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哎呀,痛煞我也!”

知府話還冇說完,曹彰突然用力,將孫河直接給震趴嚇了。

曹彰一聲冷笑,反問知府:“你要怎樣?”

“這裡是公堂,任何人都必須收規矩,誰若不遵守規矩,我也隻能依法處置。”

氣質這塊,曹彰拿捏的死死的,反倒唬住了知府,知府口氣明顯弱了下來。

曹彰直接將市集上的事情闡述了一遍,說道。

“事情就是這樣,現在人證、物證皆在,你還不判刑?”

“放屁,我什麼時候強搶民財了,他們父女來北海做生意,本就應該交稅,他們不給,我隻能強行收取,這有什麼錯?”孫河強行為自己開脫。

“就算要交稅,你一個無一官半職的平民,憑什麼去收?”曹彰冷嘲熱諷。

“我幫我爹收的!”何時何地,孫河都不忘坑孫邵一把。

曹彰氣樂了,麵向知府道:“你都聽到了,他幫他爹收的。”

知府微微一愣,旋即反應過來,點頭笑道:“孫公子此舉雖然不妥,但也算孝心一片,情有可原。”

“我情你妹啊。。。。。。”

曹彰正的火了,官官相護是常態,可以理解,但要是影響到百姓生活,就死不足惜了。

不等所有人反應,曹彰直接走向知府的位置。

“你要做甚?”

知府嚇得倒退一步,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

王奔見狀,連忙喊著眾人上前圍住曹彰。

“大膽,公堂之上豈容你亂來,還不退下。”

曹彰回過頭來,看著公堂外吃瓜的百姓,心裡不禁歎了口氣。

平日都不曾出來走動,總聽陳宮這些人說北海治理的有多好,可今天這一看,這些個當官的都是吃飽了冇事乾,要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好,好得很呐!

“我常常都說,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種番薯,你們他媽的拿著老子的俸祿,就是這麼給我辦公的麼,我告訴你們,今天這事一個都跑不了。”

曹彰痛心疾首,一掌擊打在辦公的桌子上,整個桌子頓時四分五裂。

“看什麼看,還不快拿下此人。”

“等等!”

王奔一看曹彰搗亂公台,心想這還得了,於是連忙叫眾人拿下曹彰。

然而知府的一句話卻叫停了眾人。

“大人,這是為何?”

“像,實在是像啊。。。。。。”

“什麼像?”

王奔一頭霧水的看著知府,知府卻瞪大著眼睛看著曹彰,口中自言自語的唸唸有詞。

曹彰又是一聲冷笑,狠狠的盯著知府道:“你看我像誰呢?”

一般情況下,知府肯定是上不得檯麵的,也就隻有遇到曹彰大型會議,纔有機會參與。

偏偏曹彰又是實乾派,很好集會,所有這麼些年來,知府能見到曹彰的次數也不多,更何況太守府的大殿之上,一個個都在下麵,誰又能看的那麼清楚。

知府看著霸氣側漏的曹彰,結合剛纔的話一琢磨,臉上頓時一片卡白。

“你,您是。。。。。。”

“自己下去跪著!”

“諾!”

曹彰自顧坐到知府的位置,知府卻渾身冷汗的在下麵跪拜起來,身體都不自覺的在發抖。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曹彰。

“大人,這是怎麼回事?”

“彆說了,還不給我跪著。”

王奔剛要上前問知府,卻被知府拉著一起跪在地上。

過了一會,門外開始有官員陸續的走了進來。

陳宮,賈詡、夏侯蘭、孔融、孫邵、王修、劉巴、馬鈞等等。

這些官一個比一個大,幾乎是在北海城裡現任的所有官員。

外麵百姓都驚訝了,就連裡麵的人都感覺到事態嚴重。

陳宮、賈詡兩人看著台上麵無表情的曹彰,正要上前,曹彰卻直接伸手阻止兩人。

“都在下麵等著,等人到齊了,我有話說。”

兩人紛紛對視一眼,紛紛退到後麵。

至於孫邵,進來之前就知道自己兒子闖了大禍,所以一進來就嚇得在一旁不敢做聲,站在一旁。

偏偏孫河不識好歹,見自己爹都來了,膽子也就大了,更是囂張的指著台上的曹彰。

“爹,就是他欺負你兒子,你要為我做主啊!”

“滾你媽的,還嫌不夠丟人麼,給老子好好跪著。”

不說還好,這一說話,孫邵上前就是一頓胖揍,一邊揍,一邊抬眼去看曹彰。

“繼續揍,不要停!”

曹彰發了話,孫邵隻能口是心非的繼續揍孫河。

等人都來齊了,曹彰這才讓孫邵停手。

“今日這件事呢。。。。。。”

曹彰開頭話還冇說上幾個字,下麵的孫邵已經叩首在地:“臣有罪!”

曹彰冷笑道:“你是有罪,我跟你講,養不教,父之過。”

孫邵繼續說道:“臣慚愧!”

“種壞了,就要及時拔出來,換上新的,這樣來年的莊稼纔會長得好,百姓都知道這個道理,為什麼你堂堂二品,卻不知道這個道理,長緒,你太讓我失望了。”

說到這裡,曹彰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又吐了出來。

“公台,文和,你們總說北海在我的治理之下,百姓都能安居樂業,可今日有人當街奪取百姓錢財,還要強搶民女,你們說這還是你們口中的樂園麼?”

陳宮、賈詡也嚇得跪拜在地:“臣有罪!”

曹彰接著又目視孔融:“看什麼看,人心不古,你太學院有教人不善之罪。”

“臣有罪!”

四個大佬都跪了,其他人都紛紛跪拜在地上。

曹彰深深的吐了口氣,有感而發道:“看看你們這些人,哪個不是兩鬢班白,哪個不是我的左膀右臂,你們要是爛了,我的心就要碎了!”

“江山不是我一個人打下的,都說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你們就是這樣守護我們一起打下的江山麼?”

“今日這件事給我提了個醒,這是我看到的,還有我冇看到的呢,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想著什麼,就算要貪,也彆貪百姓的啊,老子有的是錢財,有本事就來貪我的啊。”

“所謂民如水,君如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你們貪百姓的是爽了,可有冇有想過,你們這爛一點,外麵就爛一片,你們要是全爛了,外麵就會揭竿而起。”

“想想吧,我大漢為什麼會形成諸侯割據的局麵?都忘了麼,就是因為不善待百姓,纔會有黃巾之亂啊,張角的棺材板也還新鮮著呢。”

“都想想吧,都給我在這好好跪上半個時辰想想,百姓到底是什麼,又意味著什麼,今天不給我一個答案,誰都彆想走出這個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