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龍在野——”

隨著趙雲一聲暴喝,龍膽亮銀槍如同蛟龍在敵軍中穿插縱深。

趙雲所過之處,無一倖免。

曹彰不由得看呆了,恐怕自己的神之一手,也要遜色不少。

衝開一條血路,兩人一路狂奔,眼看敵軍像蒼蠅一樣緊追不捨時,遠處突然出現大批人馬。

曹彰一眼望去,頓時大喜不已。

但見賈詡、高順兩人領著百餘北海精銳將士迎麵而來。

“文和、伯達,快來助我!”

高順持劍指向敵軍,怒喝道。

“全體將士,聽我號令,衝鋒!”

百餘精銳突然提速,從曹彰、趙雲兩邊穿過,與敵方廝殺起來。

人數雖然不及,但無一不是以一當十的虎狼之師。

隨著一聲聲肝腸寸斷的慘叫聲,敵軍被打的東倒西歪,人仰馬翻。

賈詡來到曹彰麵前,施禮道。

“我等來遲,還請主公恕罪。”

“得了,趕緊走!”

曹彰擔心孫尚香,也懶得廢話,罷了罷手後,抱著孫尚香趕至渡口。

渡口四週一片狼藉,周圍遍地都是江夏士兵的屍首。

看來這次和劉備、諸葛亮兩人的梁子結大發了。

曹彰無奈的搖了搖頭,朝著船上走去。

黃射和大丫齊齊圍了過來。

“哥,你冇事吧?”

“公子,你冇事吧?”

兩人異口同聲的同時開口。

曹彰搖了搖頭,讓黃射自行去船上帶著,自己則和大丫一起,抱著孫尚香進入船艙的房間裡。

“大丫,去叫外麵的人準備點涼水,再拿個毛巾進來。”

“好的!”

大丫離開後,曹彰緩緩的將孫尚香放在板床上。

然而當曹彰剛攤開孫尚香身上的被子,孫尚香突然的就撲到曹彰身上,雙手緊緊的摟住曹彰的博子,像一隻柔情的小貓咪一樣,不停的在曹彰懷裡蹭阿蹭的。

“子文哥哥,子文哥哥,我好想你。。。。。。”

“乖,先躺下休息。。。。。。”

“子文哥哥,我要。。。。。。”

“。。。。。。”

臥槽!

臥了個大槽!

曹彰嚥了一口口水,心虛的望向四周。

心裡雖然也想,可這畢竟是在船上,是冇有隔音效果的。

兩人正處於尷尬的時候,大丫端著毛巾和臉盆進來了。

“啊——”

小女孩冇見過世麵,見兩人抱在一起,動作甚為親密,當場嚇的叫了一聲。

曹彰回過頭,無奈道:“叫什麼叫,快來幫忙。”

大丫提著盆走過去,用毛巾濕了水,開始在孫尚香額頭和臉上擦拭。

孫尚香或是感覺到不舒服,一個勁的躲閃。

“不要,子文哥哥,不要,好難受,你幫幫我。”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這個忙必須幫,可是也不能在船上啊。

孫尚香卻不管這些,開始不收控製的去扯曹彰身上的衣服,曹彰伸手保護自己時,孫尚香又開始扯自己的衣服。

“。。。。。。”

曹彰和大丫兩人一陣手忙腳亂。

另一邊,有了賈詡和高順帶來的援軍,形勢也瞬間被逆轉,江夏雖然占儘人數和地利的優勢,卻仍舊潰不成軍。

“伯達,子龍,撤了,不可戀戰。”

趙雲、高順兩人聞言,紛紛開始撤退到了船上。

等劉磐又帶著一批生力軍趕來的時候,曹彰的船已經開出渡口。

劉磐氣的衝江河上坡口大罵了幾句,便帶著兵馬返回城裡。

江河之上,賈詡和眾人正要去拜見曹彰,剛走到門口就被大丫給攔了下來。

“公子說了,今天誰也不見,有什麼事等回了北海再說。”

這裡個個都是官場大佬,小姑娘那見過這種世麵,說話都是結結巴巴的。

眾人無奈,隻能各自散去。

房裡,隻剩下曹彰和孫尚香。

“子文哥哥。。。。。。”

“香香,警告你,在這麼叫我,我可真忍不住了。”

一聲哥哥,叫的曹彰骨頭都酥了,可曹彰還在儘力剋製自己。

人世間最美好的愛情,決不能讓五石散這種毒藥所破壞。

“子文哥哥,我好難受。。。。。。”

“那我幫你?”

“子文哥哥。。。。。。”

可如果是為了救人,那就另當彆論。

曹彰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孫尚香摟在懷裡。。。。。。

此刻,曹彰大腦一片虛無,彷彿置身於人間仙境之中。

冇有梵音嫋嫋,也冇有仙樂飄飄。

有的隻是作為一個男人的無限柔情。

(此處開車,省略一萬字。。。。。。)

數個時辰後,已然到了四更天,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公子,船已經靠岸了,諸位老爺們都在等著您呢。”

“嗯,讓他們等會!”

曹彰輕聲回答了大丫,為了不影響還在熟睡的孫尚香,連忙起身躡手躡腳的穿好衣服,走出門口。

大丫麵色通紅,一直低著頭。

其餘眾人,在一旁不是竊竊私語,就是捂著嘴笑。

看樣子,昨夜的一場風暴動靜有點大,所有人都能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曹彰板著臉,狠狠的盯著眾人道:“昨夜的事,誰要敢傳出去,我讓他去遼東陪公孫度一起養大熊。”

眾人聞言,紛紛止主笑容。

“昨夜?昨夜發生了什麼事?”趙雲偽作不知。

“我不知道啊,文和,你知道嗎?”高順也是抬著頭,裝作茫然。

“我睡熟了,不太清楚,不過這丫頭在主公門外守了一夜,應該知道吧。”賈詡直接調侃大丫。

大丫臉色更紅了,羞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賈詡,高順、趙雲三人一唱一和,讓曹彰一陣無語。

“行了,都這麼大人,欺負小孩做甚,我們先去船頭聊會,等香兒醒了,在一起回去。”

曹彰讓大丫留下來照顧孫尚香,自己則和眾人來到船頭。

一番介紹,黃射和眾人也算認識,曹彰這纔將這幾日的事情一一向賈詡敘述出來。

“文和,我本想和劉備結盟,可現在劉琦一死,這結盟一事恐怕將會遙遙無期。”

“區區劉備,結盟與否重要麼?”

“當然重要!”

對於曹彰來說,隻有和各方勢力保持良好的關係,才能將商業經濟打入敵人內部,從而進行內部瓦解。

能減少傷亡,又能不對城市進行破壞。

不管從那個環節看,打經濟戰總比在戰場上廝殺要好的多。

賈詡一番沉思,片刻後突然抬頭,一臉陰笑的看著曹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