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俗話說的好,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

冀州這塊肥肉,曹彰是吃定了,曹操來了都冇用。

眾人客套了幾句,甄宓便自行離去。

曹彰這邊剛要離開,華佗便屁顛屁顛的跟上曹彰的腳步。

“喂,小夥子,你就這麼走了?”

“嘿,不走還能做什麼?”

曹彰回過頭,笑著望向華佗。

華佗上前一把抓住曹彰的袖子,臉上透著激動和興奮的神色。

“小夥子,你的醫術不錯,不知師傳何人?”

“我好像說過,我不懂醫術。

”曹彰實話實說。

“你不懂醫術,那方纔那些醫術,怎麼說的頭頭是道,還有你剛纔所用的那把刀,看上去很是鋒利啊,很適合開膛破腹。

華佗滿臉寫著不信,目光更是熾熱的,盯著曹彰腳下的靴子。

曹彰樂了,這就是知識的力量啊,華佗總算上鉤了。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華神醫若是有興趣,便隨我去那間茶寮詳談,如何?”

“正有此意,你等等我。

華佗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物品,在與甄宓一番告彆,便跟著曹彰來到剛纔的茶寮。

這會幾個人剛坐下,待店家重新泡好茶水,迫不及待的華佗便舊事重提。

曹彰雖然冇見過豬跑,總算也吃過豬肉。

在通訊發達的世界,一個度娘就能知道天下事,更不用提一些簡單的養生常識,以及醫療手段。

就這麼隨意的胡侃吹噓一番,說的華佗是一愣一愣的。

更多的時候,華佗是在思考,曹彰口中那些通天手段的可行性。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正午十分。

一旁百無聊賴的呂玲綺,拿出乾糧分給曹彰和華佗,便自顧自的啃食起來。

曹彰和華佗依然樂此不疲的吹著牛逼。

“不知道華神醫下一步有什麼打算?”

“遊曆四方,尋天下良方,解天下疑難雜症。

一個讓人肅然起敬的回答,也是曹彰最希望的回答。

這個時代醫學本就落後,郎中的職業十分低賤,甚至還不如勾欄戲子。

所謂的遊曆四方,恐怕隻是說辭罷了,試問那個醫者,不想將自己一身所學發揚光大。

眼看時機成熟了,當即向華佗發出邀請。

“華神醫有否想過,將一身所學發揚光大?”

“嗬嗬,你認為可行嗎?”華佗一臉自嘲。

“我曹子文一生有三願,一是幼有所學,二是病有所醫,三是天下太平,若是華神醫有心,可否助我完成心願。

“幼有所學,病有所醫,天下太平。

”華佗小聲嘀咕著,不可置信的看著曹彰。

這一刻,華佗那顆不安的心湧動起來,彷彿年輕了很多。

也就這麼一瞬間,真的很想放下手中一切,跟著曹彰一起乾。

可轉念一想,自己又何嘗冇有年輕過,像曹彰這樣的熱血的年代,自己也同樣有著一腔抱負。

可是到頭來,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自己所學的醫術,隻不過是這個時代中的賤籍。

華佗那顆躁動的心,瞬間冷淡了下來。

“我很想信你,可是在豪門眼裡,寒門子弟根本就是為他們服務的,你能說做到寒門子弟也能有所學,有所醫麼?”

華佗越說越激動。

“年輕人有理想是好事,可是也要看清楚現實,那些豪門是不會允許寒門子弟有發展的機會的。

華佗看的確實很透徹,寥寥數語就道出這個時代的弊病。

然而,曹彰卻一臉興奮的表情,嘴角更是投出一股痞笑。

“世間事哪有一層不變的,豪門也不過是由寒門演變而來,誰若不服,我便打到他服。

“好啊,若是小兄弟有朝一日,能有自己的易某三分地,華某人就算遠在萬裡,也定前去相助,隻不過現在,我會繼續遊曆四方。

初生牛犢不怕虎,在華佗眼裡,曹彰所說的話,不過是一時熱血衝動罷了,就算應承下來,對方也不一定做得到。

“好,華神醫快人快語,痛快,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曹彰看著華佗進了自己的套,心裡一高興,拿起茶碗,敬了華佗一杯。

兩人又談論一陣,趙雲已經回來,走到曹彰麵前跪坐在蒲團上,嘴上卻透著一絲笑容。

“趙大哥一路辛苦,想必是有好訊息吧。

“好訊息自然是有,隻不過我在外麵饑腸轆轆,你卻在這有吃有喝,你就不慚愧?”

“哈,小弟慚愧,這裡有自家一些乾糧,希望趙大哥不要嫌隙。

曹彰知道,趙雲肯定是有重要的訊息,連忙又給趙雲到了杯茶水。

吃飽喝足,眾人這才進入正題。

“那幾個地痞先去了幾家商鋪,隨後被人領進了麴義家裡,此事牽扯太廣,甄家恐怕有難了。

“冀州名望之士,莫過於田豐、沮授、審配三人,不知這三人可在其中?”

曹彰笑著望向趙雲,反正這三人都不大得袁紹重用,如果能收入麾下,就可以形成一個不亞於曹操的智囊團。

“這三人若在冀州,公孫將軍如何會敗的這麼快,我趙子龍又怎會流落街頭。

”趙雲搖頭苦笑。

“那還真是可惜了啊!”

“可惜什麼?”

曹彰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被趙雲這麼一問,這纔回過神。

“冇事,嗯,有事。

“雖然隻半日之交,但小弟卻敬重趙大哥為人,想與結義金蘭,不知可否。

趙雲看了看四周,笑道:“如今我龍困淺水,更是在敵軍的地盤,你不怕遭我連累?”

連累?這個好像不存在,到時候也不知道誰連累誰。

曹彰眯了眯眼,神色變得一本正經起來。

“士為知己者死,能與趙大哥結為異性兄弟,子文死生無憾。

“嗬,你的性格倒也對我的胃口,隻是以你的身份,恐怕這不合適吧。

“兄弟相交,貴在交心,難不成趙大哥是看人的?”

遣將不如激將,趙雲臉上果然有了怒色。

“你當我趙子龍是什麼人了,既然兄弟你都不懼,我趙子龍又何懼之有,你來。

趙雲一把拉住曹彰,在木案前當即跪了下去。

“今日,我趙雲願與曹彰結為異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後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

念罷,趙雲目視曹彰,曹彰點了點頭,將這段話又唸了一遍。

隨後,兩人歃血為盟,以示天地。

我,竟然和趙雲是兄弟了,哈哈!

剛結拜完了,曹彰就激動的不行,腦海中滿是帶著趙雲在沙場馳騁,趙雲一馬當先的景象。

然後,就在眾人紛紛落座後,趙雲馬上一盆涼水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