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是真的發狠了。

還真就足足讓所有人跪了大半個時辰。

官員跪在下麵,有沉思的、有不安的、也有瑟瑟發抖的。

“說說吧,把你們的想法都說出來,今日不說清楚,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彆說我曹彰心狠手辣,殘殺有功之臣。”

陳宮沉聲道:“枉我為百官之首,卻冇有好好督促下麵,導致北海城內出現害群之馬,臣有罪。”

夏侯蘭緊跟著道:“律法不明,讓人有機可乘,臣也有錯!”

一個是百官之首,一個個掌管刑獄之首,這兩人開口說了話,下麵都紛紛俯首認錯。

孫邵知道躲不過了,滿麵淚容的看了孫河一眼,這才緩緩開口。

“主公說的對,肉爛了就要割掉,可我孫家香火不濟,臨老纔有這麼一個兒子,還請主公格外開恩,這麼懲罰這個逆子都沒關係,我隻求能留他這條狗命為我養老送終。”

說的同時,孫邵一巴掌打在孫河腦袋上:“逆子,還不給我誠心認錯。”

“我錯了,求主公開恩。”

孫河也是嚇傻了,此刻纔回過神來,不停的向曹彰磕頭。

看著不到40歲的孫邵兩鬢斑白,曹彰也是心懷愧疚。

可是錯就是錯,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犯下的錯事付出代價。

這裡不是靈碧,更冇有漁溝,冇有人可以狗仗人勢,無法無天。

“孫邵啊,你怎麼還這麼拎不清,那如果我告訴你,他剛纔汙言穢語的要抓我夫人做他小妾,這又該怎麼辦。”

“這,臣願代子受過,求主公網開一麵!”

臉不臉的已經不重要了,孫邵現在隻想保不住兒子,保住孫家的唯一香火。

曹彰目光一掃,落在賣藝父女,以及在衙門外看戲的百姓身上。

“糊塗,就算我放過他,你有冇有問過受害者要不要放過他,外麵這些百姓又要不要放過他。”

“夏侯蘭,將人帶下去,明辨典型後,依法處置!”

“諾!”夏侯蘭應聲領命。

一席話似乎引起了所有百姓的共鳴,外麵頓時傳來一陣喝彩。

“還是我們曹王霸氣,是真的為我們老百姓做主。”

“曹王英明,懲製惡徒。”

“。。。。。。”

群眾的呼聲,如同天空響徹的雷鳴,泯滅一切黑暗。

孫邵頓時臉如死灰。

事情總算告一段落,等為魏延設宴慶功後,曹彰便讓夏侯淵之子夏侯傑、郭嘉之子郭奕前往琉璃島,幫助曹真建立大漢根基,至於魏延則被留用下來。

日子又恢複到以往那般平靜,曹彰也繼續苟發展。

黃射這邊,也順利來江夏。

人還冇下船,就看到關羽領著一百刀斧手,氣勢洶洶的在站在渡口,一副興師問罪要戰的模樣。

黃射嚇得頓時一陣腿軟,哭喪著臉想躲進船艙裡。

趙雲淡然一笑,直接擋住黃射去路。

“怎麼,這麼快就怕了?”

“嘿,笑話,有子龍哥你在,我怕誰?”

“那你不下去?”

“哦,一時興奮,走錯路了。”

黃射打著哈哈,被趙雲一路推下了船。

兩幫人馬會麵渡口,大有劍拔弩張的味道。

“關某人奉軍師之命,特來迎曹王使者。”

關羽不怒自威,音量高的出奇,要不是趙雲在後麵擋著黃射,黃射這一下就恨不得跑回船上去。

“嘿嘿,好說,好說,關將軍親自來迎,倒叫我受寵若驚了。”

“哼,真是虎父犬子也,想當年黃祖決戰孫堅於赤壁,不但打的孫堅大敗,還拿下主將人頭,這是何等風光,冇想到他的兒子卻是弑主求榮之輩,今日若不是軍師有言在先,關某人必定取你人頭,為我那死去的侄子報仇。”

當年,劉關張桃園結義,親如兄弟,生死與共,劉琦作為劉備的侄子輩,關羽很自然的也就將劉琦當作自己的侄子看待。

現在仇人見麵,分外眼紅,關羽雖然迫切的向為劉琦報仇,但也知道當前時勢微妙。

曹彰能派遣黃射出使江夏,明顯就是動機不純。

關羽唯有按捺心中怒火,領黃射眾人進入江夏城去見諸葛亮。

來到大殿之上,雙方按禮節各自行禮。

諸葛亮仍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手中不停的搖擺著白毛羽扇。

“今日天使來訪我江夏,不知所謂何事?”

黃射看了看趙雲,得到趙雲眼色後,嚥了咽口水,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今日奉我主北海王曹彰之命,特來與江夏共結友好之邦。”

“怕是不巧,我主現在遠在西蜀,若是北海王想與我主修好,那隻能請使者去西蜀一趟了。”

所有人都知道,劉備敢讓諸葛亮坐鎮江夏,就說明諸葛亮有擅自專權。

但現在諸葛亮說的話一點毛病都冇有,反倒叫人覺得是曹彰這邊不識禮數,有險惡用心的意圖。

趙雲以及身後的文官,都不禁為黃射捏了一把汗。

然而黃射此刻就像變了一個人。

“西蜀?我又不傻,去那疙瘩乾嘛,反正我奉命來將事情告訴你,你回頭再轉告劉皇叔唄,何苦叫我又跑一趟。”

諸葛亮微微一愣,明顯冇想到,黃射輕描淡寫就回答了自己的話,還暗中自責自己乾些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不過怎麼看著小子都不像人才啊!

諸葛亮依舊淡定無比,露出一絲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

“說的也是,不過他曹子文前腳來我江夏搗亂,後腳就帶著我江夏的臣子走了,現在還要來與我結盟,他如此戲耍與我,是視我江夏無人麼?”

“冇有啊,劉琦那小子不厚道,敢搶我大哥老婆,不殺他殺誰,這能怪我大哥嗎?現在我大哥讓我出使江夏,就是為瞭解決兩家的恩怨。”

滿朝文武,一片肅然。

關羽更是突然手提青龍偃月刀,彷彿隨時都會站起來一樣。

雖然劉琦這件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有些話能說,有些話不能說,黃射畢竟還是嫩了,直接踩進了諸葛亮的圈套。

“哈哈,都說黃祖之子不學無術,難成大器,我一直納悶曹子文為何會將你帶走,可今日觀之,我才知道那些全部都是謠言,你明明就是一個人才啊!”

“是嗎?哈哈,諸葛先生你真是慧眼識人,我也覺得我是個人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