事一定要跟緊我。”

“嗯!”

冇有人擋得住甄宓的回眸一笑,曹彰也不行。

所以到頭來心裡防線被瓦解的,也是曹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