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琦嘿嘿一笑,雙眼不停的上下跳動,一步一步的緩緩走向孫尚香。

“還能有什麼,當然是能讓你體驗快樂的仙藥,來吧,小美人,**一刻值千金,我們可彆辜負了這良辰美景。”

說的同時,劉琦猛的一下向孫尚香撲了過去。

孫尚香大罵劉琦無恥,怎奈何腳步虛浮,渾身燥熱乏力,根本就無法抵抗。

難道這就是自己最終的命運了嗎?

曹子文,你究竟在哪裡?

閉上雙眼,兩行淚水奪目而出。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孫尚香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慘叫聲。

“啊。。。。。。”

“狗賊,敢動我兄弟的女人,你找死!”

孫尚香睜開雙眼,就看到趙雲抽出身後的龍膽亮銀槍,筆直的吃穿劉琦的胸口。

劉琦都來不及叫喊,身體虛浮的晃了一圈便栽倒在地。

孫尚香艱難的穩住腳跟,單手撐在桌子上,一臉驚訝的看著趙雲。

“子龍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說來話長,你冇事吧?。”

“好難受,我頭好暈。”

趙雲看了看門外,見四下無人,這才放心的回過頭來。

太守府邸戒備腎炎,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如果孫尚香冇事,趙雲有把握把人帶出去,可孫尚香現在連路都走不穩,趙雲也冇有辦法,頓時急的像熱鍋裡的螞蟻。

趙雲隻覺得頭皮一陣發麻,正來回踱步的想辦法,耳邊突然傳來孫尚香委屈巴巴,卻又帶著熱情似火的聲音。

“子文哥哥,是你嗎,你個壞蛋,怎麼現在纔來,我好怕,嗚嗚嗚嗚。。。。。。”

趙雲一眼看去,差點冇給嚇死。

孫尚香竟然一臉含羞帶臊的表情,伸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衣服。

兄弟妻,不可欺。

雖然趙雲也是男人,也會有反應,但是看著孫尚香這模樣,冷不住打了個冷顫,都冇來得及思考,連忙從床上拿起被套,一把將孫尚香給包裹起來。

“子文哥哥,你做什麼,好難受,你放開我。。。。。。”

“弟妹啊,得罪了!”

在這麼孤男寡女繼續呆下去,趙雲不敢保證發生點什麼。

畢竟這是劉琦的地盤,劉琦長時間不離開這裡,那些府邸的護衛必定回來尋找。

趙雲此刻也顧不得這麼多,一手拿著龍膽亮銀槍,一手將孫尚香抗在肩膀上,就開始往外跑。

曹彰這邊,此刻也剛好來到太守府的大門口。

劉磐看到太守府,明顯有了一絲底氣。

“太守府已經到了,你最好放了我,或許我還會讓你離開,不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嘿,就算我死,你也看不到了,因為我死之前一定會先殺了你。”

劉磐微微一愣,旋即又連忙改口:“你說過帶你來了,你就會放了我的。”

“嘿,見到人了,我自然放你。”

曹彰右手死死的抵住劉磐的咽喉,拖著向前大門口走去。

就在這時,一直追著曹彰而來的黃射,帶著人突然衝了過來,擋在大門口。

“葉辰,你想乾什麼,這裡可是太守府,容不得你放肆。”

“我給你三個選擇,要麼幫我,要麼站一邊去,要麼就來殺我。”

“什麼意思?”

黃射怔怔的盯著曹彰,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如此霸氣威儀的曹彰,竟有種臣服的衝動。

曹彰冷哼一聲,又向前走了一步。

“彆說是劉琦,就算劉備和諸葛亮在這,老子今天也要闖一闖,就看他們敢不敢動我。”

“你到底是誰?”

黃射雖然不學無術,但話說到這個份上,心裡已經有所猜測。

一個讓劉備和諸葛亮都忌憚的人,普天之下也冇有幾個。

“我名曹彰,誰敢動我!”

曹彰霸氣側漏,旁邊被挾持的劉磐頓時麵如死灰,身體抖動的更加厲害了。

“嘿,現在知道怕了麼,你還真是膽大,連我曹彰的女人也敢動。”

“曹將軍,不,王爺,你聽我解釋,我也不想這麼做啊,這都是世子叫我做的,說是隻要能和孫尚香生米煮成熟飯,就能和孫權締結聯盟,我那有這個膽子。”

此刻,劉磐說話都帶著哭腔。

曹彰聞言更是怒火攻心,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人在哪裡,快帶我去,如果孫尚香少了一根頭髮,我殺你全家。”

說罷,曹彰推著劉磐走到黃射麵前。

“你也要與我為敵?”

“不是,我就想知道早上說的算不算。”

“我曹彰說話從來都是說一不二。”

“好,那小弟就算舉家族之力,也要幫哥哥你找到孫家小姐,哥哥彆慌哈,我的人馬上就到了。”

這麼一會功夫,黃射已經變成了弟弟,還連忙要自己帶出來的護衛去從太守府。

一想到劉琦對孫尚香動這個心思,曹彰殺人的心都有了,畢竟自己隻有一個人,等找到孫尚香,隻怕黃花菜都涼了。

現在黃射能夠投誠幫忙,是最好的結果。

轟咚咚——

黃射的書名護衛開始對砸起太守府的大門。

一陣吵鬨,不但驚動了往外跑的趙雲,同時也徹底驚動太守府內的禁衛軍。

牆頭上的趙雲一眼望下去,就看到曹彰在大門口,於是一躍而下。

“主公,你在這鬨騰什麼,我已經將弟妹就出來了。”

“。。。。。。”

曹彰傻眼了,一臉懵逼的看著趙雲。

這尼瑪是不是做多了。

正懵逼的時候,太守府內傳來一陣陣沉重的腳步聲。

曹彰剛想叫黃射彆在砸門,一起撤退的時候,趙雲扛著的孫尚香突然發出聲音。

“子文哥哥,我好熱,你抱著我好不好!”

“。。。。。。”

臥了個槽!

這種聲音能在大街上喊嗎?

曹彰一眼看去,孫尚香臉色通紅,一臉的春心盪漾。

“這是怎麼回事?”

“劉琦給弟妹下了藥。”

“劉琦動了她?”

曹彰瞪大眼睛,氣的身體不停的抖動起來。

趙雲連連搖頭解釋。

“冇有,幸虧我及時趕到,一槍刺死劉琦,這才帶著的弟妹潛逃出來。”

曹彰總算鬆了口氣,一臉陰狠的看著劉磐。

“你知道麼,我從來都不喜歡殺人。”

“曹王心存仁厚,必有上天庇佑,可以放了我吧。”

這一刻,劉磐是真的嚇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