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賈詡提問道。

“劉琦一死,江夏群龍無首,劉備必然會派人回來鎮守江夏,主公你以為劉備會派誰呢?”

“諸葛亮、關羽!”曹彰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說了出來。

但凡學過曆史的都知道,一開始是諸葛亮、關羽坐鎮荊州。

如果不是龐統死了,劉備招回諸葛亮,留關羽一人獨守,就不會有關羽大意失荊州這句成語。

賈詡一臉震驚的看著曹彰,這敏感的政見覺悟,自己都要想半天才能想到,還隻是想到諸葛亮,可曹彰卻還能想到關羽投上去。

仔細想想,諸葛亮、關羽一文一武搭配鎮守這個軍事重地,也是不無道理的。

“主公高見,詡不及也!”

“少拍馬屁了,有話就說吧!”

“眼下曹公正在攻打漢中,劉備伐西蜀也是不遺餘力,他們都在比誰快,這個時候即便劉備對劉琦的死有所怨言,表麵上也不會公然與我們撕破臉皮。”

“嗯,有道理,繼續說!”曹彰緩緩的點了點頭。

“關羽恃才傲物,目空一切,和他講道理肯定講不通,但諸葛亮卻懂得審時度勢,若主公真的要結盟劉備,諸葛亮就是最好的突破口,當然前提是劉備會派諸葛亮和關羽到江夏。”

曹彰帶著疑惑的眼神望向賈詡。

“你的意思是屆時派出使者前往江夏說服諸葛亮?”

“然也!”

“何人可以為使?”

曹彰幾乎百分之百肯定鎮守江夏的是諸葛亮和關羽。

賈詡冇有回答曹彰的話,反而將目光落在黃射的身上。

曹彰也跟著看了過去,黃射此刻靠在船頭的桅杆上,睡眼濛濛的模樣。

“就他?”

不是曹彰看不起黃射,就這樣一個隻會拉仇恨值的紈絝,好不容易從江夏跑出來,如果再叫他回去,就等於叫黃射去找死。

這種事情曹彰還做不出來。

賈詡卻嘴角上揚,淡然一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雖然逃出來了,可黃家那麼大一個家族在江夏,劉備能放心麼,所以隻有他去,才能挽救江夏黃家族人性命,同時也能看清楚諸葛亮對我們的態度。”

“行了,我知道了!”曹彰默默的點了點頭。

誠如賈詡所言,黃射幫自己就等於叛徒,一旦諸葛亮和關羽來了江夏,黃家不死也會脫一層皮。

但如果黃射能出使江夏,就等於是告訴諸葛亮,自己是看重黃射的。

倘若諸葛亮真的對自己有所忌憚,那麼黃家雖不至於風光,卻也能保證存活下來。

說白了,賈詡的主意很冒險,就是要用黃射去摸諸葛亮的態度。

可是看看黃射這二世祖的模樣,叫他出使江夏,真的能行嗎?

“嗯,文和,這件事我需要在考慮考慮,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儘快打聽出西蜀和漢中的戰況。”

曹彰話音剛落,艙門突然開了,大丫急忙忙的跑出來。

“公子,孫小姐醒了。”

“知道了,文和,叫人將馬車行到渡口。”

“諾!”

眾人正要散去,趙雲一眼瞧見黃射還抱著桅杆鼾聲如雷,上去對準腦袋瓜子就是一個彈指。

黃射一臉呆滯,嘴裡還留著口水:“小紅妹妹,把爺伺候好了,爺有賞哦。”

趙雲頓時臉黑:“少做夢了,還不醒來。”

黃射猛然驚醒,看到趙雲麵露不善,連忙討好道:“子龍哥哥,這是哪呢?”

“廣陵!”

“到廣陵了麼,我是不是很快就能看到北海第一女子樂坊了。”

趙雲一臉黑線,這人究竟多冇心冇肺,自己家族在江夏已經是朝不保夕了,竟然還惦記女人。

“怎麼,見到北海第一女子樂坊很開心麼?”

“當然開心。”

“你江夏的族人怎麼辦?”

“。。。。。。”

臥了個槽!

一語驚醒夢中人,黃射此刻纔想到這一點,不停的拍著腦袋,抓耳饒腮。

“哎呀,不好了,我倒是把這一點給忘了,子龍哥,怎麼辦啊?”

“哼,現在知道擔心了麼,不用急,主公會有安排的,走了!”

黃射再親眼看到曹彰和趙雲的武力值後,對兩人又是敬畏,又是害怕,更何況現在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曹彰聽聞孫尚香醒來,連忙衝著賈詡一陣吩咐後,便跟著大丫進了船艙。

大丫守在了門口,曹彰再關上門後,緩緩的走了進去。

“嗬,夫人,醒了啊。”

“誰是你夫人了,不要瞎叫。”

孫尚香將整個人埋進被子裡,語氣中充滿了嬌羞和撒嬌的味道。

曹彰走了過去,緩緩的坐在甲板床邊,伸手抱住被子。

“嗬,那我叫娘子可好?”

“不要,我們還未拜堂,你就欺負我,我不理你。”

“額,昨晚好像是你主動的。”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

曹彰樂了,從古至今的女子都一樣,都喜歡說這三個字。

“可是船到岸了,夫人你真不打算下船麼?”

“我疼,走不了路!”

孫尚香聲音出奇的輕,不過曹彰還是聽見了。

恐怕是早上孫尚香起來,就發現這個問題,為了避免尷尬,這才躲回到被子裡。

也對,昨晚一番狂風暴雨,自己都有點吃不消,更何況是食用了五石散的孫尚香。

“那我抱你下去!”

“不用,你扶著我點就行。”

“那不行,若是摔倒了,我可是會心疼的。”

說罷,曹彰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將裹著孫尚香的被子報了起來。

下了船,一輛馬車正停靠一旁。

曹彰暗道賈詡辦事牢靠,這樣一來下船就能進馬車車廂,不會讓旁人看見。

眾人一路趕回到廣陵城休息。

讓曹彰冇有料到的是甄宓、呂玲綺在得到訊息後,早就在廣陵等著自己回來,而且還準備好宴席給自己壓驚喜。

“你們怎麼來了?”

“怎麼,我們就不能來嗎,該不會是怕我們破壞你的好事吧。”

“嗬,姐姐你又來了,夫君冇回來時,是誰苦著喊著要親自去江夏接人的。”

“你到底是幫他,還是幫我,哼!”

呂玲綺懟的曹彰啞口無言,甄宓上前一番調侃,說的呂玲綺不禁麵紅耳赤。

甄宓又緩緩上前,來住孫尚香的手,關切道:“妹妹冇事了吧?”

孫尚香連連搖頭:“謝姐姐關心,我冇事了。”

兩人正一番寒暄,一旁的呂玲綺卻將目光盯在了大丫身上。

“子文,這位小妹妹又是誰,你要不要解釋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