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的同時,黃射的手已經搭在了曹彰的肩膀上。

曹彰巧妙的側開黃射的手,給趙雲遞了個眼色。

趙雲會意,不動聲色的離開客棧。

曹彰看了看大丫,這小丫頭早已經麵紅耳赤的低下了頭,似乎很清楚黃射說的地方。

“你是在房裡呆著,還是隨我一起去?”

“我不去臟地方。”

“那你就乖乖等我回來。”

“公子你也要小心。”

“嗯!”

大丫聲音很小,曹彰卻聽的很清楚,給了大丫一些銀子,交待了幾句後,便跟著黃射一路來到燕春樓。

“哎呀,黃大公子,你這好久都冇來樓裡坐坐,姑娘們都想死你了!”

“嘿嘿,是麼,給我賞。”

“多謝黃大公子上次,咦,這位公子麵生的很。”

“囉嗦是麼,這是我兄弟,趕緊給我準備間上好的廂房。”

“黃大公子,今日可有新來的花魁競價,你不想看看貨色麼?”

“嘿嘿,那給我找個好位置。”

“包你滿意!”

兩人剛一進門,老鴇就迎麵而來,再聽的黃射打賞,更是歡喜,一麵拍著黃射馬屁,一麵領著兩人,找了個四處通透的位置坐了下來。

“兩位稍坐,我去叫人準備準備酒菜,黃公子需要我叫一些相熟的姑娘麼?”

“有花魁還叫什麼姑娘,去吧。”

“好嘞,那您慢坐。”

黃射顯得十分興奮,一邊頻頻向曹彰敬酒,便色眯眯的看著前方中間舞台的表演。

不一會兒功夫,就來了四個打扮妖豔的年輕女子,分彆坐在黃射、曹彰兩邊。

黃射左擁右抱,竊竊私語,不停的在兩女之間揩油。

曹彰這邊卻是不停的被兩個女子揩油。

“哎呀,公子麵生的很,是第一次來麼,蘭蘭敬你杯。”

“公子你可真俊,要不今晚讓紅紅來服侍你,定叫你滿意。”

“。。。。。。”

曹彰也不是坐懷不亂,隻是家裡美女如雲,遇到這樣的庸脂俗粉,那裡看得上眼,也就虛與蛇委的應付幾句。

這邊快活,殊不知在市井被曹彰揍的為首大漢剛好路過,一眼就認了出來,走到另一邊角落的位置。

“主子,就是那邊的人搶走了你的丫鬟,他之前說和黃射相識,我還以為他說大話,原來倒是真的。”

座位上,一個麵相浮腫,穿著華貴的胖子抬眼向曹彰那邊看過去。

胖子旁邊坐著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一身武將打扮。

這兩人正是劉琦和劉磐。

劉磐冷笑一聲,說道:“表兄,要不要小弟去為你出口惡氣。”

劉琦冷哼一聲,不屑道:“算了,一個敗家子而已,我隨時都能收拾他,眼下最重要的幫我搞定孫尚香。”

自從被劉備和諸葛亮奪權之後,劉琦就被束之高台。

劉琦雖然不服,但一場赤壁之戰讓劉備在荊、襄之地聲望漸漲,又加上與東吳聯姻,這讓劉琦越發的覺得寸步難行。

劉琦很清楚,想要奪回權力,東吳方麵的支援必不可少。

劉備聯姻了孫策的女兒,要想扳回這一局,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聯姻孫尚香,亦或者是孫權女兒。

可偏偏孫權膝下女兒都還年幼,根本無法聯姻,而孫尚香又被許給曹彰。

想來想去,劉琦便設計了這麼一場虜劫的戲碼。

一直到昨天將孫尚香搶回來,劉琦是想霸王硬上弓的。

琢磨著隻要生米煮成熟飯,那麼東吳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可唯一失算的是孫尚香武藝高強,自己在房間裡根本就近不得身,還被胖揍一頓。

要是彆家女子,早就死了千萬次了,可是孫尚香卻動不得。

劉琦對此表示十分鬱悶,所以便和劉磐來燕春樓吃花酒。

劉磐陰邪一笑,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遞到劉琦的手上。

“嘿,表兄忽憂,隻要有了這個,哪怕是三貞九烈的女子,也會變成三娃蕩婦。”

“這是什麼?”

“五石散。”

“哪裡搞的這麼稀罕玩意,你小子不知道舒服和諸葛亮一直都禁止五石散麼。”

劉琦不動聲色,連忙揣進懷裡。

劉磐眨了眨眼睛,嬉笑道:“那我還不是為了表兄你麼。”

劉琦滿意的點了點頭:“嘿,記你一功。”

“多謝表兄,那現在表兄可有心情玩樂了?”

劉磐不說還好,一說這話,劉琦的目光就落在黃射身上。

“你以為誰都像那個敗家子,是個母的就行麼。”

“那表兄想要如何?”

“我那丫鬟我都冇有嚐鮮,卻被他們搶走了,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那就讓小弟代其勞,為表兄要回那丫鬟便是。”

劉琦回過頭,看了劉磐一眼。

“可不要亂來,那小子在江夏勢力不小,若是鬨出事來,我都保不住你。”

“表兄放心,以黃射的為人,不可能為一個外人得罪我們,隻要我給他點壓力就行了。”

“嘿,那你自己看著辦,我先回去把那娘們搞定。”

“表哥隻管去忙,這裡我來搞定,保證明日那丫鬟就會在你的太守府中。”

“嗯,那死丫頭我非玩殘她,再送到這燕春樓裡嚐嚐被萬人嘗的滋味。”

劉琦衝著劉磐邪笑一聲,便低調的帶著下人離開。

劉磐一副我懂的表情,便叫來身後的四名禁軍,一起向曹彰走過去。

“喲,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原來真的都是黃大公子,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劉磐?你過來做什麼,我和你冇這麼大的交情,滾!”

黃射被攪了雅興,鬆開抱著女子的手,惡狠狠的看著劉磐。

劉磐卻不以為意,直接在曹彰的對麵坐了下來。

“本來嘛,我們是井水不犯河水,確實也冇這麼大的交情,不過你這個兄弟當街搶走太守府的丫鬟,黃大公子是不是要給我個交代。”

“。。。。。。”

曹彰心裡樂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正想找劉磐,這玩意卻自己跑到自己麵前。

饒是如此,曹彰還是決定不動聲色,先看看黃射是什麼態度。

黃射顯然吃了一驚,怔怔的看了曹彰一眼,隨後目光又落在劉磐身上。

“我當是什麼事呢,就這點小事也來找我,哼,回去告訴你主子,要人就叫他親自來,找條狗來見我,我不樂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