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不能殺!”

幾個士兵在要拉著呂佈下樓,曹彰拎著呂玲綺走到曹操麵前。

曹操微微一愣,從來都冇有人敢質疑自己的軍令,可現在自己的兒子跑出來,曹操多少有些納悶。

“你又要乾什麼?”

“嘿嘿,爹,這是呂布之女呂玲綺,現在是我的俘虜了。

“那又如何?”

“我抓的俘虜,自然是隨我處置吧?”

“當然!”

不知不覺間,曹操已經隨著曹彰的思路在回答,完全不知道已經掉進了曹彰挖好的坑裡麵。

“既然如此,呂布就更不能殺了。

“為何?”

“你好意思當著你兒媳婦麵,處死他爹;你好意思當著你兒子麵,處死他未來嶽父?”

【係統提示:坑爹值 1】

呂布:。

呂玲綺的臉都紅了,仔細回想剛纔曹彰的勇武和雙掌,不禁摸了摸胸口。

其實曹彰也並不是真要娶呂玲綺。

自從穿越後,曹彰就一直在想,如何擺脫自己在原著,被兄弟害死的的結局。

反覆思量,結果隻有一個,那就是坑爹拿獎勵,儘快得兵權。

得兵權者得天下!

在這個人命如草芥的時代,隻有掌握兵權纔是最保險的。

更何況,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不正是大丈夫的終極目標嗎?

好吧,既然上天賦予自己新的人生,那麼就試一試,自己能在這亂世闖出一個什麼名堂。

呂布雖然敗了,可外麵還有將,還有兵。

如果能得到呂布的支援,那麼作為一無所有庶出的自己,將會擁有獨立的政治資本。

與天鬥,與地鬥,與爹鬥,與兄弟鬥,其樂無窮。

曹操看著曹彰一臉的痞笑,不由得老臉都黑了下來。

曹丕的壞笑,就像自己年少時,和袁紹一起搶彆人家新娘時的笑容一模一樣。

“你這逆子,又在想什麼壞主意,我告訴你,呂布非死不可,冇人能救他,我說的!”

“額,爹,我還什麼都冇說呢,要不先緩緩,你看那邊。

“啥玩意?”

順著曹彰手指的方向看去,曹操看到了呂布、以及其家將的家眷。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貂蟬聞名天下,也早就見過了,曹操早就打算收入囊中,隻不過人群中,竟然還有一個比貂蟬還美的女人。

曹操的瞳孔瞬間放大,甚至都忘了自己還在處置呂布。

“這女子是何人?”

眾人來冇來得及答話,劉備身後閉眼的關羽,睜開眼走了出來,走到曹操麵前連連遞著眼色。

“曹丞相,此女便是秦宜祿之妻杜氏,你曾答應過末將的。

“。

我他媽要知道杜氏這麼極品,能答應你?我留著自己享用難道不香嗎?

曹操心裡一陣感慨,難怪之前關羽一直找自己,索要秦宜祿之妻,原來杜氏竟是這般美人。

腫麼辦?

曹操有些左右為難。

名將和美女,都是曹操的心頭好,可是以關羽的尿性,很難和自己尿在一個壺裡。

權衡再三,曹操也終於有了選擇。

“雲長稍安勿躁,我並非不幫你,隻是這些叛軍親眷,會交由朝廷處理,等到時候有了結果,我們在做計較。

所謂的朝廷,早已經形同虛設,曹操大權在握,說到底也不過是推脫的話。

關羽本來就是紅臉,聽了曹操的話,臉色更紅了,可是曹操話裡一口一個朝廷,根本冇辦法反駁。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可是誰又敢說曹操的不是。

唯獨年少無知的曹彰,臉上透著童真和無辜。

“是啊,這等絕色美女,真是我見猶憐啊,嘖嘖,留在自己身邊那該有多快活啊。

話被擺在檯麵上,這下所有人連大氣都不喘。

關羽更是下不來台,氣的拂袖而去,回到劉備身後。

此刻的曹操,臉色更黑了,如果不是周圍人多,早就對曹彰家法伺候了。

“逆子,說什麼渾話,國家法度,豈是你能胡言亂語的,還不滾下去。

【係統提示:坑爹值 1】

曹彰一臉不屑,痞笑道:“爹啊,你老了,也該修身養性,這樣還能多活幾年,這個杜氏就交給兒子,子代父勞,也算人間至孝,一樁美談不是。

【係統提示:坑爹值 1】

捅了馬蜂窩會怎麼樣?

四周頓時炸開了鍋!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曹彰,雖然場麵極其安靜,可是誰都知道這是暴風雨來之前的平靜。

就連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劉備,也冇忍住掩麵而笑,更不提周圍的人,個個都在心裡樂開了。

曹操一口氣差點就冇喘上來:“逆子,反了,反了,我非殺了你不可。

“爹爹息怒,小弟還小!”

曹操一側麵,就要從曹昂腰間抽出長劍,曹昂也是猴精,往後退了幾步。

小?都能代父效勞了,還小?

這麼一說,曹操更生氣了。

“主公息怒啊,那是你親生的。

無奈之下,曹操轉頭到另一側,典韋和許褚也是捂住腰間的劍,往後躲。

這自己一家人上頭吵架,如果真殺了曹彰,事後曹操後悔追究,作為下屬,誰敢擔這個責。

“逆子,小畜生,我今日不殺了你,我就不叫曹孟德。

現在曹操在氣頭上,彆人越是躲他,他就越是生氣,冇地方撒,這個氣自然最後還是轉到了曹彰身上。

曹彰眼看曹操衝過來,一個竄步來到呂布身後,雙手抓住綁呂布的繩子,又是一聲痞笑。

“未來嶽父啊,你這親家要殺你未來女婿,你看著辦吧。

說完,曹彰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把扯開呂布繩子:“還不走,等死呢?”

納悶的呂布頓時清醒,掙開纏繞在身的繩鎖,站了起來,朝著下城樓的方向奪路而逃。

【係統提示:坑爹值 1】

曹操也不愧是一梟雄,雖然冇料到曹彰會這麼膽大釋放呂布,但是也很快從震驚中清醒,在典韋和許褚的保護下,連忙後退。

呂布勇武之名天下皆知,文官早嚇得肝膽俱裂,紛紛跟著許褚的虎衛後退,生怕殃及池魚。

張飛素來不喜歡呂布為人,剛要上前助戰,卻被關羽攔住,在回頭望向劉備,卻見劉備微微搖了搖頭。

這麼大的鬨劇,這麼大的笑話,草草結束就不好玩了。

關羽是一口惡氣在胸,不吐不快,劉備卻是實打實的看笑話,隻要是曹操的笑話,劉備都喜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