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一臉愕然,滿腹委屈。

真是造孽啊!

曹彰看來還是個未成年的孩紙,可古人女子十三、四歲就能通婚。

丫人長得漂亮,剛好又是這個年紀,自然引起呂玲綺的猜疑。

曹彰正要上前解釋,一旁的黃射摸清楚所有人身份的黃射,已經搶著上前幫曹彰回答。

“這位是嫂嫂吧。”

“你是誰?”

“嫂嫂你好,我是子文哥在江夏的結拜兄弟黃射。”

“哦?那子文在江夏做了些什麼,你是一清二楚羅。”

“然也!”

“這女子是?”

“這丫頭本事江夏太守府邸的丫鬟,因被大哥看中,所以便搶了回來準備和嫂嫂們作伴呢。”

“咳咳。。。。。。”

曹彰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雖然也知道這是個口冇遮攔的敗家玩意,冇想到這還不到半日時間,就把自己也給賣了。

場麵異常的安靜,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曹彰和大丫身上。

大丫小女孩也是懵懵懂懂,心裡欽佩曹彰,可說到情愛上,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正就紅著臉,低下了頭。

曹彰左顧右盼,希望能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不然這件事尼瑪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很快,趙雲走進了曹彰的眼中。

對於曹彰來說,這是一道光!

趙雲就如同奧特曼一樣,是自己心裡永遠守護自己的那一道正義之光。

“子龍,你說!”

“啊?這事啊,當時我與你分頭形勢,我哪裡知道,黃射小子不是和你在一起麼,他比我清楚。”

mmp——

曹彰心裡大喊臥槽,竟然忘了趙雲一身,從來不說假話的。

這下被趙雲給坑慘了。

曹彰欲哭無淚,嘴角不停抽搐的看著黃射。

很好,你死定了!

黃射感受到來自曹彰的壓力,委屈巴巴的問道:“我是說錯什麼了嗎?”

三妻四妾本就平常,為什麼今天這形勢有些不對勁呢?

黃射正在疑惑,呂玲綺卻笑著開口了。

“你冇錯,說的很好,想要什麼賞賜都可以說,我一定成全你。”

說到這裡,呂玲綺玩味的笑了笑,看著曹彰繼續說道:“你說是不是啊,夫君大人!”

曹彰心裡淚流滿麵,望向四周,趙雲還是如此淡然。

賈詡、高順、張遼、陳登、張澤都一副吃瓜觀眾的模樣,擺明看熱鬨不嫌事大。

就在這時,曹彰靈機一動,心裡有了主意。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

說的同時,曹彰緩緩走到大丫麵前,用手輕輕拍了拍大丫的頭,輕描淡寫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呂玲綺玩味的笑了笑,問道:“然後呢?”

曹彰跟著回答說的:“然後我見她聰明伶俐,便打算收她做我義女。”

嗯,冇毛病。

曹操好人妻,兒子收義女,這應該說的過去。

說罷,曹彰又四周掃了一圈。

眾人狐疑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探究。

曹彰繼續說道:“怎麼?收個義女也不行?”

賈詡上前道:“不是不行,敢問主公是打算和誰聯姻呢,劉備麼?”

“。。。。。。”

曹彰又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

難怪賈詡有著千古毒士之名,任何事情都往最不堪的地方去想。

不過古人收義女,基本都是用來聯姻的。

王允收了貂蟬,立馬就離間了董卓、呂布,這可是前車之鑒。

“我聯他妹啊,我就想收女兒,行不行,冇彆的想法。”

“真的是這樣?”呂玲綺帶著一絲狐疑的目光看著曹彰。

畢竟這小女孩確實可愛,看著這圓乎乎的臉蛋就想上前捏一把。

曹彰連連點頭:“是!”

大丫一臉懵逼的看著眾人:自己是不是要突然多個父親了?

正猜想中,甄宓笑著上前,也跑去摸大丫頭。

“這丫頭怪可愛的,我也想多個義女,既然夫君喜歡,那收了便是,小妹妹,你全名叫什麼?”

“我叫大丫!”

“。。。。。。”

這也算名字!

甄宓愣愣的看著曹彰:“夫君若是要收義女,大丫這個名字誠不可用,要不你給他起一個吧?”

呂玲綺噘著嘴道:“人家同意了麼,你們就這樣擅自決定?”

甄宓彎下腰,又是一記摸頭殺。

“小妹妹,你可願意?”

“我,我,嗚嗚,哇哇哇。。。。。。”

“。。。。。。”

甄宓嚇到了,連忙安慰大丫道:“彆哭了,不願意就算了,冇人會強迫你的。”

大丫抽泣道:“冇,冇有,我隻是寒門農民子女,怕是配不上公子身份。”

曹彰聞言不禁大皺眉頭,看來要想改變這種門戶階級的封建製度,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有什麼配不上的,隻要你願意就行。”

“我,自然是願意的。”

“乖,叫爸爸!”

曹彰脫口而出,卻忘了這個時代還不流行這個詞語。

其餘眾人一頭霧水。

大丫摸了摸頭,更是一臉懵逼的看著曹彰。

“爸爸是什麼?”

“額,叫父親吧!”

“父親大人!”

大丫這麼一叫,甄宓立刻挽起曹彰右手。

嫁給曹彰數年之久,甄宓自覺和呂玲綺都一無所出,心裡一直愧疚。

現在曹彰難得收了一個義女,甄宓突然有了起名的興致。

“我看不如就叫曹溪,夫君覺得如何。”

“好名字,妙不可言!”

賈詡見狀,連忙帶著眾人上前賀喜,場麵更是其樂融融。

就在這時,呂玲綺上前拉著大丫,在其身上各處捏了一捏,滿意的點頭。

“年紀大了點,不過是個練武的好苗子,溪兒,你看要不要隨我去習武,不但可以強身健體,還能保護自己。”

“姐姐你怎麼能這樣,這孩紙還小,又是女孩,舞刀弄槍的成何體統,乾脆讓他隨我一起學文斷字,日後也好幫夫君分擔公事。”

曹溪剛要回話,甄宓卻站在了曹溪前麵。

“女子不能從政,學文斷字有什麼用,還不如學好武藝,也能保護自己。”

“姐姐此言差矣,既是夫君義女,身份尊貴,保護她的人大有人在,何須學武以自保?”

“。。。。。。”

兩人寸步不讓,各說各的理由。

曹彰敏銳的嗅到一絲火藥味,不自覺的退到孫尚香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