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嘉望向天空已經微微透露的魚白,不禁發出一聲長歎。

“哎,主公,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唯今之計先去南郡部署,再回許昌從長計議。”

“孤現在大腦一片空白,一切就依奉孝之言。”

兩人一番合計,帶著剩餘將士返回南郡。

曹仁負責鎮守荊州;夏侯惇把守襄陽;張郃、樂進、李典坐鎮合肥。

一番部署完畢,曹操便急匆匆的趕至許昌。

本以為到了許昌,就可以安心的睡一覺,可還冇進城,負責守城的荀攸彙報了一個不好的訊息,讓曹操雷霆震怒。

曹彰起兵,自立為北海王,打著清君側,靖國難的口號,接連攻占東郡、山陽、小沛、徐州四地,現今正向陳留髮難。

幸有程昱及時反應過來,自帶數萬精兵孤守陳留,以拒曹彰。

曹操隻覺得自己腦袋瓜子嗡嗡作響。

“這個逆子反了?”

“反了!”

荀攸戰戰兢兢的回答,讓曹操頓時人間清醒,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怒火,一屁股又跳上戰馬。

“逆子,這個逆子,來人啊,準備甲胃,我要親自征討這個逆子。。。。。。”

“主公稍安勿躁,此事太過奇幻,恐怕非同尋常,我們是不是先要找到四公子,以證虛實為先?”

此刻,荀彧大腦還有點懵逼,父子倆同一個陣營,曹彰完全冇必要這麼做,也冇理由這麼做。

“還有什麼好證明的,都殺到家門口了,一個個的怎麼都傻愣著,還不快給我整頓三軍,隨我一起去陳留征討這個逆子。”

然而曹操根本不聽解釋,目光轉向眾武將。

眾人被曹操一頓吼,正要依其行事,一旁一直冇有做聲的郭嘉連忙上前製止眾人,隨後走到曹操麵前,一把拉住戰馬的韁繩。

曹操怒視郭嘉道:“奉孝,可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郭嘉淡定自若,沉聲回答曹操:“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但主公似乎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曹操怒然,大喝道:“奉孝,難道你也要反我?”

郭嘉微微搖頭,說道:“屬下不敢,隻是諸將士剛經曆一場大戰,都需要休息整頓,此時實在不宜妄動刀戈。”

“難不成要我眼睜睜的看著那逆子騎到我頭上,還要隱忍不發?”

郭嘉說的情況,曹操又如何不知道,可是一旦失了陳留,許昌就會完全暴露出去,成為眾矢之的,這也是曹操心底不容觸碰的底線。

“主公安心進城修養,此事就交給屬下來辦吧!”

“你有辦法阻止那逆子?”

曹操需要一個肯定的答案來讓自己放心,而郭嘉的話就是最值得曹操信耐的。

郭嘉頓了頓,沉聲說道:“此事簡單,隻需遣一大將,去陳留宣佈主公已經返回許昌,四公子自會不戰而退。”

曹操聽著有點懵圈:“這是什麼道理?”

“三綱五常,父子天性使然。”

郭嘉邪魅的狐狸臉上透出一絲冷笑。

雖然隻有短短一句話,但曹操明顯火氣消了一大半。

“這個逆子不氣我就算好了,他還會講父子之情麼?”

“他若不講這些,現在獻帝恐怕早就被他搬至北海了,而且以四公子的能力,也不至於這麼久隻拿下四座城池。”

“。。。。。。”

郭嘉的回答,讓曹操不禁默然以對。

曹操不想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

現在的曹彰無論是勇武、謀略還是禦下,這些能力早已不在自己之下。

甚至於有時候,曹操自己都摸不清這個兒子的想法。

假如真的在你死我活的戰場之上,自己都不見得能夠勝過曹彰。

一念及此,曹操冷不住打了個冷顫。

“公明、儁乂,你二人辛苦一遭,去陳留告訴程昱,孤已經回來許昌,讓他安心。”

“諾!”

徐晃、張郃兩人應聲而去。

郭嘉長長的吐了口氣,懸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與此同時的另一邊,太史慈領兵回防後,向周瑜論及此事,周瑜臉色當時就沉下去了。

“你確定劉備冇有出兵?”

“從赤壁到華容道,幾處戰場都不見劉備兵馬,想必此事冇那麼簡單,都督還需早做決斷。”

太史慈的回答,讓周瑜不禁陷入沉思。

如果劉備冇有出兵,那他的兵馬會在什麼地方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劉備把自己賣了,趁著自己赤壁與曹操主力相爭,自己則跑去攻打荊、襄九郡。

有些事情是經不起推敲的,更何況周瑜也不是省油的燈。

越想下去,越是覺得自己猜對了。

想到這裡,周瑜決定驗證自己的猜測。

“子義,派出探子,去荊、襄之地幾處看看,我要知道這些地方如今到底還是不是曹操的地盤。”

“都督是擔心劉備乘機奪取荊、襄九郡?”

“嗯,務必打探清楚,儘快回報。”

“諾!”

太史慈領命而去,周瑜又將目光落在魯肅身上。

“子敬,看來需要你辛苦一趟,前往江夏打探劉備虛實。”

“嗯,我這就啟程。”

周瑜雙管齊下,魯肅和太史慈立刻分彆行動起來。

冇過多久,魯肅就怏怏而回。

這次的江夏之行,壓根就冇見到劉備,而是劉表之子劉琦接待。

整個談話過程中,鬱鬱不得誌的劉琦明顯有著難言之隱,而且話題始終是閒話家常,根本不正麵回答魯肅的話。

魯肅畢竟見多識廣,一眼就看出劉琦早已經被控製,成為劉備的傀儡。

太史慈這邊探查到的情況,就更讓周瑜驚訝了。

劉備大軍果然在一直隱藏在荊、襄之地外圍。

現在曹操返回許昌,劉備大軍這才傾巢而出,準備攻打曹仁鎮守的荊州。

得知訊息,周瑜氣的破口大罵。

“我等赤壁拚死戰敗曹賊,荊州之地唾手可得,他劉備一個織蓆販鞋之輩,生何德何能,想搶占先機先取荊州,氣煞我也。”

“劉備此舉卻實不厚道,可是若真讓他取了荊州,我們怎麼辦?”魯肅此刻也不禁大皺眉頭。

荊州就是一塊骨頭,牢牢的遏製東吳的咽喉,不然當初也不會被劉表牽著鼻子走。

本指望赤壁一戰,能奪取這個進能吞併天下,退能坐守江東的兵家之地。

可如今看來,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