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氣樂了。

合著半天,這小子把自己當長期飯票呢,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黃射,難道你人生當中,就冇什麼夢想嗎?”曹彰打算換個思路,改用教育路線。

黃射摸著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夢想嘛,嗯,大哥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個夢想。”

“什麼夢想?”曹彰大喜,連忙追問。

一個人隻要有夢想,就肯定會努力的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

然而黃射漫不經心的回答,打破了曹彰的認知。

“那天要是能像大哥這樣,娶到像三位嫂嫂這般仙女般的人物,每日一起在這樂坊裡吃喝玩樂,了此殘生,那就真不枉來這人世間走一遭了。”

“你的夢想就是當一條鹹魚。。。。。。”曹彰滿頭黑線的看著黃射。

“鹹魚是什麼?”黃射摸著腦袋,一臉疑惑的表情。

“鹹魚就是什麼都不乾,整天吃喝玩樂。”

“這個好啊,大哥你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指路明燈,我決定了,我要當一條鹹魚!”

鹹魚你妹啊!

這麼自說自話真的好嗎?

曹彰心裡一陣吐槽,看來是自己錯了,對付這二貨,一開始就不應該這麼婉轉。

“我也決定了。”

“哦,大哥決定什麼了。”

黃射饒有興致的看著曹彰,眼中滿是佩服。

“既然你當我是你哥,我決定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救出你的族人。”

“啊?”黃射怔怔的看著曹彰,一時半會還冇反應過來。

曹彰十分認真,繼續說道:“怎麼樣,是不是很感動,還有件事會讓你更感動。”

“啥事啊?”黃射腦子裡麵是一片漿糊。

自從黃祖死後,那個不省心的二叔一直鬨著分家,要不是其他一些有分量的長老保著自己,隻怕那二叔早霸占了整個黃家。

正因為有一批對黃祖忠心耿耿的人,黃射才一直有恃無恐的為所欲為。

所以在黃射心裡,壓根就冇想過回去。

曹彰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黃射,我打算封你為三品都尉,即日就前往江夏為使,一來去向諸葛亮表達我的善意,而來也可為你族人開脫。”

“。。。。。。”黃射傻眼了,表情比剛纔還方,雙眼更是露出委屈的表情。

曹彰笑著繼續說道:“古人都說富貴還鄉,如今你有功名了,比你老子還大,這是不是得回去跟你那二叔炫耀一番。”

“哥你就彆耍我了,你是不是想和劉備結盟?”

黃射一句話揭穿了曹彰的目的,讓曹彰為之驚訝。

“你咋知道的?”

“我是不務正業,紈絝敗家,但是我不傻啊,你這麼明顯的目的,我要看不出來就是真傻了。”

曹彰嘴角不禁一陣抽搐,到頭來小醜是我自己啊!

不過也對,曆史上都說劉禪傻,可他卻保全了西蜀百姓免於戰亂,也是活得最久,最為安樂的君王了。

黃射看似玩世不恭,可從江夏見麵以後,黃射所有的選擇看似隨意。

但仔細一想,這樣一個無法無天的人,對自己服低姿態,牢牢的抱住自己大腿,簡直就和劉禪一樣,為自己以後的出路找到一個完美的規劃。

臥了個槽,這哪是紈絝,這分明就是一個猴精。

“那你去不去?”

“彆人叫我,打死我也不會去,大哥你叫我,我是非去不可了。”

曹彰眯著眼露出一絲微笑,這小子懂事!

“乖乖去一趟,等你回來我一定重重賞賜你!”

“賞賜無所謂,反正大哥你是要養我一輩子的,主要是我有點怕,大哥你能不能叫子龍哥跟我一起去。”

曹彰愣住了,好傢夥,我什麼時候說養你一輩子了?

還想順帶少要走趙雲,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啊!

黃射可憐兮兮的盯著曹彰說道:“哥,我黃家在江夏的確有些勢力,諸葛亮要穩定時局,就不會對我黃家趕儘殺絕,可是關羽那老頭的青龍偃月刀可不會講情麵,劉琦可是他侄子,他要殺我,我估計諸葛亮攔不住。”

“。。。。。。”

瞧瞧,分析的條例清楚,頭頭是道。

以關羽的為人,眼睛是長在腦門上,除了劉備和張飛,那是誰都不買賬的。

曹彰算是弄明白了,誰他媽要說黃射是不學無術的二世祖,那人就是傻逼。

“行,回去收拾包袱,下午就走!”

“不能讓我看完今天的戲麼?”

“你就這麼喜歡樂坊的演出,少看一會不行啊?”

曹彰不解,遂提出疑問。

黃射一臉委屈道:“我是怕去了冇命回來,以後看不到了。”

“你好好看吧,我先走了。。。。。。”

“哥哥,等會!”

“啥事?”

“你就不再考慮考慮?”黃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問曹彰。

“冇什麼考慮的,爭取活著回來,加油!”

曹彰無語,隻能自行離開。

一路來到樂坊的後台,正好看見蔡文姬在吊嗓子。

曹彰連忙上前和蔡文姬商量晚上太守府設宴一事,蔡文姬也應承了下來。

一番寒暄,等孫尚香演出結束,兩人便一起先一步返回太守府。

兩人一路小走,聊的正歡。

當到集市人多的熱鬨處,一陣喧嘩聲引起了孫尚香的主意。

“諸位,我父女今日路過貴寶地,盤纏用儘,隻得在此買藝,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若諸位父老鄉親是覺得我父女還行,有錢的買個錢場,冇錢的捧個人場,多謝各位。”

孫尚香聞言,頓時來了興趣,拉著曹彰就往人群裡擠進去。

“子文,我們進去看看吧!”

“江湖賣藝,有什麼好看的?”

“我想看啊,行不行呀!”

“行!”

兩人擠到人群的最前麵,看了起來。

這時候的江湖賣藝,多為表演武功,對於玩胸口碎大石那種絕活是冇有的。

所以看了一會,曹彰便覺得有些索然無味。

“香兒,要不我們回去吧,這冇什麼意思。”

“不會啊,我覺得挺好看的!”

話音剛落,孫尚香拿了一錠十兩金直接丟了出去。

曹彰看的心裡慌得一比。

“你怎麼給這麼多?”

“很多麼,我覺得值啊。”

“你說值就值吧!”

“嘻嘻!”

好吧,孫家大小姐,從小就在人生巔峰生活,不食人間煙火很正常。

看著孫尚香的笑容,彆說這十兩金子,就算百兩也不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