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澤弱弱的盯著曹彰,緩緩的伸出右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還有什麼事,快去吧。”

曹彰總覺得張澤雖然文采不錯,可是做事卻有些磨磨唧唧的,便催促起來。

張澤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說道:“大人,有理走遍天下,無錢寸步難行呐。”

“。。。。。。”

都說一文錢難倒英雄好漢,真是古人誠不欺我也!

曹彰樂了,不禁扶額笑出聲來。

“你說我現在去找店家退些銀子,他會給嗎?”

“。。。。。。”

張澤無言以對,怔怔的看著曹彰。

曹彰無奈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正好摸到腰間的玉佩。

“你先把這塊玉佩拿去當了,給我留一些日常用的,剩下的你拿去做路費吧。”

“好,我這就去。”

張澤接過玉佩,在當鋪兌換了五百兩銀子回來,自己拿了一百兩上路,多的和當票一起還給了曹彰。

待張澤走後,曹彰也跟著出了門。

此刻已是下午,曹彰在集市上逛了一圈,所見所聞大多也和趙雲說的一樣。

百無聊奈的曹彰,不知不覺走到市集人群稍微稀少的街尾。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身影突然迎麵而來。

曹彰心裡正想著事,猝不及防之下,被來人撞了個滿懷。

等曹彰反應過來,就看到一個年約十五、六歲,麵容較好的女子,因為撞到自己而摔倒在地。

“額,姑娘,你冇事吧?”

曹彰正要扶起這女孩,女孩卻神色慌張的朝身後看去。

等曹彰抬頭也順著看過去的時候,前方又多了四名年輕精壯的漢子追了上來,堵住女孩去路。

女孩一臉絕望的表情,卻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的躲到曹彰身後,抱著曹彰的大腿呼救。

“大爺,求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吧,我不要進那肮臟的勾欄。”

“臭小子,這裡冇你的事,還不趕緊給我滾。”

四個精壯大漢上前圍住兩人,為首者更是一臉不屑的盯著曹彰。

周圍的人群似乎很怕這些人,一個個嚇得連忙躲開,生怕會殃及魚池。

曹彰不禁皺起眉頭。

還真他媽的絕了,眼下最是需要低調行事,自己不找事,偏偏事情找上自己。

回頭看了看,稚氣未脫的小女孩哭聲中儘是絕望,可又偏偏閃爍著一絲希望光亮。

儼然,自己已經成為小女孩手中的最後一根稻草。

甚至在小女孩的眼神中,曹彰彷彿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唸的孫尚香。

罷了,今日不為他人鳴不平,明日何人為我訴不公!

既然要改變這個醜陋的時代,那麼即便不是自己的地盤,也要全力以赴,不讓自己的人生留有遺憾!

一念及此,曹彰目光鎖定在是個精壯大漢身上。

“諸位,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麼?”

“說?嘿,那你就報上家門,看你夠不夠資格和我們說話了。”

為首的精壯大漢本是人精,之所以不動手,是因為曹彰一身華服,看上去非富即貴,擔心會惹上是非。

曹彰搖著頭,無奈的歎了口氣,既然不能暴露身份,那麼乾脆找個冤大頭來當肉盾好了。

“哎,我兄弟是黃射,不知道夠不夠資格和你們說話。”

“黃家大公子黃射是你兄弟?嘿,小子,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你可知道我們是誰?”

“勾欄的龜公?”

聯想到方纔女子說的話,曹彰很自然的就想到這個詞語。

精壯大漢們頓時氣急敗壞,其中一個更是嘶喊道:“小子,你可知道我們是誰,我們可是。。。。。。”

“住嘴,不該你說的話,就不要說!”

這人話冇說完,久違為首壯漢就發聲製止。

為首的大喊強壓怒火,惡狠狠的盯著曹彰看了一會,這才緩緩開口。

“小子,黃公子我們確實得罪不起,但我不管你是誰,就算你是黃公子的兄弟,我們也是你得罪不起的人,識相的就趕緊滾,不然彆怪我們兄弟幾個不給黃公子麵子。”

曹彰回過頭,又看了看女子。

女子似乎生怕曹彰會走,顫抖的小手抱得更緊了。

“求你了,彆讓他們帶我走!”

“有我在,他們帶不走你,可是你抱著我的腿,我可冇辦法幫你。”

確實,單憑小女孩的力氣肯定抱不住曹彰,可曹彰卻怕一會動起手來傷到小女孩。

女孩猶豫的抽回小手,臉上的淚水正好滑落下來。

曹彰伸手拭去女孩臉上的淚水,笑道:“女子的淚水是很珍貴的,不應該隨便哭泣,就算要哭,也要為值得你哭的人去哭。”

“我不哭。”女孩很想讓自己不哭,可卻仍止不住抽泣,隻能用手捂住嘴巴,讓曹彰看不到自己在哭。

“傻孩子!”

曹彰摸了摸女孩的頭,這才轉身看著四個精壯大漢。

“你們報個價,我買下她行不行?”

“哼,你買的起麼?”

“我這有400兩,夠不夠?”

尋常百姓一輩子也不可能賺到400兩銀子,如果不是曹彰實在不願意惹事,還真不想出這筆錢。

然而對方的表現大出曹彰意料之外。

“哼,400兩就想買她,你是在做夢麼,她可是上麵指定要的,彆說400兩,就算是4000兩,你今日也彆想帶她走。”

為首大漢剛說完,就衝著左右遞眼色。

另外三名大漢心領神會,分彆從三個不同的角度朝著曹彰打了過去。

轟——

曹彰隨手一記重拳摔出,最先到麵前的壯漢那張臉幾乎都陷了下去,身體不受控製的飛了出去,將身後的牆麵砸出一個大洞,接著整個人癱倒在地昏迷過去。

左右兩邊的壯漢剛要出拳,可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嚇傻了,石化當場。

兩人舉起來的拳頭不知道是打過去好,還是收回來,工作雖好,可怎麼也及不上自己性命重要。

曹彰兩隻手分彆抓住兩人的咽喉,像拎小雞一般輕鬆的高高舉起,旋即又往兩邊甩出去。

兩人身後空曠,頓時飛出十幾米遠的砸在地麵上。

“這不是人,這不是人。。。。。。”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句,起身就跑。

另外一個壯漢見狀,也起身跟了上去,速度之快堪比離弦之箭。

曹彰雲淡風輕的走到為首大漢麵前,帶著一絲玩味像貓捉老鼠的調侃起來。

“現在就你了,要不要和我好好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