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看熱鬨不嫌事大,心裡大呼過癮。

黃射這人雖然缺點多多,但噴起人來,還是挺有意思的。

劉磐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過,堆起一臉假笑。

“表兄身份尊貴,怎會計較這些小事,隻是那個丫鬟我們已經明碼實價賣給燕春樓,也有賣身契為憑證,你朋友這當街搶人總不合適吧?”

女子向來都是明碼實價的貨物,隻要有賣身契,就算到劉備和諸葛亮那邊去說,也等於是違反律法的事情。

黃射微微皺起眉頭,朝著曹彰看了過去。

劉琦、劉磐不可怕,但劉備和諸葛亮出麵,黃射還是很忌憚的。

“是早上我見到的丫頭?”

“嗯!”曹彰點了點頭。

“這丫頭是不錯,但當街搶人就不合適了,兄弟若是喜歡,我幫你買下來就是。”

說道這裡,黃射嘴角不由得上揚,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劉磐。

“賣身契拿出來,人我買了。”

“如果我不賣呢?”劉磐也不甘示弱。

“勾欄裡的貨,我買就是給麵子了,你憑什麼不賣?”黃射開始胡攪蠻纏起來。

“燕春樓的大股東是誰,黃公子想必是一清二楚,你的麵子我自然是要給的,隻要黃公子能說服那個人,我隨時都可以把人賣給你,但現在我可做不得主。”

曹彰一直在觀察,當黃射聽到這裡,臉色明顯變了,似乎十分忌憚燕春樓的大股東。

“劉磐,你是要因為一個女人得罪我?”

“嘿,黃大公子說笑了,得罪你總比得罪那個人要好,你自己掂量著辦吧。”

兩人言語的交鋒激烈,寸步不讓。

黃射吐了一口氣,望向曹彰。

“兄弟,世間女子多的是,把人交出來吧,這燕春樓背後的人不是你我得罪的起的。”

曹彰有點意外,這麼牛逼的大冤種竟然也有妥協的時候,看來這背後的人隻能是劉備了。

“你既然叫我一聲兄弟,我就暫時將你當兄弟看吧,不過要做我大哥,你害少點分量,這事你就彆摻和了。”

黃射一向高高在上,何曾被人這被懟過,本來正想發火,卻看到曹彰已經站了起來,根本就冇看自己。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曹彰早已經憋了一肚子火。

在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反應的同時,突然一躍而起,伸出右手直接扼製住劉磐的咽喉。

其手下剛反應過來,劉磐已經被曹彰控製住了,一個個目瞪口呆,不敢貿然行動。

“咳咳。。。。。。”

劉磐乾咳兩聲,驚恐萬分大喊起來。

“大膽,你這是要造反麼,竟敢挾持朝廷官員,識相的就放了我。”

“你信不信我還敢殺你?”

曹彰冷哼一聲,手中的力氣又增加了一分。

劉磐那裡見過這種陣仗,語氣不自覺的軟了下來。

“就為一紙賣身契,值得嗎?”

“那你還不叫出來?”

曹彰手上又用一分力氣,劉磐無論怎麼掙紮,都感覺身體被曹彰牢牢的控製,整個人都近乎窒息。

“看什麼看,快叫老鴇拿賣身契來。”

“來了,來了。”

一聲令下,老鴇拿著賣身契匆忙的小跑過來。

“燒了!”曹彰一臉冷然,緩緩吐出兩個字。

老鴇看了看劉磐,又看了看手中的賣身契,顯得有些為難。

曹彰不禁又是一聲冷笑:“怎麼,不捨得?”

說罷,手中力氣又加深一分,劉磐頓時憋的滿臉通紅,眼珠突起。

“媽的,叫你燒就燒了,還愣著乾什麼。”

被劉磐這麼一吼,老鴇這纔回過神,當著曹彰的麵,將賣身契給燒掉。

等曹彰手稍微鬆開一點,劉磐漲紅著臉,呼吸了幾大口,這纔開口說話。

“賣身契已經燒了,可以放了我吧。”

“孫尚香在哪裡?”

劉磐聞言,臉色瞬間大變,一般人不可能知道自己虜劫了孫尚香。

“你到底是誰?”

“不說就死。”

曹彰拿捏著分寸,五指一點點的收攏。

劉磐瞬間又漲紅了臉,死神所帶來強烈的窒息感。

如果剛纔那一刻隻是受到一點驚嚇,那麼現在就是在一點點感覺死神的降臨。

突然,一股騷臭味在整個大廳蔓延開來。

劉磐嚇尿了。

曹彰鼻子裡又發出一聲冷哼,手指開始捏住劉磐咽喉的喉結,一下一下的點擊上去。

“最後問你一次,說不說?”

“在太守府邸!”

被死亡的恐懼縈繞,劉磐幾乎冇有任何思考的脫口而出。

“那就麻煩劉大人帶我去羅。”

說的同時,曹彰威脅著劉磐就往燕春樓外走去。

身後劉磐的手下雖然緊隨其後,且都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對曹彰出手。

燕春樓裡,黃射嘴角不停的抽搐,看著曹彰遠去的背影發呆。

我是誰?

我在哪?

剛纔發生什麼事了?

“我是被人當槍使了?”

“公子,人都走了,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你馬上回去把府裡的護院都叫上,全部去太守府,我先跟過去看看,若劉磐出了事,麻煩就大了。”

在狗腿子管家的提醒下,黃射瞬間清醒過來。

所有人都知道,曹彰是自己帶出來的,而且還是自己口口聲聲的稱兄道弟。

所以一旦真鬨出一點幺蛾子,那就真的是吃不完兜著走了。

一念及此,黃射也不敢耽擱,帶著僅有的幾個手下向曹彰追了過去。

與此同時,趙雲離開曹彰後,也是一直在太守府盯著劉琦。

結果盯著盯著,就盯到了燕春樓裡。

趙雲本想上前去和曹彰打個招呼的,可是突然聽到孫尚香的訊息,便隱忍下來。

就這樣,趙雲又跟蹤劉琦回了太守府。

劉琦將五石散下入甜湯中,隨後命婢女將甜湯和糕點一起送到孫尚香房裡,自己則在門外偷聽著。

等確定孫尚香食用甜湯和糕點後,劉琦便喝退負責守衛的士兵,直接推門而入。

“嘿嘿,小娘子,我來了哦!”

“狗賊,還嫌我打你打的不夠麼?”

房裡的孫尚香一見到劉琦,就戒備的站了起來。

劉琦卻淡定無比,一陣邪笑的搓著手,緩緩走向孫尚香。

“你若是能打,便來打唄。”

“找死!”

孫尚香怒了,抬拳便打向劉琦,然而拳未至,身體卻突然一陣燥熱痠軟,大腦不受控製的開始眩暈。

“你,你給我吃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